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所有的歌舞都一個味 韭菜豬肉罐頭製造中 吐槽春晚

何佳說,自己之前一直在逃避,害怕共產黨對他們做出什麼事來。可是這一次,他不想逃了,他想用自己的力量見到父親。「我再逃的話,可能以後就見不著他了,」他頓了一下,試圖恢復自己的情緒,「我很想他。我覺得是對他的思念戰勝了我心中那種逃避的懦弱吧。」 今天的何佳終於可以和別人談論父親了。他不在乎告訴別人,他的爸爸為了幫助別人,為了讓中國變得更好,被抓進過監獄,蹲過八年的大牢,受到迫害,耳朵被打聾了,他在北京的家仍然被24小時監視著。

【終於有人質疑中共執政的合法性了】黃延中:在不到七年的時間裡,中國出現了五起疫苗醜聞。在引發公眾憤怒的同時,這些醜聞也給中國的藥品行業、全國免疫接種項目、監管機構,乃至中共合法性構成一次次打擊。當醜聞一再發生,民眾認為中國共產黨不稱職的時候,它的合法性還能繼續維繫下去嗎?——陳維健:好傢夥,美國媒體終有人發文質疑中共政權的合法性了,疫苗事件算什麼,六十年代初四千多萬人死於饑荒,你們質疑過沒有。中共政權從來沒有合法性,是一個武裝叛亂集團,這樣一個集團,當年美國為了對抗蘇聯與他建立了外交關係,承認了這個政權。又在六四大屠殺以後再次承認了他。當然現在醒悟為時不晚。

zhangli63745952:看看,到了任何時刻,中共高官及家屬都知道他們的最重要救命稻草是美國公民!緊跟著名字的,就是美國公民身份。沒有美國公民身份,黃婉早就被抑鬱死。王立軍也知道,在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只有逃亡美國領事館,或可活命!中共官員雖然愚昧野蠻,但是知道星條旗才能夠保命!

remonwangxt:【吐槽春晚】所有的歌舞基本都是一個味,韭菜豬肉罐頭製造中。

李靜睿的昨日世界:以前我做記者時跑總工會,每年過年前都在寫農民工討薪。他們能有什麼辦法呢?就是求人,下跪,上訪,跳樓。剛才搜了一下,十幾年過去了,還是這樣,還在跳樓。

muffinsyan:常年混菜市場的經驗告訴我,如果你說不要了老闆還追著你降價賣,要麼是這玩意兒本來就不值錢,要麼就是老闆別有所圖。

dearemon:百度App、拼多多App、抖音App…我都沒有,可見春晚的目標受眾不包括我,所以我的評價就無所謂了。

yumimao:微博上今年連春晚無聊都不能說了,倒車嚴重。

pengyuhuafuren:舊年盡——彭宇華,我的丈夫,你在獄中可好?每次去見你,你總叮囑:少來,路遠,費錢。心意想通,不在這形式……可我依然固執的認為哪怕山迢水遙,我多去一次,你內心的慰藉會多一分……上次我哭著對你說:“我能力有限,幫不了你什麼,只有這份對你純凈的愛。”你笑了:“這不就是我最大的財富嗎?”

【前政治犯父親被中國禁止出境,十六年離散讓兒子不再逃避】美國之音消息:何佳1985年出生在北京,目前在美國中西部的一個小鎮攻讀教育學博士。他的父親何德普,中國知名異見人士,1979年參加西單民主牆運動,1989年投身天安門抗爭,1998年參與創建中國民主黨,2008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八年。2002年是何佳記憶中恐怖的一年。那年11月的一天,幾十個警察闖進他家,把家裡翻得亂七八糟,爸爸被銬上手銬帶走了。“所有去監獄的人,在別人眼裡都是壞人,當然在我眼中,他肯定不是壞人,他是很好很好的人,他是為了幫助別人,”何佳告訴美國之音。2008年夏天,在德國駐華使館人權官員的幫助下,何佳離開了中國。走的那天,只有二姨送他。爸爸還在監獄裡。媽媽不敢來,警察一整天都跟著她。來到美國三個月後,他學會笑了。何佳說,他很感謝接納他的這個美國小鎮。人們的友善和真摯漸漸驅走了他心頭的陰霾。他有了一些朋友,可是他依然不敢和別人提起父親。2018年底,何德普獲得美國簽證,計劃來美國看望十六年未見的兒子何佳。可是臨行兩天前,警察突然通知他,他被禁止出境。何佳說,自己之前一直在逃避,害怕共產黨對他們做出什麼事來。可是這一次,他不想逃了,他想用自己的力量見到父親。“我再逃的話,可能以後就見不著他了,”他頓了一下,試圖恢復自己的情緒,“我很想他。我覺得是對他的思念戰勝了我心中那種逃避的懦弱吧。”今天的何佳終於可以和別人談論父親了。他不在乎告訴別人,他的爸爸為了幫助別人,為了讓中國變得更好,被抓進過監獄,蹲過八年的大牢,受到迫害,耳朵被打聾了,他在北京的家仍然被24小時監視著。“我覺得已經不是什麼事了,”他說,“其實就是想開了,從心裡那種陰影爬出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