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兩會激辯中國汽車世界第一 江澤民發跡地一汽能量大 毒車橫行10多年法院庇護

患白血病去世的車主方帥發病前和兩個孩子在一起。

2019年3月13日,新發現8名購車後患白血病的車主和寧夏車主楊濤(上圖)已因白血病去世。(維權車主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江澤民的發跡地、一汽大眾國產化奧迪汽車有毒材料甲醛致白血病引發的維權持續發酵。生產商稱,法院委託認可機構鑒定合格。當受害車主指該鑒定機構不具備鑒定資質,一汽大眾的能量太大了。還有受害車主則發布現場檢測視頻,顯示車內空氣污染超標。兩會代表舌戰,格力電器公司董事長董明珠說中國汽車粗製濫造,東風汽車公司董事長竺延風回應說是世界第一。陸媒文章指,中國汽車工業與德國和日本相比基本處於全面落後的境遇。評論指,江澤民的“悶聲發大財”毀了中國製造。

一汽集團的前身是中國第一汽車製造廠,也是江澤民的第一個發跡地。江自1956年至1962年,先後任一汽動力處副處長、副總動力師、動力分廠廠長兼任黨支部書記等職務。

據報導,一汽長期被江派把持,江澤民自1989年掌權後,在中央部門大量起用一汽出身的高管,每次去一汽訪問,總聲稱自己是“一汽人”。

自由亞洲電台13日報道,中國紅十字會醫療救助部原負責人任瑞紅說,他們以前曾和北京的一家兒童醫院做過關於白血病的研究,並且得出了甲醛等化學物質可能誘發白血病的結論。

但他認為,鑒於中共司法現狀,醫療機構一般不敢針對具體的個案給出直接的結論,這將直接導致受害者無法得到直接的證據,維權無門。

圖說:中國國企“一汽大眾”生產的國產車奧迪汽車,被舉報使用有毒材料,導致多人罹患白血病,已有2人死。

據深圳消委會於2017年調查證實,奧迪於2013年至2016年之間出廠的汽車,車內空氣質量普遍不合格。深圳消委會收到116宗關於奧迪Q5車內異味濃烈的投訴,並抽檢了23輛奧迪Q5,其中21輛在靜止狀態下甲醛超標,部分車檢出苯、甲苯等超標。

深圳消委會認定異味奧迪車是缺陷產品,要求一汽大眾召回。

央視早年曝光中國某些廠牌的車內,長期存在刺鼻難聞的異味,而異味來源之一,就是使用瀝青充當阻尼片。

十多年過去,在江澤民悶聲發大財的熏陶下,瀝青當阻尼片的現象在中國依然存在,造成人體化學中毒,一些人患白血病後迅速死亡。而用瀝青當阻尼片僅僅能省下100多元人民幣成本費。

3月13日,受害車主林小姐對自由亞洲表示,一汽大眾否認車內空氣品質有問題,但是在山西生產的奧迪,有受害車主發布1月的現場檢測視頻顯示,已購買4年的奧迪車,車內空氣污染都超標多倍。

在輿論壓力下,很多投訴車內有異味的車主,都接到了奧迪4S店的電話,稱讓他們前去檢測,並承諾免費為他們更換隔音棉。

林女士表示,一汽大眾至今還不願意為車主更換阻尼片。

林女士說,壓力確實是有的,但是我們不怕壓力,因為我們都已經快沒命了。

一汽大眾能量太大了;法院偏袒

患白血病去世的車主方帥發病前和兩個孩子在一起。

另一名受害人方帥已經病逝,他的妻子田女士透露,方帥在2014年12月買車,1年多後驗出白血病,做骨髓移植手術後仍死亡,當時年僅40歲。

田女士說,她提出訴訟,但遭到企業和法院雙重壓制,向媒體求援也被驅趕。

田女士說,一汽大眾稱經朝陽區奧運村法院委託的檢測機構檢車,他們擁有的奧迪車車內空氣標準合格,但受害車主們調查發現,該鑒定機構根本不具有檢測能力,而且法院存在偏袒一汽大眾的行為。

