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怡:不當豬狗 好好做人

中國的政治文化,是將野豬圈養馴化為家豬的文化,自由奔放的野豬精神不再被提倡,人民在絕對權力的支配下,或生活在「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或生活在「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信奉但求生存、不求個性表現的原則。而承傳中國古代文化的日本,沒有將豬圈養馴化,政治文化中仍然重視自由和個性發展,日本豬年的豬是野豬,新年賀詞中也有「豬突猛進」一語。

開春見到大陸網頁的一副對聯,上聯:“回首戊戌沒有為狗”;下聯:“展望己亥不想當豬”。橫批:“好好做人”。

想來這幅聯語,對香港人來說也很適用。

沒有為狗的意思是指沒有做掌專制權力者的走狗。狗是指狗奴才的狗,指依附權勢的鷹犬。

狗當然也有正面意思。狗是人類忠誠的朋友,導盲狗、看門狗都忠誠為人服務,西方傳媒歷來以“watchdog”來形容自己,寓意傳媒的功能如同看門狗,其職責就是防止掌有公權力的政府任何部門,出於維護掌權者或關係人、關係集團的利益,而犧牲或損害公眾的權利。

不過在香港,這種傳媒“看門狗”已經越來越少了。隨著掌權者的權力沒有限制地擴張,自動獻身為掌權者當惡狗的奴才、當玩物的叭兒狗已越來越多。在人人做狗的環境和情勢下,“沒有為狗”在大陸很難,在香港也逐漸不容易。

不想當豬的意思就是不想當一個認為民主、自由、原則都不能當飯吃因此不重要的中國豬或港豬,中國豬和港豬信奉豬的生活原則,結局就像作家王朔所說:“也得到了豬的命運——遲早給別人當飯吃。”

但豬的這種生活,是由於人類對豬的圈養而造成的。古代未被圈養之前的豬,是一種猛獸,也就是現在的野豬。在野林中,獵人每每死在野豬的獠牙之下,故有“一豬二熊三老虎”之諺語。野豬,比熊虎更兇猛危險。古人造字,毅、豪,都與“豕”有關。野豬精神,代表的是剛勇、不馴、叛逆,敢於闖蕩,不依常規,常能顛覆傳統。是自由自在,是個性解放。成語中有“豬奔豨突”句,豨是指勇猛的大野豬,豬奔豨突是形容沛然莫之能御的銳利勇猛奔跑之勢。

日本和中國一樣有十二生肖,今年也是日本的“豬年”,是“豬”不是“豬”。中文這兩個是異體字,但日本的“豬”是指野豬。日本過的是野豬年。日本沒有豬字,豬肉的日本漢字是“豚”,音屯。

日本古代禁止人們食用馬、狗、豬等動物,因此豬沒有被圈養馴化。日本人直到近世,吃豬肉都要靠獵殺野豬,想吃真正的“豚肉”要靠琉球王國輸入。

中國的政治文化,是將野豬圈養馴化為家豬的文化,自由奔放的野豬精神不再被提倡,人民在絕對權力的支配下,或生活在“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或生活在“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信奉但求生存、不求個性表現的原則。而承傳中國古代文化的日本,沒有將豬圈養馴化,政治文化中仍然重視自由和個性發展,日本豬年的豬是野豬,新年賀詞中也有“豬突猛進”一語。

在專權政治下,“沒有做狗”不易,“不想當豬”更難。不想當豬就是不想當只顧吃、睡、享樂,而無視有價值的東西不斷崩壞毀滅的豬的生活原則,就是要反抗,要發出呼喊。對市民大眾來說,能夠主動杯葛一些如高鐵、港珠澳橋、華為等等,是己亥年不想當豬的表現。而對於受選民託付的議員們呢?要求他們不要配合掌權者做狗當豬,不算過份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