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明降暗增?中共2019大減稅 業界擔憂

日前中共在兩會作政府工作報告,發布了對製造業和小微企業及個人的一些減稅政策,黨媒稱之為前所未有的減稅降費“大紅包”,不過經濟學者和企業家們則憂心,這是中共對企業和個人又一輪明降暗增的“大收割”。

3月5日,中共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重點降低製造業和小微企業稅收負擔,深化增值稅改革,並稱2019年將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大陸媒體稱2萬億減稅降費力度空前。

“減稅”越多稅負越重

根據中共報告,這2萬億元減稅降費政策主要集中在增值稅、小微企業、個稅減稅和社保費降費。

其中,增值稅減稅力度最大,具體看,將製造業等行業現行16%的稅率降至13%,將交通運輸業、建築業等行業現行10%的稅率降至9%,另外,6%一檔的稅率保持不變。

不過,一些分析師和企業對於中共政府前所未有的減稅力度,反而更加憂心,因為實踐中,中共的減稅力度跟實際稅負向來是成正比。

根據天風證券的分析,16%稅檔下調3個百分點,可減稅6684億元;10%檔下調1個百分點,預計減稅1780億。由此推算,中共2019年增值稅減稅規模預計有8464億元。若不減稅的話,按照年增長8%測算,2019年增值稅收入6.64萬億。

稅收是中共維持生存的最重要命脈,其中增值稅是第一大稅種,去年收入佔到稅收收入的40%、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三分之一。

在中共體制下,稅收收入跟GDP增長目標一樣,基本上都是由中共“神奇地”預先制定出來。因此,如果政府其它收支不變,對於減稅政策導致的收入損失,中共要麼是增大赤字來吸收損失,要麼是通過加強稅收征管(制訂更高的徵收目標)、在實踐中增加稅收,來抵消減稅政策的影響。

按照中共政府工作報告,2019年赤字2.76萬億元,比2018年增加3800億元,這意味著在增值稅上,中共實踐中可能只會少徵收3800億元(等同赤字增幅)。也就是說,2019年中共的增值稅收入至少會有6.26(6.64-0.38)萬億元,會比2018年增長2%。

再考慮到消費不振、國際貿易和土地市場都在下滑等情形,大概率會導致消費稅、關稅和土地出讓收入大幅減少。最終結果,中共更可能是在增值稅和所得稅上做文章,實施強征管來增加收入,即企業和民眾的增值稅、所得稅實際稅負會大增。

由此可知,無論中共如何減稅、力度如何空前,中共的稅收只會是只增不減。中共去年的減稅政策和財政收入已證明了這一點。

2018年中共推出了超過1萬億元減稅降費政策,包括將製造業增值稅稅率從17%下調一個百分點,同時給小微企業和個人所得減稅。黨媒稱,全年減負1.3萬億元以上。

但減稅的結果是:2018年稅收收入15.6萬億元,同比增長8.3%;其中,國內增值稅6.15萬億元,同比增長9.1%。企業所得稅3.5萬億元,同比增長10%,個人所得稅1.4萬億元,同比增長15.9%。

2018年中共的減稅力度才萬億元規模,稅收增幅就接近10%。如今2019年減稅規模高達2萬億,難以預測實際稅負會增長到多重。也難怪自媒體“財經真相”在分析中共2019減稅時,大陸企業家們紛紛留言說“現在企業聽說減稅都瑟瑟發抖”。

中國的企業家們早已認清,中共發布的任何稅收優惠都是虛假的口號;實際稅負是增還是減,關鍵得看中共的生存和貪腐需求;現實中,就是中共所制定的稅收目標到底有多高,是否會推行強征管。

2019降低社保負擔?

中共針對小微企業和民眾的降費政策,亦是如此。

中共報告稱要降低企業社保繳費負擔:從今年5月1日起,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各地可降至16%;同時要求在稅務全面征管社保過程中,不得採取增加小微企業實際繳費負擔的做法,不得自行對歷史欠費進行集中清繳。

不過,中共並未收回或改變“社保改由稅務徵收”的征管政策;而社保費不但是中國民眾身上的重負,更是絕大多數小微企業邁不過去的死關。

據中共數據,2017年中國人(城鎮職工)社保費率高達工資的37.25%,世界銀行認為中國人的社保負擔全球第二重。

另據對中共統計局數據的分析,2017年中國人的社保繳費依據37.25%的費率應為9.3萬億元,實際徵收6.6萬億元。這意味著,如果改由稅務全面徵收,中國企業和個人會被多征繳至少2.7萬億元。

中共如果真的不想給小微企業和中國民眾增加負擔,可以直接降低繳費率,或者至少維持現狀、不改為稅務征管。

但中共的降費“大紅包”顯然只是畫餅,只要求現階段穩定小微企業的稅負,而且這個“穩定”也只是迫於現狀的穩定。中共國家稅務總局副局長孫瑞標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表示:“稅務征管社保費正在階段性進行,由於條件不成熟,企業養老保險尚未移交給稅務。”

中共的2019降低社保負擔政策,如果被翻譯成現實大白話,應該是:由於征管移交工作的複雜和繁重(正在階段性進行),現在各地稅務局還沒法全面徵收養老保險等社保費(條件不成熟);等到條件成熟了,各地稅務局就能從企業和百姓錢包中,再榨出數萬億。

至於說“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降至16%”,連畫餅充饑都不算,因為中共政策只是要求各地可以下調,換言之,各地也可以不下調。

德國之聲報導,經濟學專家沈凌則認為這次“減稅降費”是為了平息過去一年,政府承諾減稅卻沒有得到落實所引發的民怨。他認為,政府減了一些稅,但增加了更多債務,是把負擔延到未來。

一些中國網民在推特上留言說,“我做的建材行當。以前四個點的發票,現在都要十個點了”,“名義上是降了,但是實際企業的稅負降了沒有呢?地方指標稅負能降?”,“看來大家對中國政府減稅的看法一致,無論它怎麼說,最後稅收都是大幅增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何堅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