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神化公安審批的中國來港單程證 何不主張取消港中邊境?

最近香港公立醫療系統負荷過重,醫護人員叫苦連天。有前線醫生直言入院病人,多是新來港的中國移民,指出現行每天150個中國新移民配額需要檢討,不然政府怎樣增加資源,也追不上需求的增長。

前線醫生將醫療系統負荷過重歸咎於湧入的新移民,立刻引起一些民間團體批評是歧視言論。而同時亦有社運人士與立法會議員發起聯署,呼籲當局「源頭減人」,減少每日150個大陸單程證配額,以舒緩香港的人口壓力。

這個環繞150個單程證配額的爭論,在香港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2013年,有環保人士與立法會議員在在香港與台灣報章登廣告反對香港大陸化,除了指責特區政府大舉引入自由行引致民不聊生,亦提出每日150中國新移民的審批權不在香港,令香港人口過度膨脹、基建和公共資源不勝負荷,因此主張香港收回審批權、減少單程證配額等。廣告在台灣引起不少迴響與同情。

廣告引起香港《文匯報》和北京《環球時報》大舉批判為反中仇中歧視新移民。一些香港民間團體,也高調攻擊廣告歧視新移民。反對派民間團體與中共喉舌同步同調,十分有趣。

在現行150個單程證制度下,被審批來港的大陸移民,絕大部分都以「家庭團聚」的名義進來。但這些「家庭團聚」移民的審批,全由大陸公安單位負責,香港政府完全不能過問。反對香港收回審批權反對收緊150個單程證配額的民間團體和政治人物說團聚是人權,一口咬定所有由公安審批來港者全都是來家庭團聚,等如是完全信賴中共警察機關,覺得公安機關不容質疑。

這種對中共警察機關的百分百信任,明顯與香港多數人的認知有很大出入。事實上,近年中國不斷爆出貪官販賣單程證的案例,報章也見有人通過假結婚騙取單程證的報導。例如2016年,中共河北省委常委與政法委書記張越因貪腐下馬,他的罪名便包括以每張一百五十到二百萬的價錢販賣單程證。有出身自香港中共地下黨系統的時事評論員,更指出中共在1997年之前已透過單程證制度往香港輸出地下黨員和有特殊任務人士。說單程證來港人士真的全來團聚,不是太天真便是中共謊言的共犯。

更令人不解的,是香港與中國政府不停宣傳中國大陸經濟蒸蒸日上,生活水平已經超過香港。親中政客,總愛批評香港年輕人不願遷往大陸工作與生活,錯失了很多良機。既然如此,在大陸有親人的香港人,何不移居大陸團聚,而硬要中國家人遷港呢?

更根本的是,基本法內規定擁有選舉與被選舉權、有自己護照、區別於中國居民的香港居民身份,概念上與公民身份相通。而公民的概念,自歐洲城邦起,已經包括了公民社群的內外區別,和社群對接納新成員與否的自決權。如有民間團體將由中共警察審批的150個單程證配額制度神化為不容批評的聖約,等如將香港公民與中國居民的界線取消,把港中邊界消融掉。如果是這樣,他們何不直接鼓吹取消港中邊境和一國兩制呢?

依賴中共警察審批的單程證制度有違常識,這個制度的盲目捍衛者,更是向常識與常理下戰書。無論他們怎樣制止,香港社會質疑與反對這個制度的聲音,只會有增無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