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今天要翻版?大清軍演為何沒能嚇住小日本?

每到王朝末年,統治者往往只能通過變本加厲的窮兵黷武和頻繁的軍演來掩蓋自己色厲內荏的本質。然而,一個國家,如果教育、醫療、軍隊等領域都出現貪污腐敗的話,那麼這個國家基本就沒得救了。

每到王朝末年,統治者往往只能通過變本加厲的窮兵黷武和頻繁的軍演來掩蓋自己色厲內荏的本質。

李鴻章主政北洋期間,就曾導演過這樣一出轟轟烈烈的鬧劇。大清統治集團本想藉此次大規模軍演達到兩個目的:一來想震懾震懾國內蠢蠢欲動的屁民;二來想嚇唬嚇唬急欲挑釁的日本。不曾想這反倒激發了日本人的鬥志,反而加快了大清滅亡的節奏。大清的那堆破銅爛鐵,用來對付國內手無寸鐵的屁民倒是能信心滿滿,可是要想叫板現代化一流的大日本海軍,那可就難免差強人意、自不量力啦!

大清軍演最精彩的一節,莫過於定遠主力艦發射的三枚炮彈全部命中靶艦——實際上卻是在缺乏炮彈的情況下,水師提督丁汝昌花錢收買“肉盾”點燃引爆埋在船上炸藥後的結果——當然,當時的日本駐華使節並不明白中國人居然連這個也能造假,直嚇得目瞪口呆,回去後立即將這一驚人的消息報告給了裕仁天皇。結果,日本天皇與皇后帶頭節衣縮食,日本國民紛紛捐款捐物,從大英帝國購買了航速和炮彈發射速率皆遠遠超過北洋主力艦的最新式炮艦吉野號……

大清軍演為何沒能嚇住小日本?大約基於以下三點原因。

一、大清建立在民窮國空家族富的基礎之上的腐爛體制怎麼能與蒸蒸日上、後續發力的日本後現代化體制相比?

大清的GDP天下第一,然而這又有什麼用?當全國所有的財富最終都被貪腐家族搜刮進自己的腰包時,難道你還能指望他們將吃進去的再吐出來——用於民生開支與國防建設?再加上老慈禧治國的首要方針是面子第一——寧要面子不要里子——寧肯為了個人六十大壽花費三千萬兩雪花銀去修建頤和園也不願花費一兩銀子去添置艦炮,如此集中一切力量辦大事的所謂舉國體制,與每花一分納稅人錢都必須經過國會批准的日本體制相比,豈是同一個重量級別?又豈可同日而語?

二、北洋水師直至覆滅也沒有搞清楚自己到底為誰而戰,明顯缺乏上下一心的鬥志。

甲午戰爭中,北洋軍隊究竟為誰而戰?是為了老慈禧還是為了李鴻章?是為了大清國還是為了八旗勛貴?如果說北洋軍隊是為了老慈禧而戰,那為何給他們發餉的卻是李鴻章大帥?如果說北洋軍隊是為了大清國而戰,那麼為何他們在家中的妻兒老小卻要遭受八旗勛貴肆無忌憚的盤剝與蹂躪?一支不知為誰而戰的軍隊,能形成有效的戰鬥力去主動挑釁一支為家國而戰、為個人尊嚴幸福而戰的軍隊嗎?這不是自尋短見在作死嗎?

三、北洋軍隊內部貪腐之風盛行,軍紀頹廢,無法形成有效戰鬥力。

一個國家,如果教育、醫療、軍隊等領域都出現貪污腐敗的話,那麼這個國家基本就沒得救了。北洋軍需官黃瑞蘭將用於購買炮彈的資金貪污後,竟然用石頭代替炮彈封箱入庫;定遠主力旗艦上的大炮居然只有三枚炮彈;定遠號管帶劉步蟾帶頭吸食鴉片;濟遠號管帶方伯謙無視軍紀私自離艦上岸納妾尋歡作樂、戰時貪生怕死掉頭逃跑……如此種種,這樣的軍隊也能形成有效的戰鬥力——居然還好意思天天叫嚷著要去挑戰軍紀嚴明、軍人素質達到世界第一的小日本?豈不令人笑掉大牙!

1894年,英國海軍軍官壽爾訪問福建水師學堂,其觀察結論是:“他們是虛弱孱小的角色,一點精神或雄心也沒有,在某種程度上有些巾幗氣味……下完課,他們只是各處走走發獃,或是做他們的功課,從來不運動,而且不懂得娛樂。大體來說,在佛龕里被供著,要比在海上警戒,更適合他們!”

從里子里往外腐爛的大清,明明無力再戰,卻偏要擺出一副捨我其誰、能征善戰的樣子,結果自然是自取其辱——僅甲午一役,就打得它顯出了原形啦!

一百多年過去了,當日本已經能分分鐘造出精確制導的核彈與大型核動力航母的時候,我們連飛機發動機和航母攔阻索都造不出來,卻整天鼓動一幫腦殘叫嚷著要收復這島那島,請問,你拿什麼去收復?用嘴炮、水炮還是某某台的小鋼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