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清華批鬥王光美的一個細節

讀到《炎黃春秋》2013年第3期蒯大富口述、米鶴都整理的《清華批鬥王光美始末》,很高興,我覺得蒯大富講的是比較實事求是的,通過這篇文章,使我進一步了解了清華文革的很多不知道的情況,我感謝口述人和整理者。但文章最後談到“二次批鬥王光美”,文字很簡略,不到1000字,很多情況沒談到——蒯大富可能不知道。我當時在中央文革小組辦事組工作,作為一個見證人,當對這次侮辱性批鬥王光美的內情做些披露,以恢復歷史的真相和本來面貌。

王光美以國家主席夫人的身份,於1963年夏天第一次陪同劉少奇訪問東南亞幾國,這作為國家外事活動,是很正常的。出國要路過上海,在一次舞會上,王光美見到毛主席,問他給在上海的江青帶不帶信。毛主席托她給江青帶去一封信。在上海江青幾次約見王光美,除了談文藝界的這種或那種情況外,還就她出國著裝提出建議。王光美沒有接受江青的意見,出國訪問時還是按自己的意願和國際禮儀變換服裝。從後來發生的事情看,對此,江青是十分不滿的。

文化大革命中,江青以中央文革小組第一副組長的身份呼風喚雨,對她過去的“仇人”或不滿的人一一實行報復,王光美的遭遇就是江青報復的一例。

1967年4月初,我對清華大學策劃批鬥王光美等人的大會,事前毫無所知。就在這個會召開前兩三天的一個深夜,中央文革小組碰頭會剛剛開完,江青把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王力、關鋒叫到釣魚台11樓她的住處。不一會兒王力和關鋒回到16樓辦事組住地,他們把我叫到小會議室,向我布置一項緊急任務,並要我立即執行——而這時已經是午夜了。

關鋒向我交代說:聽說,最近幾天,清華要召開批鬥王光美的大會,清華的造反派學生要在批鬥會上給王光美戴什麼木製的一串項鏈,這樣不太好,要講政策嘛!你現在馬上去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總部傳達我們的意見:王光美前幾年出國訪問時,不是穿著漂亮服裝嗎?為什麼不可以叫她穿上出國時穿的旗袍,戴上草帽和珍珠項鏈參加批鬥會呢?這正好還她以本來面貌!你去傳達這個意見,盡量說服他們不要戴木頭制的項鏈,叫王光美穿上出國時的那套行頭參加批鬥會。關鋒強調:跟他們傳達這個意見時,不要說這是誰的意見,我們只是給他們提出建議,叫他們以自己的名義提出來。關鋒接著說:這件事不能叫蒯大富來辦,他不大聽招呼,辦事也不牢靠。他對王力說,清華大學井岡山勤務組的潘某某,這個女青年很注意掌握政策,辦事又認真負責,通過她向井岡山總部提出來比較好。王力點頭。關鋒對我說,你馬上就去清華找小潘,這件事要注意保密。

關鋒急如星火,叫我馬上去清華,這時已經是凌晨兩點左右了。我只能照辦,立即要車去了清華。深夜的清華大學校園一片寂靜,空無一人,學生都在宿舍熟睡,去哪兒找小潘?我又不知道宿舍在何處。為難時正好發現了一間亮著燈的屋子,找到幾個學生,讓他們把我帶到井岡山總部辦公室,又由辦公室值班的同學到女生宿舍找來了小潘,我告訴她有緊急事對她講。小潘把我帶到另一個小辦公室,我原原本本地向她傳達了關鋒的話,但我沒說關鋒的名字,當時也沒有別人在場。小潘認識我,知道我是中央文革辦事組的。她一再向我解釋:我們總部並沒有主張給王光美戴木製的項鏈,我們是把乒乓球串起來做成的“項鏈”,這並不重,不會傷著她。我再三叮囑她,向總部勤務組提出讓王光美穿出國服裝問題,千萬不要說這是中央文革的意見,就以她個人的名義提出。小潘表示一定照辦,並答應保密。

第二天上午,小潘給我打來電話,她說井岡山兵團總部同意了她的提議,但王光美的衣服在她家裡,怎麼才能取出來呢?我去問關鋒,關鋒說,王光美家裡的東西需要周總理批准才能取,他讓小潘直接去請示周總理。

就在當天晚上,周總理和中央文革小組成員在人民大會堂安徽廳開會,接見某省兩派代表。會前,周總理和部分中央文革小組成員已經先到,在安徽廳旁邊的休息室等候開會。事先我與小潘約好,叫她當晚到人民大會堂找周總理。小潘按時到後,我叫辦事組會務組的周占凱把小潘帶到休息廳。

小潘到休息室找到周總理,提出要在清華大學開的批鬥會上給王光美穿出國的服裝和配飾,當然也說了幾條理由,如群眾的要求,不算武鬥,還“她本來面貌”之類。周總理開始時不贊成這麼做,認為用這種方式讓她參加批鬥會不好。小潘一再申明這是群眾的“要求”,堅持要給王光美穿出國的衣服。在場的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紛紛表示支持這個“要求”,周總理無奈,只好同意讓小潘等人去王光美家取她出國時穿的衣服和行頭。周總理最後說:“你們一定要堅持給她穿,能給她穿上就穿吧!”

