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美大對決進入實戰準備 川習再會考慮分層協議?「出清令」下 百姓錢包更癟!

為期兩天的中美貿易談判31日在華盛頓落下帷幕。有海外金融專家認為,分層協議可能進入中美雙方考慮範疇。日前,中共發出2019年殭屍企業“出清令”,2017年殭屍企業超100萬家,以國企為主。有分析指無論哪種方式都是將國企的負債和風險,轉嫁到銀行、民企和民眾頭上,代價就是“國進民退”。中美對抗全方位緊繃,中共部署所謂的航母大殺器,美軍戰機在菲律賓海域飛行外掛導彈,為與中共全面空戰做訓練準備。

美軍F35戰機

中美都為開戰做準備

海外中文媒體看中國編譯美國《商業內幕》報道,近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的F-35B飛行員從航行在菲律賓海域的美軍黃蜂級兩棲攻擊艦起飛,F-35B滿載了外掛導彈,這表明他們正在接受與準備與中共進行全面空戰的訓練。

中國制DF-26導彈

美軍的針對訓練是在中國部署航母大殺器DF-26導彈幾天之後開始進行的,有專家稱中共的DF-26導彈可以從數千英里外的地方攻擊美國航空母艦。

由於F-35的隱形設計,它通常將武器儲存在機身內部以躲避雷達的偵測。當F-35搭載外掛武器飛行時,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稱其稱之為“野獸模式”。

F-35在執行空中任務時,可以搭載四枚空對空導彈。但隨著武器掛架的連接,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設計的F-35的機翼內外一共可以裝有18000磅重的炸彈和導彈。

美國在其最近的“導彈防禦評估報告”中表示,F-35可以在飛行中擊落中共的DF-26導彈。

中共已推出隱形戰鬥機J-20來對抗美國隱形戰鬥機,以期贏得空中優勢。但有專家表示,以目前J-20的設計,中共可能會失去幾乎所有對美國或歐洲優勢戰鬥機的空對空作戰。

川習二月再會有分層協議?

美國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的經濟學家俞偉雄對這次的貿易談判表示樂觀,“如果川習會能在2月底舉行,這將是一個好的跡象,因為如果沒有什麼好的期待,川普應該不會跟習近平見面。”

他表示,美國現在向中共提出的要求,沒有兩套標準,而中共所謂的“特色”在世界行不通。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

著名經濟學者、前北京大學教授夏業良表示,從萊特希澤的講話中聽出他有不滿意的地方,“沒有取得特別大的進展,但是態度是比較積極的。”

獨立諮詢顧問、海外中文媒體特約主持人James Quan在其推特上寫道:“劉鶴先生肯定不敢簽協議。中共寧願接受25%的懲罰關稅也不敢接受結構性改革方案⋯⋯劉鶴只能來摸摸川爺的底線並順便請川爺到中國吃火鍋。”他認為,分層協議可能進入中美雙方考慮範疇。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表示,對於“川普總統重申的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達成的90天進程是硬期限,而且除非2019年3月1日之前美中達成滿意結果,美國將提高關稅”的說辭,北京在公報中避而不談。周曉輝質疑,北京難道是沒有信心在該日期前滿足美國的要求?

周曉輝分析,對於談判中的分歧,川普總統心知肚明。在談判結束會見劉鶴一行時,川普的態度十分明了。

首先對劉鶴的2月下旬“川金會”後,可以在海南舉行“川習會”的建議,川普直截了當地提出了條件,即是否舉行“川習會”,要視談判進展而定,“當我們會面時,我們會想要有一些可以討論的具體事項。”潛台詞是如果雙方無法在美方關注的關鍵問題上達成協議,“川習會”也沒必要舉行,因為沒有什麼實質的問題需要討論。

不久後將飛去中國談判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也釋放了與川普近似的信息,那就是“我們正處在一個成功或失敗的階段,如果能順利解決,那麼就會成功”。

周曉輝認為,無論從白宮的聲明還是川普在會見劉鶴時所言看,美國絕不會在迫使北京進行結構性改變方面退縮,兩個結果也明確告訴北京:一是達成一個前所未有的協議,川習再會;一個是按期加征關稅,川習難會。而選擇權就在中南海的習近平手中。

中共發2019“出清令”殭屍企業僵局難破

陸媒《經濟參考報》2月1日消息,2019年殭屍企業“出清令”已發出,目前工信部、國資委等多個部門以及陝西、河南、河北、黑龍江等多地都明確了作戰目標,將加碼處置啟動難、實施難、人員安置難等問題,退出實施辦法等一攬子政策將推出。

經濟學者田北銘則認為,清理殭屍企業是與虎謀皮,因為地方政府、官員與殭屍企業利益捆綁極深,殭屍企業往往涉及諸多腐敗。

田北銘認為,清理殭屍企業的最佳時機,是經濟較好、就業較充分的時候,如今已是越來越難清理;殭屍企業這些年發展壯大,涉及的業務、債務鏈條非常龐大,涉及的人數龐大;現在在就業如此艱難、居民負債如此高的情況下砸掉一些人飯碗,他們何以維生。

在中國,有資格做殭屍企業的一般只有國有企業,事實上,殭屍企業主要就是國企,而且多年來一直是中共國企改革的重點和難點。

人民大學國發院2016年《中國殭屍企業研究報告》指,全國工業部門中殭屍企業數量約佔工業企業總數的7.51%。據《中國新聞周刊》報導,截至2016年4月16日,在全國1969家已披露年報的上市公司中,有159家是殭屍企業,多數是國企。

中共國資委今年1月份曾經承認“殭屍企業”不好處置,“最大的難點還在於怎麼處置好債務處理和人員安置的問題”。

2016年的國發院報告指出,中國殭屍企業成因主要是:地方政府為了政績和維穩,而給瀕臨破產的殭屍企業進行各種形式的輸血,同時還會製造出更多的殭屍企業;大規模刺激帶來的產能過剩,地方政府、國企之間惡性競爭,以及銀行業對民企的信貸歧視。

陸媒《21世紀經濟報導》保守估計2017年殭屍企業(含長期未經營且未註銷和清算的所謂“休眠企業”)超100萬家。由於2018年中國經濟下滑,企業和地方政府債務壓力加大,以地方國企為主的“殭屍企業”,其數量與2017年相比應該只增不減。

中共為維持經濟增長和政權穩定的假象,“處僵治困”往往只能是兼并重組,或者叫“國企改革”。不過,中共以“國企改革”治理殭屍企業,其實就是一場騙局。

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6年就曾經警告中共,用“債轉股”的方式消除銀行壞帳,可能會允許殭屍公司“僵而不死”,增大銀行風險。

至於其它的花招,例如橫向聯合、縱向整合、專業化重組,或者混合所有制等各種各樣國企改革的幌子,跟“債轉股”一樣,實質都只是為了解決國企虧損和負債,是中共將殭屍企業等國企的負債和風險,轉嫁到銀行、民企和民眾頭上。

中共治理“殭屍企業”和國企扭虧為盈的代價,就是“國進民退”。

一方面中共的“處僵治困”,只是從賬面上消滅了一部分殭屍企業,並將其負擔轉嫁為銀行的金融風險,以及民企和民眾個人的債務風險;另一方面,地方政府還在源源不斷地製造出更多的殭屍國企。

中共2019年“出清令”,破解不了殭屍企業的僵局。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