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納粹集中營中的共產黨的英雄行為 大反轉!

在納粹的統治下,囚犯們不是被槍殺,就是死於苦力勞動的折磨或者被「注射死亡」。布痕瓦爾德集中營不是純粹的死亡營地,而且是為軍火工業進行生產的勞改營。在這裡,不僅黨衛軍劊子手們威脅著囚犯的生命,從囚犯中提拔起來的囚犯頭目也是囚犯們的危險敵人。 後來人們通過對檔案資料的調查分析,得出結論,集中營的共產黨小組為了保存自己,協助殺害所謂的替代囚犯。他們救了自己的小組成員,卻讓其他人成為替死鬼。此外,共產黨人也參與了集中營衛生所的醫學試驗。成為「注射死亡」,也就是針頭處決的幫凶。

布痕瓦爾德集中營不僅是納粹最大的集中營,而且馴養了一批尤其殘酷的惡魔看守。黨衛軍在囚犯當中挑選出一些人充當犯人頭目,建立了一個殘忍的“狼群”體系。

1945年4月19日戰爭尚未結束,但是在此前一周獲得解放的德國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的倖存者們一致決定,“如果不將最後一名罪犯送交人民法官審判”誓不罷休。當美軍的坦克在戰爭結束4周前向納粹的這座特別集中營發起衝鋒時,集中營內關押著大約21000名囚犯。根據歷史學家的統計,共有56000多人死於魏瑪附近的布痕瓦爾德集中營。從1937年至1945年,共有26萬6千人在這裡被關押。

就在美軍攻克了布痕瓦爾德之後,集中營內還有748人喪生,其中包括婦女和兒童。在納粹的統治下,囚犯們不是被槍殺,就是死於苦力勞動的折磨或者被“注射死亡”。與奧斯威辛集中營所不同的是,布痕瓦爾德集中營不是純粹的死亡營地,而是建立了一個囚犯監督體系,為軍火工業進行生產的勞改營。在這裡,不僅黨衛軍劊子手們威脅著囚犯的生命,而且,從囚犯中提拔起來的囚犯頭目也是他們危險的敵人。

一個作為工業設施的集中營

1937年建立的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直至戰爭結束一直是位於德國本土最大的集中營。這裡不僅關押著猶太人、辛提人、吉普賽人,也關押共產黨人和所謂的“社會敵人”,如同性戀者、流浪漢或被判過刑的人。與奧茨威辛集中營所不同的是,這裡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勞改營。當時,德國軍隊四分之一的槍支是在這裡生產的。

囚犯頭目-救星還是幫凶?

1945年4月美軍抵達布痕瓦爾德時,展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幅令他們驚訝的情景:他們看到的不僅僅是骨瘦如柴、虛弱不堪的囚犯,而且還有並非是黨衛軍成員,但卻穿著體面,看上去營養很好的人。他們就是被提拔為所謂的“囚犯頭目”的另類囚犯。他們享有特權、可以得到更多的食物、有較多地活動自由、冬季也有更暖和的衣服。

這些囚犯頭頭既可以毀掉,也可以拯救囚犯的生命。他們是黨衛軍的隨從和手下。他們有權決定增加犯人的食物,也可以決定犯人的生死,如決定將誰送往死亡營。

集中營內的“共產黨小組”

集中營囚犯中的共產黨人實力很強。雖然共產黨人在囚犯中所佔的比例還不到2%,但“共產黨小組”明顯起著主導作用。戰爭期間,德國共產黨有大約600至700人被關押在集中營。歷史學家尼特哈默爾(Lutz Niethammer)說,黨衛軍不僅容忍共產黨人在集中營開展活動,同時他們還是黨衛軍對跨國集中營進行內部組織管理的一個民族工具。因為當時集中營的囚犯大部分是外國人。

“共產黨小組”在集中營中的所作所為

1945年4月11日,當美軍首批士兵抵達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的大門時,囚犯們在囚犯頭目的組織領導下已經控制了集中營。黨衛軍看守及其頭目赫爾曼在數小時前逃亡。展現在美國人面前的是一幅令人驚訝的景象:囚犯按國籍劃分排成隊列站在廣場上,囚犯樂隊奏起“國際歌”。那些身體健康的囚犯頭目井然有序,另一些人則面無表情地躺在地上。集中營的所有受害者、走卒和幫凶都展現在解放者的面前。

布痕瓦爾德德國共產黨抵抗小組代表首先發言,介紹他們如何解救囚犯,甚至成功發動起義。後來,這些事迹被視為共產黨囚犯領導小組的一個傳奇。民主德國成立後,德國統一社會黨一直維護著這一說法。前東德政府將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的共產黨人所發揮的作用作為英雄事迹載入史冊。但是後來人們通過對檔案資料的調查分析,得出的卻是另外一種結果。事實上,集中營的共產黨小組為了保存自己,協助殺害所謂的替代囚犯。他們救了自己的小組成員,卻讓其他人成為替死鬼。此外,共產黨人也參與了集中營衛生所的醫學試驗。成為“注射死亡”,也就是針頭處決的幫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