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谷卓恆爆料習近平崔永元 周強大讚司法 高院又現丟卷案 習近平崔永元是什麼關係?

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日前在中共兩會上作工作報告,大讚中共法制進步。「最高法卷宗失竊案」餘音尚存,天津高院又現丟卷案。709維權律師王全璋的辯護律師藺其磊,被告知法院電腦網路中並沒有該案的卷宗。 藺其磊就此提出警告說,如果是這樣,天津高級法院最終將接受歷史的審判!周強未現身部長通道 ,而崔永元高調在琉璃廠亮相,評論員文昭分析,在海外聲稱要爆料的谷卓恆,在威脅要爆習近平家族料的同時,最近集中打擊的反而是崔永元,讓人覺得崔永元和習近平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繫。

王林清(左一)和崔永元(左二)曝光最高法卷宗失蹤案,令周強(右)再次臭名遠揚。

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日前在中共兩會上作工作報告,大讚中共法制進步。“最高法卷宗失竊案”餘音尚存,天津高院又現丟卷案。709維權律師王全璋的辯護律師藺其磊,被告知法院電腦網路中並沒有該案的卷宗。 藺其磊就此提出警告說,如果是這樣,天津高級法院最終將接受歷史的審判!周強未現身部長通道 ,而崔永元高調在琉璃廠亮相,評論員文昭分析,在海外聲稱要爆料的谷卓恆,在威脅要爆習近平家族料的同時,最近集中打擊的反而是崔永元,讓人覺得崔永元和習近平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繫。

周強兩會大讚中共司法;美媒:王林清案反映不同狀況

美國之音3月12日報導,3月12日,在中共兩會上長達40分鐘的報告中,周強對中共這個基本上是橡皮圖章的立法機構的近3000名代表說,中共各級法院全面落實合法性,疑罪從無和非法證據排除的原則。

他說,過去一年再審改判刑事案件1812件,糾正10件重大冤錯案件。周強說,中國各級法院2018年審結超過2500萬個案件。他說:“完善冤假錯案防範糾正機制,嚴格落實非法證據排除規則。”

但人權律師劉曉原表示,中國大多數冤錯案件被糾正是採取的自下而上的模式:受害人或他們的家屬多次上訴,其中有些人甚至採取極端的措施來吸引媒體的關注,讓他們的案件曝光在大眾之下,否則就沒有被重新審理的機會。

劉曉原說:“有些人被冤以後,服刑去了,他自己不訴訟,家屬也不訴訟,也不喊冤,那麼,最高法也好、最高檢也好,你發現這個案件是有問題的,能夠重新啟動法律程序,對這個案件進行審查,發現錯誤,改過來,這才是真正的一個平反冤假錯案。”

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原告趙發琦現在失蹤了,讓外界對周強所言根本無法相信。

紐約時報》3月11日報導稱,曾經引發中國社會廣泛關注的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原告趙發琦現在失蹤了。自從有關這起礦權案的卷宗在最高法院丟失的事件發生大反轉後,趙發琦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他似乎已經躲了起來,或已被官方拘留。

這個結局似乎表明,“就在中國共產黨控制的立法機構在北京召開年度大會之際,當局似乎已做出決定,趙發琦這樣的投資者意味著麻煩。”官方正試圖“抹去他的故事”。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王林清、崔永元利用網路爆料,矛頭直指副國級的周強,明顯背後有非常強大的政治後台。如果黨內高層一派可以假借民間之手用爆料方式扳倒一名副國級的官員,這種做法勢必引起高層官員人人自危。

胡平說,所以各派聯手起來反對,迫使幕後支持崔永元的勢力不得不做出讓步,最後導演這齣劇情大逆轉的大戲。

文昭:崔永元和習近平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繫

時事評論人士文昭在自媒體節目中表示,在海外聲稱要爆料的谷卓恆(香港成報的董事局主席),在威脅要爆習近平家族料的同時,最近集中打擊的反而是崔永元。

谷卓恆前天在推特上發表的消息是指責崔永元捲入上海快鹿集團的集資詐騙案,說“永元品牌管理公司”、“永元影業公司”等一系列以崔永元冠名的企業,都由“快鹿集資詐騙案”的涉案人在運作。這方面的資料有人在“豆瓣網”上也貼了出來大家可以去查。

文昭認為,通過谷卓恆的爆料反而是讓人覺得崔永元和和習近平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繫,也許會讓一些朋友更加傾向於推測崔永元所說的超強硬的後台就是習近平吧。

能在中央政法委和中紀委組成的聯合調查組給案件定調的情況下,崔永元能安然無事,還能微博發聲、肉身亮相;反而是周強得夾起尾巴做人,迴避和崔永元同一時間亮相搶了注意力,那說明崔永元的後台最起碼不低於中央政法委和中紀委的級別吧。

天津法院再現丟卷案?王全璋案離奇“失蹤”

中共“最高法卷宗失竊案”餘音尚存,天津法院又現丟卷案。

日前,709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及他的二審辯護律師,到天津最高法院查詢王全璋案現狀,卻被告知法院電腦網路中並沒有該案的卷宗。

圖片:2019年3月11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左)和王全璋的二審辯護人藺其磊律師(右)、709家屬王峭玲(中)來到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訴訟服務中心。(推特圖片/@709liwenzu)

圖片:2019年3月11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左)和王全璋的二審辯護人藺其磊律師(右)、709家屬王峭玲(中)來到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訴訟服務中心。(推特圖片/@709liwenzu)

3月11日,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和709律師家屬王峭嶺,及王全璋二審辯護律師藺其磊,一同前往天津高級法院訴訟服務中心,查詢王全璋案的卷宗,看他是否上訴。

據藺其磊律師在網上披露,當天,天津高院的電腦網路里查不到王全璋的案件,法警建議他們半個月或一個月之後,拿著一審法律文書來繼續查詢。

他在隨後一個推文中評論道:“一個堂堂高級法院,竟然連一個程序問題都不敢給律師和家屬釋明。所謂的依法治國,所謂的司法獨立都是浮雲啊。”

針對王全璋案卷在天津高院電腦系統里離奇“失蹤”一事,旅居美國的著名中國維權人士陳光誠對自由亞洲表示,“不管王全璋上訴了還是沒有上訴,中共的電腦網裡不可能沒有王全璋律師的信息,這是不符合常規的。”

“王全璋律師被中共關押這麼多年,外界那麼多人都在關注他的案事,天津高院居然找不到他的信息?這從什麼角度來講都是無法向世人交代的。”

藺其磊律師在網上發文說,從天津高院查不到王全璋案件來看,說明王全璋沒有上訴。但他認為,這不大可能。

他猜測,天津高級法院或許是在故意隱藏王全璋的二審程序,拒絕家屬和辯護律師的知情權和辯護權,繼續把王全璋案辦成一個“秘密的、非法的”審判。

另外,陳光誠表示,中共有可能是以假名關押王全璋,“從這件事也能非常清楚地看到,中共這個系統實際上還不如黑社會。就別說法制了,它連最起碼的固定規則都沒有。我甚至懷疑,中共可能在用一些不法的手段,例如像用假名字來關押著王全璋等。而那些法警的職位不夠高,因此不知道有關的信息。”

中共一直想利用王全璋案威懾社會,想迫使王全璋認罪。不過,陳光誠認為,“如果王全璋認罪了,中共早就會逼他上央視,而他沒有出現在央視上這點說明,中共在這點上失敗了。”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