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表態川習會有2種協議 就業惡化 北京上海尤其嚴重 大放水養灰犀牛飲鴆止渴

 

美國總統川普

早前瘋傳的3月底川習會最終泡湯,美國總統唐川普周三13日針對中美貿易談判表示,他能接受的最後協議有兩種。四位經濟學家上周聯合撰寫的一篇論文分析,中共誇大GDP數據的政治目的。國際著名獵頭公司萬寶盛華調查顯示:中國就業狀況持續惡化,北京上海尤其嚴重。英媒報道,中國的失業率可能達到官方數字的3倍,也就是10%以上。13日,滬深交易所上周窗口指導放鬆了城投公司發行公司債的申報條件,這樣將導致城投債的規模繼續飆升。美國經濟分析人士秦鵬認為,無異於飲鴆止渴。

美國總統川普周三(3月13日)針對中美貿易談判表示,他能接受的最後協議有兩種。

川普在白宮接受採訪時說,“我們可以完成一份完整的協議並簽字”,或者在協商的最後,有一份“接近完成的協議”,“留下一些末尾問題等待協商”。他表示,“這是我所希望的,但這不會對(最終結果)有太多影響”。

川普當天還告訴記者,他知道習近平主席正在擔心他會因無法達成協議中途離場,而這的確可能發生。

“習近平主席認為,當我認為不應有協議時,我是一個會退場的人,你知道,這種情況總是有可能發生”,他說。

美媒“國家利益”評論人士,RealityChek博主阿蘭·圖諾森(Alan Tonelson)說,有時川普與官員們強調對協議很樂觀,有時白宮官員們釋放出談判艱難的信息,有的時候則是混合信息。“儘管難以解讀,它仍然可以非常有效和徹底的影響美中協商進程”。

經濟學家:中共誇大GDP數據的政治目的

華爾街日報》3月13日報道,四位研究中國經濟的專家上周發表的一篇論文認為,中國自2008年以來的實際年經濟增速比公布的數字低約1.7個百分點。換句話說,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程度比官方宣布的更為嚴重。

這四位專家是來自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的謝長泰(Chang-Tai Hsieh)、香港中文大學的宋錚、Wei Chen和Xilu Chen。

四位經濟學家表示,中共國家統計局從2008年開始顯著高估了GDP增長數據。

謝長泰認為,在2008年全球經濟崩潰時,中共推出了一項規模龐大的開支和貸款計劃,避免了國內經濟出現嚴重滑坡。當時中共面臨政治壓力,統計局需要通過GDP增長數據來展示中國經濟的強勁實力。

例如,中共官方公布的2009年GDP增速為9.4%,這四位經濟學家研究得出的實際增長率為8%。

報告還發現,中共國家統計局並沒有統計到投資減少的情況

謝長泰解釋說,中共梳理經濟數據的官員經常會屈從於實權在握的省長或省委書記。在中共官場上,省長或省委書記的政績是以促進經濟增長和投資的能力來評判的。

在經濟下滑壓力不斷增加的背景下,許多企業盈利減少,裁員行動正在進行,但目前中共官方的失業率數據仍為5%以下。而且中國從2002年到2017年整整16年間公布的失業率數字,永遠在3.9%到4.3%間,使外界難以信服。

萬寶盛華:中國就業狀況仍持續惡化;北京上海尤其嚴重

據《CNBC》報導,國際著名獵頭公司萬寶盛華(ManPower)12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接受調查的4209間中國企業中,只有6%企業預計會在4月至6月增加招聘人數,是2017年第3季以來最低的數字;對於「是否增加招聘人數」回答「不確定」的企業也從上1季調查的19%大幅躍升到43%;萬寶盛華在報告中表示,中國今年第2季整體就業環境「保守」。

調查顯示,雖然中國企業仍普遍有招聘計劃,然而招聘的意願已下降,甚至在深圳及成都等中國成長最快速的都市也是如此,而北京及上海下降尤其嚴重,報告中以「寂靜」形容北京的就業狀況,而上海則是「僱主普遍看壞未來工資成長」;報告中顯示廣州為對就業前景最樂觀的城市。

一名中國國務院研究人員向彭博表示,關稅戰及貿易前景不穩使廣東省貿易公司受到傷害,政府必須穩定就業以確保經濟。目前消費已為中國貢獻76%的經濟,如果就業率衰退,對中國經濟是嚴重打擊。

引鴆止渴!“灰犀牛”城投公司債務發放標準放鬆

3月13日,大陸多家經濟類媒體報道,滬深交易所上周窗口指導放鬆了城投公司發行公司債的申報條件。

大陸的業內人士分析,政府此舉的目的在於“緩解融資平台短期償債壓力,以時間換空間”。

地方政府的這些平台債務,過去很大程度上是倚靠賣地償還,推友@財經真相分析“但是現在樓市不景氣,收入不增還降,還要給企業減稅,怎麼辦?繼續發更多的發債,總不能債務違約吧,儘管允許城投破產,但那是萬不得已的情況才行。”

從外界環境來看,去年中國經濟嚴重下行,企業投資信心不足,因此中共中央下半年的政策風向轉變,又不肯給企業真正減稅降負,於是又走到要加大政府投資,讓城投公司舉債投資、拉動經濟的老路上。

從債務形式看,放鬆地方債投資限制,也只是部分釋放了地方融資平台的隱性債務,變成公開債務而已。

目前地方融資平台(城投債務)的規模已經很高,根據不同口徑估算,總規模可能高達40-60萬億人民幣。去年5月19日,前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在談及地方政府債務時稱,中國的地方債大概是40萬億,但地方政府“就沒有一個想還的“。

為了防止地方債務爆雷,去年8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發文稱,允許嚴重資不抵債的城投公司破產倒閉。由於城投公司一直代表政府搞建設、搞融資活動,民企參與的好多政府工程項目都是和城投簽的合同,政府借的很多錢也是以城投名義安排的。輿論嘩然,網友紛紛質問:破產意味著什麼?

另外,由於很多城投債務是以理財產品的方式銷售,所以一旦允許城投公司破產,也被認為將導致中小投資者損失。

希望之聲報道,經濟分析人士秦鵬認為,由於地方債大多投放到沒有收益或者收益極低的“鐵公基”項目上,所以所謂的“時間換空間“實際上很難實現,只是把債務爆雷風險後移。“引鴆止渴罷了”。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