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北京大變局

北京

近來,中國的帝都密集發生幾件大事。

1月10日,中共北京市委和市政府牌匾從原址摘下,送進了檔案館,四大班子通通搬往通州辦公。

1月23日,官方發布北京市年度經濟數據,2018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54.2萬人,比上年末下降0.8%。

1月24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意見,支持國有企業總部及分支機構向雄安新區轉移……

重構北京城的行動早已拉開序幕。經濟上的北京正在遠去,政治上的帝都正緩緩襲來。

今天,北京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巨變。未來,它離中國第一大城市經濟體將越來越遠。

伴隨著這股不可逆轉的力量,北京樓市的底層邏輯也發生了變化。

趕人運動

有次在天安門上,毛指著廣場以南一帶說,以後要在這裡望過去到處都是煙囪。

那會兒,北京的工人階級僅佔全市人口的4%。工業總產值不到天津的三分之一,上海的六分之一,很弱勢的樣子。

作為一個依靠無產階級上位的新政權,首都的“領導階級”怎麼能夠如此薄弱?於是,把北京建設成全國的“經濟中心”就成了首都的工作重心。

工業基地拔地而起,工人們不斷湧來,沒用多長時間,北京就從一座消費性城市變成了工業城市。

過去幾十年里,北京雖然嘴裡不說,行動倒是很誠實。它一直將上海視為最大的競爭對手,一步步的逼近後者的體量。

2018年,北京GDP相當於上海的92.78%,為60年以來最高。不過,這個進程即將宣告結束。

今天的北京,正在淡化經濟色彩。未來,北京離中國第一大城市經濟體將會越來越遠——

停辦民工子弟學校、騰退批發市場、以每天幾千個足球場面積的速度拆除“違建”。

這一場非首都功能疏解,不分階層,不分等級。拆牆打洞清理的是外來人口,建設通州城市副中心疏解的是公務員,規劃雄安新區遷移的是各類事業單位的知識份子……

不管你是世世代代生活在帝都的老北京人,還是北漂20年終於混入主流社會的鳳凰男,亦或是站在食物鏈頂端的體制內人群……但凡兩條腿走路的,都可能在名單之內。

而且這場趕人運動——哦,錯了——疏解運動,未來還將會持續很多年。

2017年末,北京全市減少了2.2萬人,2018年末再減6.5萬人。平均每年30多萬人的凈流入通道,終於被有形之手死死封住。

伴隨著人口下降的,還有製造,零售,批發,運輸,倉儲等業態的外遷,它們散落在河北、天津,給當地帶去了新的活力。

不過,對北京來說,這種經濟要素的外流也意味著GDP、地方稅收的流失。它可能會造成局部地區的經濟波動,造成原有產業和續接產業的錯位脫節。

但北京還是一往無前,義無反顧。因為,今天的帝都已經不是北京市的北京,而是中央的北京。

毀於城市病

有人曾說,這幾年中共官方一直在強調要“講好中國故事”,這實質上是對於傳播中國經驗和推廣其價值觀的內心渴求。不過更經常感受到的,是理論遠遠跑輸實踐而帶來的“內心惆悵”。

確實,與歷史上的頂峰相比,這種失落顯而易見。

盛唐的首都長安城,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都市,有100多萬人口,其中三分之一是外國人。

在那個中國最為強盛的時代,長安所代表的“中國模式”折服海內外,萬邦來朝,氣勢恢宏。

今天,輪到了北京作為國家象徵,展現中國道路和中國力量。尤其是在中國超英追美成為世界老二的微妙時刻,這一點尤甚。

這個地方有3000多年建城史,860多年建都史,是中華文化的集大成者。但這樣一座歷史博物館,卻毀於城市病。

這些年,北京前後拆了兩千多條衚衕,舊城風貌岌岌可危。四合院消失了,高樓大廈取而代之,這些千篇一律的建築,如何體現一個復興大國的獨特性?

沒錢的人擠在棚戶區,這些隱患重重的貧民窟,如何證明這個國家的制度性勝利,如何與社會治理失敗的資本主義國家區分開來?