江青的這一手十分陰險,把她的報復行動經過周總理同意合法化了。江青對她自己的小兒科把戲很得意,開批鬥會那天一大早她的女兒蕭力(李訥)就出現在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總部;江青還指使新聞電影製片廠派人去現場拍攝批鬥王光美等人的新聞紀錄片。同時,在批鬥會那天江青還要她身邊的工作人員去看看。我們辦事組只好派車把她的警衛員、護士和服務員等四五個人送到清華去看熱鬧。我隨著江青工作人員一起去了清華,也想看看給王光美穿出國服裝落實的情況。當我們到達清華時,批鬥大會已經開始,30多萬人的會場我們這些人也進不去,只能在會場後邊的空場,看了一會。果然王光美出場時兩個紅衛兵扭著王光美的雙臂,穿著緊身的旗袍,戴著洋草帽,掛著乒乓球製作的項鏈,並強迫她做“噴氣式”接受群眾批鬥。

關鋒叫我找小潘傳達這個“主意”時,沒有提到江青,只強調說:“不要說這是誰的意見。”但我推測這是江青的主意,大概不會錯,理由是:

一、王力、關鋒是從江青那裡回來後馬上向我交代任務的,而且急如星火,不能隔夜,要連夜辦妥。

二、據我的觀察和了解,以王力、關鋒在中央文革小組中的地位,他們沒有這個膽量幹這種事,因為這是對國家主席夫人採取醜化和侮辱行動;如果頂頭上司江青或陳伯達有不同意見他們承擔不了;別說王力、關鋒,就是陳伯達當時也不敢獨自出這個主意。不言而喻,王力、關鋒是奉命傳達江青的黑指示。

三、蕭力在批鬥會召開那天一大早就去了清華,這時她已經從中央文革辦事組調解放軍報社工作了,她去清華顯然是領受了她媽媽江青的旨意。

四、江青指示她身邊的工作人員去清華大學看批鬥王光美的熱鬧,這不正反映了她的陰暗心理嗎!?

五、江青沒去參加批鬥會,可就在當天晚上迫不及待地在釣魚台17樓放映廳看了批鬥會現場紀錄片。

基於以上幾個理由,我斷定醜化和侮辱王光美的陰謀出自江青。

還有一個旁證,這就是1967年給江青擔任機要秘書的閻長貴,在關鋒生前,曾就這件事問過關鋒。閻長貴問:“批鬥王光美時給她穿上出國服裝是不是江青的主意?”關鋒不好意思而又含含糊糊地說:“可能吧!”關鋒雖然閃爍其詞,隱去了他布置的情節,但他實際上是承認了這件事是江青的主意的。

這裡順便說一下,同我一樣,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勤務員小潘是這件事情的執行者。小潘當時僅是個20歲左右的學生,文革開始時,曾和蒯大富等一起造過工作組的反,後來被選為勤務組成員。小潘多次參加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的接見,在會上的發言很“得體”,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特別是關鋒很欣賞她,認為她講道理,處理問題踏實,關鋒之所以把這件事交給小潘去辦,而不交給蒯大富,就是出於這樣的考慮。小潘在清華大學井岡山兵團勤務組會上就是以她個人名義提出給王光美穿出國服裝的,一直沒有透露是中央文革小組的授意,甚至連蒯大富也蒙在鼓裡——據說,不久前蒯大富還認為這是小潘的主意。在這件事情上小潘沒有什麼責任,她不過和我一樣是那個瘋狂、邪惡年代的受蒙蔽者而已。

附記:這件事,我作為江青、關鋒旨意的傳達者,應當說是“罪責難逃”。說句良心話,就在我傳達指示的當時,也並不認為江青用這個辦法報復王光美是正當的,至少是不符合“對敵鬥爭”的政策;在那種形勢下,我所處的地位,只能是“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在執行中加深理解”,正因為我認為江青的這個作為不符合毛澤東思想,所以,當我在農場“勞動改造”的時候,聽到河北省衡水地委傳達粉碎“四人幫”的文件後,一個星期內我寫了揭發江青通過關鋒醜化王光美的內幕,當時只能揭發江青違反毛澤東的“對敵鬥爭”政策對王光美人身醜化。因為當時王光美仍在秦城監獄關押,劉少奇“叛徒、內奸、工賊”的帽子還戴著。這封揭發信是通過冀衡農場的總支送到衡水地委組織部轉交當時以華國鋒為首的黨中央的。時間大概是1976年10月末。

(作者為原中央文革小組辦事組組長)

《炎黃春秋》2013年第5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炎黃春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