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重磅!川普:社會主義已走到盡頭 偉大的美國就在你們身後【全文翻譯】

美國總統川普周一(2月18日)下午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向美國最大的委內瑞拉裔社區講話,同時也是向正在發生政治變革的委內瑞拉喊話。川普告訴委內瑞拉人民,委內瑞拉裔人民在自由美國的現在就是他們的未來,社會主義在委內瑞拉和世界各地的終結指日可待。

2月18日川普總統在佛州邁阿密向委內瑞拉喊話,終結社會主義。

美國總統川普周一(2月18日)下午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向美國最大的委內瑞拉裔社區講話,同時也是向正在發生政治變革的委內瑞拉喊話。川普告訴委內瑞拉人民,委內瑞拉裔人民在自由美國的現在就是他們的未來,社會主義在委內瑞拉和世界各地的終結指日可待。希望之聲電台特別翻譯了川普總統的講話全文以饗華人讀者。

這次川普總統在大型集會上的講話是由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做開場白,在下面的譯文中也包括了梅拉尼婭的簡短講話。

梅拉尼婭和川普總統的講話原文由白宮提供,他們講話過程中被掌聲打斷,或有觀眾歡呼聲等互動反應,也在文中用括弧標出。

在譯文開始前是梅拉尼婭和川普講話的全程視頻回放和一個一分鐘的視頻精彩回顧。在文中也穿插有川普總統在講那段話的短視頻回放。文中的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川普總統對委內瑞拉裔美國人社區講話

2019年2月18日

佛羅里達國際大學海洋銀行會議中心

佛羅里達州邁阿密

美東時間下午4:47開始

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做開場白

川普夫人:謝謝你們!(掌聲)今天來到這美麗的邁阿密市感覺真棒。(掌聲)總統和我很榮幸能與大家站在一起,我們共同支持委內瑞拉人民——偉大的委內瑞拉人民。(掌聲)

作為你們的第一夫人,我很自豪在美國和你們在一起。(掌聲)這個房間里你們中間的很多人都知道,在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壓迫下生活過後再得到自由的祝福是什麼感覺。(掌聲)在委內瑞拉,人民正處於重新獲得自由的邊緣。

今天,我們必須讓委內瑞拉人民聽到我們所有人一致的聲音,這裡有希望,我們是自由的,我們一起大聲地、驕傲地祈禱:委內瑞拉人民也將很快獲得自由。(掌聲)

我的丈夫今天在這裡,因為他深深地關心委內瑞拉目前的苦難。今天下午,他有一個重要的信息要和大家分享。

女士們,先生們,現在我很高興地介紹我的丈夫、美國總統唐納德·J·川普!(掌聲)

川普宣告:拉丁美洲新的一天正在到來社會主義正在消亡

川普總統:非常感謝你,梅拉尼亞!美國真是有福氣,擁有這樣一個非凡的——對嗎?——非凡的第一夫人。(掌聲)她是非凡的。她真的是。她關心人們。

你好,邁阿密!我很激動回到這個我熱愛的州,有這麼多自豪的、熱愛自由的愛國者。我們在這裡宣布:拉丁美洲新的一天正在到來。(掌聲)正在到來。

在委內瑞拉和整個西半球,社會主義正在消亡。自由、繁榮和民主正在重生。(掌聲)

今天,我們的心中充滿了希望,因為成百上千萬委內瑞拉普通人的決心,因為委內瑞拉國民議會的愛國主義,以及臨時總統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ó)不可思議的勇氣。(掌聲)

委內瑞拉人民支持自由和民主,美利堅合眾國和他們站在一邊。(掌聲)

川普介紹推動拉丁美洲獲得自由的重要人物

讓我首先感謝今天在這裡的偉大領導者們,他們一直是自由事業的不可思議的支持者。這些人愛你們,他們熱愛委內瑞拉,他們熱愛古巴。他們熱愛我們為之奮鬥的所有地方。(掌聲)

新當選並且已經在做著令人難以置信的工作,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掌聲)

有一個人,特別是當我們談論古巴、委內瑞拉、尼加拉瓜時,我給他打電話——他知道很多,他是我的朋友: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掌聲)

一位偉大的州長,他給了羅恩一點領先一步的優勢。他在佛羅里達州做了出色的工作。前州長、現任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掌聲)

有一個人我非常了解,特別是關於我心系委內瑞拉的事實——(掌聲)——眾議員馬里奧·迪亞茲–巴拉特(Mario Diaz-Balart)!(掌聲)

卡洛斯·特魯希略(Carlos Trujillo)大使!(掌聲)副州長珍妮特·努涅斯(Jeanette Núñez)!(掌聲)你門新任的、偉大的總檢察長阿什利·穆迪(Ashley Moody)!(掌聲)現在在這個房間里的許多其他盡心盡職的公職人員們,我們非常感謝你們和我們在一起。謝謝你們!(掌聲)