她還透露,原《南方周末》記者郭某某也因車內異味起訴過一汽大眾,他也感到無力才選擇了和解。她認為自己也遭遇了同樣的困境。

田女士說,一汽大眾的能量太大了。司法是最後一道監管的防線,這道防線破潰了,那就沒有阻攔了。我們覺得這個性質就跟假疫苗毒奶粉是一樣的。

江澤民毀了“中國製造

根據尼爾森(Nielsen ratings)和亞洲運動(Campaign Asia)雜誌2017年發布的共同研究顯示,在“亞洲千大品牌”(1000 brands in Asia)排行榜中,沒有一家中國企業能入選百大之列;即使在中國境內的消費者評選中,也只有一家中國企業能躋身十大品牌。

阿波羅網評論員林旭表示,在江澤民悶聲發大財、一心向錢看的宣傳蠱惑下,企業變得急功近利,沒有細心和耐心長期做好一件產品,不重視產品質量、不看重企業聲譽。中國無法成為製造強國,更多是淪為假冒偽劣產品的代名詞。

格力電器公司董事長董明珠對陸媒說,中國的汽車有點“粗製濫造”。

兩會代表舌戰;中國汽車粗製濫造vs世界第一

3月3日,董明珠在中共央視節目中說,她對中國的汽車行業並不滿意,還提到“中國的汽車有一點粗製濫造”,主要是“因為它的精度不夠,沒有精準的模具,就做不到那麼精緻,磨合、配合就有差距”。

據《中國企業家》雜誌官方微博報導,3月5日,中共全國政協委員、東風汽車公司董事長竺延風,當被問及對於董明珠這番言論的看法時,他回應說:“我反正沒有造電器,我說不出電器。但我負責地說,中國汽車製造水平是世界第一。”

觀察者網3月13日報導說,大概是“世界第一”的表述爭議太大,經過數個版本的微博修改後,《中國企業家》雜誌最終刪掉了該表述,改為了“世界水平”。

竺延風說,中國汽車製造水平世界第一;隨後又改口世界先進水平。(微博截圖)

搜狐網今年2月26日報導說,大陸國產汽車和國外差距還很大,國產汽車與德國、英國、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相比,“相差並不是40年或100年時間而已”。

例如一個汽車軸承精度、螺母精度要求都非常規範,螺絲的扭矩設定為多少都有精準的要求。所以說,在整車故障率最低提名上,常年位居前列的車企為豐田、保時捷、寶馬等品牌。

文章還列出了國產汽車和國外先進國家汽車之間的多項差距:如國外發動機技術的故障率低、燃燒效率高、節能環保等各種優勢;在變速箱技術方面,多數國產品牌變速箱都是借鑒模仿國外變速箱而來,國產變速箱穩定性、平順性非常差;汽車底盤懸架也是國產汽車的一大軟肋,穩定性差、行駛質感單薄等問題是部分國產汽車的一大通病。

除上述差距外,中國在高效能的電動車、自駕車載激光雷達等方面,高度依賴外國;另外,新能源汽車的核心零部件——動力“鋰電池”,中國與世界一流水平也有很大差距。

陸媒工控網2017年4月10日的文章稱,在我國隨便來一個師傅教學徒幾年焊接就能去機械廠上班了。在日本,這需要經過嚴格的培養和考核,焊接工藝接縫精度要求在絲米也就是0.01毫米。

在其他基礎精工領域和設備方面,我們同日本的差距也十分大,更不要比穩定性和持久性,這也就導致了我們在汽車發動機領域和車身高強度鋼材甚至高密度的螺栓都是進口自歐洲和日本。

中共原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刊文說,中興差點被美國一劍封喉,華為正遭全球圍堵,2018年的美中貿易戰,將中共提出的“厲害了,我的國”打回了原形。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