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楊佳再現 安徽黨委副書記帶隊強拆 遭村民捅死

安徽阜陽市臨泉縣公安局周一(25日)發通報,指陶老鄉人大主席兼黨委副書記姜紅偉,於上周六(23日)早上帶隊拆除違規建築時,遭一名53歲周姓男村民連捅數刀受傷,送院搶救後宣告不治。

左圖黑衣男子為鄉副黨委書記姜紅偉,右圖為被強拆戶的母親倒地。(村民提供)

安徽阜陽市臨泉縣一名鄉官在帶隊強拆時,遭一村民連捅數刀死亡。當地村民講述了這一悲劇發生的始末。

據安徽阜陽市臨泉縣公安局周一(25日)的通報,指陶老鄉人大主席兼黨委副書記姜紅偉,於上周六(23日)早上帶隊拆除“違規建築”時,遭一名53歲周姓男村民連捅數刀受傷,姜紅偉經搶救無效死亡。

據臨泉縣政府官方信息顯示,姜紅偉任陶老鄉鄉黨委副書記期間,主要分管黨建、組織、紀檢、扶貧、黨務公開、交通工作。

不交錢就拆房

陶老鄉黃灣行政村大田埂後隊一名周姓村民對大紀元表示,他們在1月27日接到通知,村裡18戶全部要拆,給出的理由是“占河道,違建”。

“什麼賠償都沒有,當時建的時候都交了手續費,有交三千,五千,兩千不等,建了二百平方米的房子,周某的房子住了十年了。”

另一位村民A則透露,早在2009年就規划了他們這片宅基地建房。他們當時建房根據面積向地稅局繳納了相應的費用,平方米面積也由地稅局測量,地稅局開有發票。但鄉政府否認有這回事。

通知下來後,村委會挨家通知,稱不拆房可以,但每戶需繳納三萬元,不交錢就拆房,並且任何文件也不出示。繳費方式是把錢打到指定銀行賬號,匯款單要交給村委會,但沒有任何收據。

隨後的一個月,鄉里村委會每天挨家挨戶遊說:“建房花幾十萬,被拆了怪可惜的,交三萬塊保住幾十萬。”並且威脅稱,“今天再不交錢,明早挖掘機就過來。”

後來迫於鄉政府的強硬態度,2019年2月22日晚間有兩戶村民把錢交了上去。2月23日十點,挖掘機就來了。

當事人被圍毆反殺村官

村民A稱,除了鄉黨委書記周道峰外,其餘鄉幹部全體出動,並且還帶了一些非公職閑散人員,總共將近三十人。

“首先圍堵的是一個陶姓家庭,家裡就(只有)老母、兒媳和兩小孩子。逼問到底交不交錢。母女二人沒辦法只好報了警。但警察來了卻說,這事他們管不了。做個筆錄就草草了事了。”

“警察剛走,挖掘機就來了。鄉幹部推倒老人,把老人往救護車上抬。兒媳因拍攝了此段視頻,手機被搶走。陶家被逼無奈,只好準備去借錢上繳。”

周姓村民稱,被捅死的姜紅偉和馬偉(鄉武裝部長)在那邊,周某斥責他們太野蠻了,給錢就不拆,不給錢就拆掉。那個鄉黨委副書記說“拆了他家就拆你的(周某的)”。

周姓村民說,鄉黨委書記先打了周某,周某被逼急了,才動刀的。事情是在小賣部門口發生的,應該有監控,但是監控都刪除了,他老婆的電話被他們搶走了。

村民A稱,周某被打後拿了把殺豬刀倒追起三人。三人撒腿就跑,副書記不慎跌倒,被周某連扎幾刀,馬偉與另一人則跑掉了。隨後警察趕到,周某棄刀自首。

村民還稱,死人了,鄉里幹部都傻眼了,趕緊把前一天兩戶村民上繳的錢又退了回去,但臨走時放了話:“你們大田埂的房子一戶都保不住,交錢也沒用了。”

陶老鄉強拆惹民怨

據悉,陶老鄉強拆問題已經存在多時。《新京報》報導,2017年5月,曾有人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上反映“陶老鄉強拆問題”,其中寫道:“陶老鄉政府僅靠一個公告就將該村一百多戶村民的房屋認定為違建,要求予以強拆,而且在和村民的談判過程中隻字不提公告所說的安置措施,也不按照公告要求和村民簽訂任何書面補償文件,強制要求村民先搬離自己居住了十多年的房屋,村民對此不服。”

當時,阜陽市當局辦公室回復稱,臨泉縣陶老鄉按照全市“五大專項”行動中拆違拆舊專項行動要求,集中力量對道路沿線、河道沿線違章建築物、危房、舊房進行拆除。由於所拆建築物均為沿河道建房的違章建築,一律零補償拆除。若有不清楚地方請與陶老鄉政府聯繫。聯繫人正是此次被捅死的姜紅偉。

中共官員被抗暴村民殺死,總是在大陸網路上引發熱議,不少網民為抗暴村民發聲,也有很多人列舉自己所經歷或者看到的類似強拆悲劇。

靳來財:“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

長弓滅曰:“若非走投無路,誰願意以命相搏。請你心記住:這並不可恥。”

落日孤城201603:“你硬要搞掉人家命根子,人家就跟你玩命…..強拆該停下來了。”

舒心3924:“有什麼好說的,人家明知殺人償命,實際上也沒打算活著,就為爭囗氣!”

阿甘哥:“我只能說當我家遭遇強拆財產損失幾十萬時(我不敢動手),他敢於拔刀自衛,他比我強!他是爺們!”

比特幣今日:“我就在阜陽市,去年10月份拆除違章建築,把我們小店後面的一個搭建了10年以上的房間拆除,沒有任何賠償,通知到拆除只給3天時間,敢怒不敢言……”

youyou–olivia:“真的,在農村鄉鎮基層的這些事情沒停止過發生。因為我哥哥就是這樣去世的,永遠都停在了最好的年華28歲,情況比這個惡劣許多。”

四川資中訪民雷文君被尋釁滋事罪:“不是村民出事就是鄉幹部出事。當地違建強佔我們家曬壩,我媽不從。我媽媽被惡霸打致昏厥,醫院躺了一個月,惡霸以及幕後主使依舊逍遙法外。而我媽媽已經被羈押了100天了。天理何在啊!”

老家在沂蒙:“說件發生在身邊的事:山東省費縣下店子村老志願軍閆金山,困守自己的住宅兩年。飲水被斷自己挖井,用電過年時被切斷,自己接。出行道路在23日被強行挖斷,期間起了肢體衝突,將老人推到了溝里。只因老人舉報村書記和村黨委貪腐,舉報多年兩位村官依然橫行鄉里。老人若還有在上甘嶺時的裝備結果會怎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記者顧曉華、凌雲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