也感謝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和我們在一起!還有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大使!我不得不說一下,萊特希澤大使剛剛從一個叫中國的地方回來。乖乖!哦,乖乖!——我們取得了很大的進展。沒有人預料到會發生這種情況。(掌聲)我們取得了很大的進展!(掌聲)

與此同時,數十上百億美元進入我們的財政部。這很簡單。一切都奏效了。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我們不知道美國有什麼感覺,但現在我們知道這種感覺。(掌聲)

我們還要深深感謝佛羅里達國際大學校長馬克·羅森伯格博士(Mark Rosenberg)——(掌聲)——招待舉辦了這個重要的活動。

最後,我要感謝在這優秀觀眾中的每一位,你們為人類的尊嚴站出了你們自己的立場。這可能就是你們所有人!(掌聲)

感謝反對社會主義的委內瑞拉人

我也要特別感謝委內瑞拉流亡社區,他們為支持瓜伊多總統為他們的愛國同胞組織了援助並在(美國)國內做了大量工作。非常感謝你們的到來!謝謝你們!我們和你們在一起!(掌聲)

我們非常感謝每一位持不同政見者、每一位流亡者、每一位政治犯,以及每一位見證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恐怖的人,和勇敢地說出來反對它們的人!非常感謝你們!(掌聲)

事實是,你們已經看到了犯罪,你們已經看到了腐敗。你們已經看到了飢餓和痛苦。你們聽到了痛苦的請求幫助。你們已經抗議了,並且是帶著尊重的抗議,但是大聲的抗議。你們已經為我們現在能夠看到的那一天祈禱了,這一天就在前面——這個地區的所有人都終將獲得自由的那一天。(掌聲)

(觀眾歡呼:美國!美國!美國!)

社會主義讓委內瑞拉由富變窮不會發生在美國身上

我們今天在這裡相會時,委內瑞拉人民正站在歷史的門檻上,準備收回他們的國家,並重新收回他們的未來。

不久以前,委內瑞拉是南美洲迄今為止最富有的國家。但是多年的社會主義統治讓這個曾經繁榮的國家瀕臨毀滅。這就是今天的情況。

這個專制的社會主義政府將私營企業國有化,並接管了私營企業。他們進行大規模財富沒收,關閉自由市場,壓制言論自由,建立無情的宣傳機器,操縱選舉,利用政府迫害其政治對手,破壞法治公正。

換句話說,社會主義者在委內瑞拉所做的一切都與其他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極權主義者在他們有機會統治的所有地方所做出的一切是一樣的。結果都是災難性的。

現在,近90%的委內瑞拉人生活在貧困之中。

2018年,委內瑞拉的惡性通貨膨脹率超過百分之一百萬。食品和藥品短缺嚴重困擾著這個國家。社會主義已經徹底蹂躪了這個偉大的國家,即使有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儲備也不足以保持光明。這絕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掌聲)

(觀眾歡呼:美國!美國!美國!)

謝謝你們!

已經有超過300萬委內瑞拉人逃離了馬杜羅的野蠻對對派——它是殘酷無情的。

一位委內瑞拉愛國者的故事

今天,我們很榮幸地請到阿米莎·佩雷斯(Amintha Perez),她是是一位勇敢的委內瑞拉警官奧斯卡·佩雷斯(Oscar Perez)的母親。(掌聲)你知道這個故事。

2017年6月,奧斯卡駕駛一架直升機飛越巴魯塔(Baruta)市,飛機上帶著一面旗幟,上面寫“350自由”,指的是《委內瑞拉憲法》第350條,其中指出:“委內瑞拉人民……否認任何違反了民主價值……或侵犯了人權的政權、立法或權威。”

奧斯卡說他想給人民帶來希望。他熱愛人民。他為人民而戰。他們也熱愛奧斯卡。但是奧斯卡被槍殺了,被委內瑞拉的——你們都知道,你們都知道這個故事——被委內瑞拉安全部隊惡毒地殺害了。

阿米莎,我們的心碎了,為你失去的。奧斯卡為他的人民的自由獻出了生命。我們今天都有希望,就是因為像奧斯卡這樣的偉大的、偉大的人民和愛國者。(掌聲)有請,阿米莎!(掌聲)

我對她說:“用西班牙語說怎麼樣?”她喜歡西班牙語。她的西班牙語好一點。有請!有請!

