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一半省份GDP不達標 房企銷售腰斬 經濟年年冷 誰的緊日子來了?

4日中共黨媒報道,大陸十餘個省份未能實現2018年初確定的GDP增長目標。與此同時,中國龍頭房企銷售也遭遇寒流,碧桂園1月銷售銳減超50%,萬科降幅近29%,恆大降幅接近38%。時事評論員文昭認為,關稅的慣性帶來的是全球產業轉移、供應鏈重組,中國經濟一年冷過一年。中美貿易戰中,中共火速立法,德媒報道,外企本周被迫快速收集反饋意見,並指中共用模糊的措辭留下廣泛解釋空間,會被濫用。

中國大陸各地GDP數據出爐;緊日子開始了

2月4日,中共官媒報道稱,十餘個省份未能實現2018年初確定的GDP增長目標,而財政收入方面也出現分化,天津甚至沒有公布具體數據。

中國大陸各省的GDP和財政收入及2019年預算目標等經濟數據相繼發布。

據黨媒《中國經濟網》2月4日說法,廣東、江蘇2018年GDP總量邁入“九萬億”俱樂部,但十餘個省份未能實現2018年初確定的預期增長目標。2019年地方財政承壓顯現,多省份下調2019年財政收入目標。

地區經濟明顯分化,2018年GDP增速超過7%的省份多集中在南方,而北方省份增速普遍較低,其中天津、遼寧、黑龍江增速在6%以下。並且無論內需消費,還是製造業投資,都呈現南高北低的走勢。

從已經公開數據省份的選擇來看,都已經下調了2019年目標。

例如,北京2018年財政收入增長6.5%,2019年目標增長4%左右。2019年GDP增長目標為6%—6.5%。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天津市2018年財政收入仍未公布,2019年天津市《政府工作報告》中僅有“在持續大幅清費減負的同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降幅繼續收窄”的表述。

中國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撰文1月22日表示,能夠真正扭轉經濟頹勢的只有大規模減稅,通過給出強烈信號的方式讓企業和居民明確看到充分的利潤空間。

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今年1月初再次公開表示,“政府收入吃緊,要把一般支出壓下來,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

德國智庫“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ICS)最新的分析認為,2019年對於中國的經濟來說會是“無比困難”的一年。

龍頭房企銷售銳減;碧桂園腰斬;

萬科降28.5%;恆大降37.8%。

中國經濟遭遇寒冬,中國龍頭房地產企業的銷售也大幅減少。

陸媒《第一財經網》2月4日報道,碧桂園2月3日公告稱,2019年1月,實現歸屬公司股東權益的合同銷售金額,約人民幣330.7億元。

與2018年同期的約691.6億元相比,1月份碧桂園合同銷售金額大幅下滑52.2%。

據《澎湃新聞》報道,2月1日,萬科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發布2019年1月份銷售業績。與2018年同期相比,1月份,萬科合同銷售面積減少28.5%,合同銷售金額減少28%。

中國恆大集團公布的業績數據顯示,今年1月共實現合約銷售金額約431.7億元,同比下降32.9%;合約銷售面積約387.7萬平方米,同比降37.8%。

貿易戰中火速立法《外商投資法》遭質疑

2018年12月23日,北京當局提交全國人大審議《外商投資法草案》。通常法案的通過並簽署需要1到3年,但北京公開徵求意見到2月24日結束,然後在3月的中共兩會上審議。

德國之聲報道,貿易戰中火速立法,外企擔心會忽略許多細節,用模糊的措辭留下廣泛的解釋空間。比如它賦予了中共當局“為公共利益”剝奪外國投資的權利等,這讓外企擔心可能會被中共濫用。

歐盟和美國商會都表示,只能本周被迫快速收集反饋意見。各大商會表示,雖然立法涵蓋了川普強調的幾個痛點,但其它關鍵領域卻並不盡人意。他們敦促北京考慮指定單一的公司法來管理國內外企業,不該根據投資來源國而“區別對待”,這是很多國家的常規做法。

代表歐盟在中國大陸企業利益的中國歐盟商會的會長何墨池(Mats Harborn)對法新社表示,這個法案是貿易戰和正常立法程序夾縫中的產物。這個重要立法“對所有的外國公司都產生影響”。

文昭:產業鏈轉移,中國經濟一年冷過一年

時事評論員文昭5日在自媒體節目中說,中美貿易談判即使有所進展,美國也會尋求某種形式的抵押來保持協議被北京認真履行,現有的關稅保持一段時間是相當大概率的。

同時為了讓關稅手段本身作為抵押有效,在人民幣匯率上也會對北京施加比較大壓力。因為人民幣貶值抵消了關稅的效力,它就不能保證中共履行協議了。因此人民幣保持在較高匯率的位置上,對中國的出口也是會有不利影響。

文昭認為,產業鏈轉移,中國經濟一年冷過一年。

關稅的慣性帶來的是全球產業轉移、供應鏈重組的慣性。從中國撤出的外資、還有中國自己的企業,在另一個國家不管是租用土地廠房、還是要拿到當地政府的補貼退稅優惠,都需要有幾年的周期,所以這一轉移,其後果就會延續幾年之久。

而且對東南亞這些國家來講,有資本流入,也會推動當地政府改善基礎設施、補齊短板。所以幾年之後各個國家吸引外資的能力強弱又會有進一步變化。從大的形勢來講,不僅是今年、其後幾年中國經濟的繁榮程度都會一年冷過一年。具體什麼時候能觸底現在還看不到,體現在年終紅包上也是這個狀況。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