那些往來北京的外國領袖,所見之處,是為人民服霧、水污染、垃圾圍城、宇宙第一高房價……

那些靠近權力中樞的重大活動,時刻被大城市病干擾,這邊是堵車到“少小離家老大回”,那邊是壓力巨大的社會治安……

大國崛起的路上,北京似乎越來越不首都。在中央眼裡,這一切的根源是人口過多。

這裡集中了中國最好的教育資源、最好的醫療資源、最有地位的國企,最有權勢的衙門,像是一台永不停歇的抽水機一樣,虹吸了全國的人。整座城市如同一個同心圓,越靠近圓心的位置,資源就越集聚。

未來京津冀版圖

現在,中央要給所有這一切來個大翻篇。

2017年發布的最新一版城市規劃中,北京有四個定位,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

這份規划出台前報黨中央、國務院審定,這在城市規劃審批中極為罕見,基本可以看做是中央的思路:

1.科技創新中心。08年奧運會前,北京市政府開始追求“世界城市”,想要將北京打造成為與紐約、倫敦並列的世界第三極。其特徵之一就包含金融中心。野心之大,連上海都不放在眼裡。但真要走到那一步,也意味著北京要像香港那樣,資本帳戶開放,人民幣自由兌換,外匯進出自由等。這對於國家的心臟來說,試驗風險很大。

既然北京走不了紐約、倫敦的道路,用金融來引領全球,中央認為那不如乾脆開創出第二種模式,用科技來引領全球,成為世界科技創新的新引擎。國際金融中心交給上海就好了。

2.全國文化中心。如果說科技創新中心是“引領未來”,那麼全國文化中心就是“承接過去”。而且前者要建立在後者的基礎上。在一個古老中華文明的城市裡,有著牽引世界文明方向的科技力量。這種順承和展示,隱含著中國模式讓世界更美好的願望。

3.全國政治中心,國際交往中心。一個對內,一個對外,都是首都的核心功能。前者服務於中央黨政軍三套班子,保障國家政務活動安全高效運行,後者服務於重大外交外事活動,需要建好國際會議會展區、國際體育文化交流區、國際交通樞紐、外國駐華使館區等。

在中心城六區的範圍內,只要是這4個功能以外的東西,都會被中央開啟離心機模式一一甩出。

包括北京通州城市副中心、河北雄安新區在內的兩個千年大計,實際上都是中心城六區的泄洪區。

請牢牢記住北京的這四個定位,這將是未來京津冀版圖百年巨變的起點。

不讓北京一市獨大

基於這個分析,北京樓市的底層邏輯也會發生變化。

1.二環以內的老破小比較危險。

東西城兩區是首都的重中之重,是承載政治、文化和國際交往中心功能的核心區域。但作為地方政府,這兩個區域有GDP的考核指標,有發展經濟的利益衝動,這也導致二環內大拆大建,人口過度膨脹。

如果要從政府的職能中,將經濟色彩完全剝離出來,東城西城就有很大的可能性會合併,組成中央政務區,換一套全新的財政體制。

即便不合併,二環內也一定是疏解非首都功能力度最大的地方,一定是“舒緩”運動最為堅決的地方。

為什麼二環內會有宇宙第一高的房價,均價10萬以上?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這裡的房子附帶了非常優質的教育資源。

為了控制這個核心功能區的人口,東西城可能會把中小學、幼兒園逐漸遷到外圍;或者對普通人提高入學門檻;將分支機構開到更多的地方去,把教育屬性的含金量人為壓下來。

當前,多校劃片等手段已經用上了,不排除未來會採取更嚴格的措施。由此,超高價的老破小充滿了不確定性,價格難以繼續堅挺。

2.廊坊北三縣長期看漲。

因為限購等調控政策,這一年多來廊坊北三縣大廠、三河、香河樓市低迷,房價腰斬。不過,長期來看這裡依舊值得關注。

離心機模式的開啟,表明中央不希望通過其自身的影響力,讓北京一市獨大。中央正在打破北京市的地方利益,試圖構築一個世界級的城市群。

目前,京津冀的平衡發展已上升為政治性任務,廊坊北三縣作為最接近北京副中心的地方,將是老大哥帶領大家共同富裕的標杆之地。

多年來一直有傳聞廊坊北三縣會被併入北京。其實不管並不並,這裡都會因為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而受益。

一夢六十年。帝都的形態已經更迭了好幾次。

這一次的歷史性巨變到底會將北京引向何方?就讓時間給與我們答案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