(觀眾歡呼)

(阿米莎·佩雷斯夫人講西班牙語,原文略)

(掌聲)

我不知道她說了什麼,但我想我知道她說了什麼。她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女人。奧斯卡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他不會白白死去。(掌聲)

委內瑞拉正在把社會主義的一頁翻過去 社會主義的終結指日可待了

幾周前,1月23日,委內瑞拉國民議會援引《委內瑞拉憲法》宣布國民議會議長鬍安·瓜伊多為該國的合法領導人。在他的第一個行動中,瓜伊多總統就援引了奧斯卡帶到天空中去的同樣的憲法條款,告知全世界馬杜羅是非法的。

在30分鐘內,美國自豪地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承認瓜伊多總統的國家。(掌聲)

(觀眾歡呼:美國!美國!美國!)

順便說一句,(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在這裡。約翰,你在哪?(掌聲)加油工作!

今天,全世界有50多個國家承認了委內瑞拉的合法政府。委內瑞拉人民已經發聲,世界也聽到了他們美妙的聲音。他們正在把社會主義的一頁翻過去,把獨裁專政的一頁翻過去,不會再回頭了!(掌聲)

愛好和平的國家願意幫助委內瑞拉重新獲得民主、尊嚴和命運。在我們這個半球的所有國家都有共同的利益來阻止社會主義暴政的蔓延。社會主義,從其本質上,不尊重邊界,不尊重其公民或其鄰國的邊界或主權。它總是尋求擴張,蠶食和征服他人的意志。

社會主義的黃昏時刻已經到了我們這個半球——(掌聲)——坦率地說,也到了世界各地的許多、許多地方。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日子不僅在委內瑞拉指日可數,而且在尼加拉瓜和古巴也是如此!(掌聲)

我們熱愛古巴嗎?(掌聲)我們熱愛尼加拉瓜嗎?(掌聲)都是偉大的國家。都有偉大的潛力。記住這個詞。如此難以置信的潛力!

結束委內瑞拉的人道主義災難

與此同時,我們必須共同努力,結束人道主義災難。在我們說話時,載有數百上千噸被迫切需要的人道主義物資的卡車就停在委內瑞拉邊境,等待著給需要幫助的數百上千萬人。

兩天前,美國空軍第一架C-17飛機——那是又大又漂亮的飛機——在哥倫比亞降落,上面載有重要援助物資,包括給委內瑞拉小孩兒們的成千上萬個營養包。(掌聲)不幸的是,獨裁者馬杜羅阻止了這種救命用的援助進入該國。他寧願看到他的人民餓死而不是給他們援助,不是幫助他們。

給馬杜羅政權一小撮人兩條路選擇

成百上千萬的委內瑞拉人正在挨餓和痛苦,而馬杜羅政權最高層的一小撮人卻在掠奪國家使之陷入貧困和死亡。我們知道他們是誰,我們知道他們在哪裡保存著他們偷來的數十上百億美元。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委內瑞拉軍隊中仍然有成員還在勉強支撐這個失敗的獨裁統治。他們在拿他們自己的未來冒這個風險,為了一個受制於古巴軍隊並由古巴私人軍隊的士兵保護的人,而拿他們自己的生命和委內瑞拉的未來冒這個險。(掌聲)馬杜羅不是委內瑞拉愛國者;他是古巴的一個傀儡。他就是這樣。(掌聲)

請記住,曾經有數億美元支付給古巴——但是不會再有了,因為他們不再擁有那種財富了,他們做不到了。事情正在發生變化,而且變化很快!(掌聲)

今天,我向每一位在幫助保住馬杜羅位子的官員發出信息:

今天、每一天,未來的每一天,整個世界的目光都在看著你。

面臨你的選擇,你無法掩藏。你可以選擇接受瓜伊多總統的慷慨大赦,與你的家人和同胞過一種平靜的生活。瓜伊多總統不會尋求對你的報復,我們也不會。但是你不能遵守馬杜羅的命令去阻止人道主義援助,你不能以任何形式的暴力威脅和平抗議者——(掌聲)——對待反對派領導人們、國民議會議員們,或瓜伊多總統及其家人。

我們尋求和平的權力過渡,但所有選擇都是開放的。(掌聲)我們希望恢復委內瑞拉的民主,我們相信委內瑞拉軍隊及其領導層在這一進程中可以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如果你選擇這條道路,你將有機會幫助所有委內瑞拉人民打造一個安全和繁榮的未來。

或者你可以選擇第二條路:繼續支持馬杜羅。

(觀眾噓聲:Booo-)

如果你選擇這條道路,你會發現沒有安全港,沒有輕鬆的出口,也沒有出路。你會失去一切。(掌聲)

所以,今天,我要求馬杜羅政權的每個成員:為你們的人民結束這個貧困、飢餓和死亡的噩夢!放走你們的人民吧!讓你們的國家自由吧!現在是所有委內瑞拉愛國者團結一致行動的時候了。(掌聲)沒有什麼比委內瑞拉的未來更好的了。對委內瑞拉自由和民主的重生而言,沒有什麼比另一個俘虜國家——古巴——的未來更好了。(掌聲)

(觀眾歡呼:美國!美國!美國!)

