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養老負擔難以承受 中國老齡化社會步入危局

中國人口出生率逐年走低,老齡化速度不斷加快,老齡負擔快速加重。專家分析認為,中共體制下不可能真正解決養老問題,中國社會老齡化問題已經進入危局。

近日,首部《老年健康藍皮書:中國老年健康報告(2018)》(簡稱藍皮書)發布。指中國人口老齡化進程超前於經濟發展進程,中國社會面臨嚴峻的風險、挑戰。

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大陸人口出生率為10.94‰,為1949年以來最低。到2018年末,60周歲及以上人口24,949萬人,佔總人口的17.9%,比上年同期增長859萬,比2008年末增加了8,960萬人。

陸媒報導稱,按照未來每年60歲以及以上人口每年增加800-1000萬的速度,10年左右的時間後,中國60歲以及以上人口將達到3.4億左右,大約每2個人工作就要供養一個老人。

中國的人口危機被認為已經到來。除了人口出生率走低外,中國的勞動年齡人口快速減少,影響生產率增長。

華爾街日報》1月30日刊發《生產率和人口問題當頭,中國經濟恐難再現繁榮》一文,稱中國的勞動年齡人口快速減少,而老齡人口則迅速增加。預計到2049年,中國70歲及以上人口比例將從目前的不到7%升至20%。這將給處於勞動年齡的中國人帶來沉重負擔。

藍皮書也指出,中國在剛邁入老齡化社會時處於“未富先老”狀態,而在2026年老齡社會到來之際,憑藉現有的經濟發展趨勢也難以達到“富有”的水平。

政府難以承擔養老財政負擔

獨立政經分析人士秦鵬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國人口的問題比官方報導的要嚴重。中共現行政策造成中國社會“未富先老”,這可能是全球第一個大國在沒有變成發達國家之前,就變成一個老齡化社會。

藍皮書預計,從2015年到2050年,中國全社會用於養老、醫療、照料、福利與設施方面的費用佔GDP的比例,將由7.33%增長到26.24%。

秦鵬認為,從現有數據來看,中國老齡化的財政負擔,政府實際上是沒法承擔的。全社會用於養老、醫療等方面的費用佔比GDP增長18.91個百分點。這個費用誰來承擔?這實際上是很可怕的事情。

“從家庭負擔來講,2拖4(4個老人)模式再加1(1個小孩),交了稅和房子貸款之後,家庭養老也是有壓力的;從社會養老來講,實際上需要財政負擔,而現有情況下政府的開支,沒有多少錢是可以放到養老體系里來的。大部分錢是被政府消耗掉了。這種情況下要想完成養老在現有體制下幾乎是不可能的。”他說。

秦鵬認為,國內醫保範圍很難覆蓋。因為現在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是虧空的狀態,接下去的虧空恐怕會更大,所以強制醫保也只能解決一部分人。

秦鵬指,中共並不是想真正去解決養老問題,只是把它當作一個產業,給一個政策,讓大家來投資。因為要真正系統解決、把中國經濟真正的發展起來,要解決中國很多政治、經濟結構性的問題。

“現有的經濟結構、社會價值創造的能力是很難去解決老齡化的問題。現有經濟發展的模式是低加工型的、機械工場的模式,並沒有多少高創新的產業,整個社會創造財富的能力是相對有限的。”他說,“中國要想解決養老問題,要從這方面進行根本性的變化,否則一方面很難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另一方面也很難帶動整個養老行業的收入和財富價值提升。”

中共社會老齡化危局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的老齡化問題不僅造成社會危機,而是已經進入危局。造成這個危局的原因有三個:

第一,中共搞計劃生育政策,是人類的一大罪孽。把整個人口發展的自然規律給扭曲了,使中國的人口進入高度畸形的狀態。如果沒有計劃生育,正常的人口是不可能出現象中國這種這麼高比例的老齡化。

第二,是中共對傳統文化的破壞。中國傳統的養老是家庭養老,中國人講孝道,這是幾千年的傳承,是中國相對於西方社會一個巨大的優勢。但是中共把傳統文化毀滅掉,把傳統家庭的功能破壞掉,使傳統的家庭養老的優勢相當於已經不存在了,所以必然會產生政府養老、社會養老的問題。

第三,中共的財政沒有“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是一個非常扭曲的財政,是為既得利益者階層服務的,在社會養老、福利方面的支出偏少,且重點偏向於官僚階層。中共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建立稅收支出法律制度,也沒有建立公共財政框架體系。

薛馳說:“在西方社會所推行的養老制度,政府通過適當的財政支出,養老得到相應程度的妥善解決。而在中國,財政支出的畸形,使這一點也化為烏影。”

薛馳指出,這三個深層次的因素,就導致中國的老齡化問題,使中國社會成為一個搖搖欲墜的危樓。“中共政府是個邪惡的流氓,社會上又沒有具有企業家精神的、道德責任感很強的一大批養老企業來運作,道德的崩潰,導致養老問題在家庭矛盾里也很突出。”

中共計劃生育的罪惡

2019年1月1日,美國威斯康星大學研究員易富賢發布研究稱,2018年中國人口開始負增長,人口結構不斷老化,經濟和社會活力不斷減弱。這一轟動結論引起外媒廣泛關注,卻被中共當局封殺。

易富賢研究指出,中共國家統計局虛報出生,漏報死亡。據推算,2018年的總和生育率(婦女一生中生育子女的總數)只有1.05左右。中共幾十年的計劃生育政策改變了人們的生育觀。

低生育率被認為直接導致了人口結構的危機。薛馳認為,中共對對計劃生育的罪惡拒不承認,所以它所有的糾正措施都是飄忽無力的、遮遮掩掩的。計劃生育不僅造成人口畸形化的問題,而且罪惡深重,它對中華民族的影響不是一代、二代人的問題。

他說:“計劃生育不只是把人口搞亂了,也是中共社會極端化控制的一個表現。誰結婚了、懷孕了、誰生了一胎、二胎,這是一個家庭的隱私,政府建立了一個龐大的計生隊伍去了解這方面的數據。這種殘忍的、常規化的對民眾的監控和迫害持續了幾十年,導致四億嬰兒被流產。”

薛馳指出:“中共對社會控制的殘忍手段,形成體制化,被大家視為理所當然,這麼多年廢除不了。做為一種血腥迫害,讓每一個人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由於中共對老百姓的愚弄,黨文化混淆視聽,徹底扭轉人的觀念,大家還不覺得計劃生育殺人邪惡。”

“中國傳統講人命關天,西方反墮胎,而在共產黨理論里,人不是人,人是高級動物。把人的尊嚴、人性全部抹煞,只講一個黨性。使人們把對生命的漠視和踐踏視為理所當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