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周強再引關注!中共最高法院發布白皮書 周強未露面

中共最高法院27日發布白皮書,被指控涉嫌干預「陝北千億礦權案」的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並未現身發布會,立即引發外界的關注。

2月27日,中共最高法院發布白皮書時,涉嫌干預“陝北千億礦權案”、處於輿論漩渦的高院院長周強未露面。圖為周強資料圖。 

中共最高法院27日發布白皮書,被指控涉嫌干預“陝北千億礦權案”的最高法院院長周強,並未現身發布會,立即引發外界的關注。

2月27日,中共最高法院(高院)發布“法院第五個五年改革綱要(2019—2023)”及中共“法院的司法改革(2013—2018)”白皮書。

白皮書稱,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規定,高院分別制定領導幹部、司法機關內部人員干預過問案件的記錄和責任追究實施辦法。

白皮書還稱,中共各級法庭普遍建立“誰審理,誰裁判,誰負責”的辦案責任制,基本取消案件層層請示、逐級審批。合議庭或者法官獨任審理案件形成的裁判文書,經合議庭組成人員或者獨任法官簽署即可印發等。

當天發布會由中共高院新聞發言人林文學主持,高院副院長李少平、高院司改辦主任胡仕浩出席了發布會,而處於輿論漩渦的高院院長周強並沒有露面。

周強被指非法干預千億礦權案

中共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去年底連續爆料稱,高院有“內鬼”,2016年11月就竊取了“陝北千億礦權案”正副卷宗,崔永元點名周強幹預操縱了此案。

高院承辦該案的法官王林清也“自拍”三個視頻,詳述了該案卷宗在其辦公室離奇丟失的過程:他報告給周強後,對方並不著急,也沒有安排追查;高院調閱新安裝在他辦公室的兩個攝像頭時,兩個攝像頭同時離奇壞了。

王林清還多次指周強非法干預了案件,如合議庭一致的礦權歸屬意見被周強指示“要發回重審”等。周強幹預此案的行為違反了高院出台的“誰審理,誰裁判,誰負責”的辦案責任制。

周強涉嫌干預“陝北千億礦權案”的醜聞被曝光後,立即引發輿論嘩然,海外中文媒體紛紛披露中共的司法黑暗。

1月8日,中共政法委、紀委國監委、最高檢、公安部等機構成立聯合調查組介入調查。

王林清實名舉報周強

調查期間,千億礦權案的原告、凱奇萊法定代表人趙發琦2月18日連發數條推特,披露了王林清去年撰寫的長達23頁的控告周強的舉報信。

舉報信說,周強院長指使院、廳領導銷毀干預該案,公然盜走正在審理中的案件卷宗,並偽造了全套案卷,炮製出中國司法版的“水門事件”。

舉報信說,2016年3月,王林清和其他法官決定趙發琦應當獲得探礦權時,卻遭到高院審判委員會副部級專職委員杜萬華阻撓,稱周強要求改判、解除趙發琦的合約,被王林清等人拒絕。

王林清在舉報信中說:“我做夢也沒想到,他們如此膽大包天,手段如此陰險狠毒,直接釜底抽薪地把案卷給偷盜了。”

此案二審於2017年12月16日宣判,民營企業家趙發琦勝訴,國企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敗訴。

但舉報信披露,陝西高院剛剛開始執行時,中共高院便主動提出了“本案判決沒有執行內容”的報告。周強批示後,高院執行局隨後通知了陝西高院執行局。終審判決至今一直未被執行。

王林清指出,一場達12年之久的糾紛,在“勝訴”的名義下被司法裁判者的上司以嫻熟高超的技巧化成了一紙空文。

更令外界大跌眼鏡的是,由政法委牽頭的聯合調查組2月22日公布的調查結果。調查宣稱,卷宗被盜是王林清監守自盜;並稱由崔永元幫王林清錄製的視頻涉嫌外泄“國家秘密”。

同時,失蹤多天的王林清也罕見地在中共央視上露面“認罪”。

卷宗丟失案案情陡然“大逆轉”,及高院法官王林清在央視“認罪”,再次引起輿論嘩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頓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