社會主義悲慘的根源是對歷史和人性的完全無知

幾十年來,古巴和委內瑞拉的社會主義獨裁政權以非常腐敗的交易方式相互扶植。委內瑞拉給了古巴石油。作為回報,古巴給了委內瑞拉一個直接由哈瓦那操控的警察國家。(掌聲)

但是現在這是一個非常不同的日子,那些日子結束了。(掌聲)兩個獨裁政權之間的醜陋聯盟正在迅速終結。一個新的未來正在開始。我們所有人都在這個舞台上,外面有成千上萬成千上萬成千上萬的人——你一定要看到——所有人是團結一致的,因為我們了解在委內瑞拉、古巴、尼加拉瓜,和世界各地的社會主義真相。(掌聲)

社會主義承諾繁榮,但卻帶來貧困。

社會主義承諾團結,但卻帶來仇恨,並帶來分裂。社會主義承諾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但它總是回歸到過去的最黑暗的篇章。(這個規律)從來沒有錯過。它總是這樣發生。

社會主義是一種悲慘而不可信的意識形態,其根源在於對歷史和人性的完全無知,這就是為什麼社會主義最終一定會產生暴政,它確實如此。(掌聲)社會主義者宣稱熱愛多樣性,但他們始終堅持的是絕對的一致。

社會主義打著進步的旗號結果只有腐敗

我們知道社會主義不是關於正義,不是關於平等,不是關於提升窮人。社會主義只是關於一件事:統治階級的權力!(掌聲)他們獲得的權力越多,他們渴望的就越多。他們想要管醫療保健,管運輸和金融,管能源、教育,管一切。

他們想要決定誰贏誰輸的權力,決定誰上誰下的權力,決定什麼是真什麼是假的權力,甚至是決定誰生誰死的權力。(掌聲)

簡而言之,今天我們所有人都知道,沒有什麼比社會主義更不民主了。無論在任何地方出現,社會主義都是用進步的旗幟推動,但最終帶來的只有腐敗、剝削和腐朽。

社會主義真正走到盡頭了

今天和我們在一起的還有大衛·斯莫蘭斯基(David Smolansky)。(掌聲)大衛是委內瑞拉歷史上最年輕的市長之一,當時馬杜羅政權將他解職並對他發出逮捕令。大衛逃到了委內瑞拉南部岌岌可危的叢林中。最後,大衛到達巴西,在那裡他得到張開雙臂的歡迎。

今天,大衛以流亡者身份在美國生活,在這裡他繼續為委內瑞拉人民說話。令人傷心的是,大衛是他的家族中逃離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痛苦的第三代人。大衛的祖父母1927年逃離蘇聯,他的父親1970年逃離共產主義古巴。

如大衛所說,“我想從父親和祖父那裡得到的不同就是回到我的國家。”(掌聲)“我的祖父母從未回到基輔……我的父親還沒有回到過哈瓦那。我希望我能(很快)回到委內瑞拉。”(掌聲)大衛,我認為這會發生的。

非常感謝你,大衛!我想這很快就會發生。大衛,你的勇氣是一種激勵。不僅是大衛,這個房間里的很多人,你們經歷了很多,但是你們看到它走到了盡頭。你們是第一次真地看到它走到盡頭了。這是第一次,你們正在看到——因為美國,一個真正偉大的國家,就在你們身後。(掌聲)

(觀眾歡呼:美國!美國!美國!)

美國永遠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 美國聲援所有社會主義受難者

在美國支持委內瑞拉民主的同時,我們重申聲援古巴和尼加拉瓜長期遭受苦難的人民,以及生活在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政權之下的各地人民。

對於那些試圖將社會主義強加於美國的人們,我們再次發出一個非常簡單的信息:美國永遠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掌聲)

我們生而自由,我們保持自由,無論現在還是永遠。(掌聲)

我們知道自由可以在委內瑞拉做什麼,因為我們已經在這裡的多拉市(Doral)看到了未來。

我們知道自由在古巴可以做什麼,因為我們已經在邁阿密這裡看到了未來。(掌聲)

我們知道自由在尼加拉瓜能做些什麼,因為我們已經在這裡的甜水市(Sweetwater)看到了未來。(掌聲)

將出現人類歷史上第一個沒有社會主義的自由半球

很快有一天,在上帝的幫助下,我們將會看到人們在加拉加斯(委內瑞拉首都)、馬那瓜(尼加拉瓜首都)和哈瓦那(古巴首都)願意做什麼。(掌聲)

當委內瑞拉獲得自由,古巴獲得自由,尼加拉瓜獲得自由時,這裡將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自由的半球。(掌聲)

今天能和你們在一起,我感到非常榮幸。今天第一夫人也非常榮幸能和你們在一起。我們正在贏得勝利。我們在各個前線上都在獲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楊曉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