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八元老是怎樣把胡耀邦逼下台的?

胡耀邦在生活會上遭圍攻之後患上心臟病。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至一九八七年一月初,全國一百多所大學和無數中學的近百萬學生,在全國十七個大中城市進行了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權,反官倒反腐敗”的口號聲,排山倒海,震動全國,震動中南海。中共高層內部的鬥爭,也隨之愈演劇烈。緊接著中共元老們導演了憑“生活會”逼宮,非法逼胡耀邦下台,《前哨》2006年1月號刊登署名“陳利明”的文章,揭示了整個過程。

中共元老密室策劃倒胡

一九八七年初北京的遊行,波及全國十八省市、二十八個城市的高校,這些學校出現了大字報和集會遊行,事件震動中南海。元旦之夜,鄧小平再也忍受不住,抓起紅機子向彭真打電話,“學潮之所以鬧得這麼凶,資產階級自由化分子如此猖獗,這主要是耀邦失誤所造成的。通過近一段的觀察,我覺得讓他繼續當總書記是非常不合適的。趁我們這些老人還健在,我們有責任把黨的重任交付給最可靠的人。彭真同志,現正到了你講話的關鍵時刻了。你趕快到我家裡來一下。”

彭真心領神會,立即調車直奔鄧宅。當夜,鄧小平、陳雲、薄一波、彭真、王震等中共元老集會,決定解除胡耀邦的總書記的職務。眾人不謀而合,認為最好的辦法是讓“胡耀邦辭職”,“他拒不執行小平同志的指示,在關鍵時刻陽奉陰違,失去制止學潮的最好時機。”“對他應像解決華國鋒的問題一樣處理!”

胡耀邦對此早有預料。十二月三十日鄧小平找他作了長談,指出他問題的嚴重性。他感到五雷轟頂,措手不及,痛苦莫名。在強大的思想壓力面前,胡耀邦被迫辭職,於一九八七年一月二日,以“向鄧小平同志交心”的形式,給鄧小平寫信,初步檢討了自己的錯誤及其原因,提出了“我請求讓我下來”的辭職願望。

胡耀邦生活會上遭圍攻

胡耀邦給鄧小平寫了“交心信”後第四天,即一九八七年一月六日,鄧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常委(中共十二大選出的常委為胡耀邦、葉劍英、鄧小平、趙紫陽、李先念、陳雲)找胡耀邦談話,嚴肅地指出他所犯的錯誤,要他認真思考和清理自己的思想言行。胡耀邦以沉重的心情和懇切的態度接受了鄧小平的意見,也對一些不實之處作了實事求是的辯解。

一月十日至十五日,連續六天的中共中央一級黨的生活會議在中南海舉行。在黨的生活會上,先由胡耀邦檢討自己所犯的違反黨的集體領導原則,在重大政治原則問題上的嚴重錯誤;向中央政治局提出了辭去中央總書記的要求。在會議上發言的有二十一人,書面發言的六人,沒有正式發言隨時插話的兩人。在生活會開始的一月十日,胡耀邦作了“我的檢討”。

在生活會上,胡耀邦對與會者實事求是的批評能夠虛心接受。但對有人心懷叵測、無限上綱、捏造子虛烏有的“罪名”,亦作了有力的辯護。胡耀邦有其感到痛心的是與胡耀邦交情甚篤、曾是“六十一人叛徒集團”成員、胡耀邦極力為他平反昭雪的時任中紀委要職的王鶴壽的發言。王鶴壽不僅捕風捉影,歪曲事實,連胡耀邦與他私下說的心裡話,他也和盤托出,以示自己“倒胡”的立場堅定。

而對那個湖南老鄉鄧力群六個小時火藥味十足的不切實際的系統發言,他感到無比憤慨。面對有人發言無限上綱、違背事實,鄧小平不得不插話糾正:“生活會只講對胡耀邦同志工作中重大失誤的意見和批評,先不作評論上的總結,這些問題以後再說,後者讓子孫後代去評論吧。”在休會的間隙,胡耀邦獨自在過道里嚎啕大哭,痛心不已,從此患上了心臟病。在強大壓力面前,他只有忍耐再忍耐,甚至為了顧全大局,保護同志,他採取大包大攬的方法,盡量承擔責任,有的檢討,不乏違心之言。

經過連續六天的生活會,胡耀邦的思想受到極大震動,也深感世態炎涼,人心叵測。平日這些見了他點頭微笑,每當他徵詢意見,對方總是大唱讚詞、唯唯諾諾的人,如今一反常態,一夜之間,唇槍舌劍,跟著指揮棒轉。要做到主持正義、堅持真理、良知不泯,難啦!一生嫉惡如仇、痛恨軟骨媚態之舉的胡耀邦,靜觀事態的發展,在眾目睽睽之下,對大家所指出的錯誤作進一步認識,表示繼續清理自己的思想,作出對黨忠誠坦率的檢查。

習仲勛拍案而起仗義執言

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的《公報》在全國新聞媒體同時公布後的次日,胡耀邦的老下級、原北京軍區政委傅崇碧就來到他的家中,一見面四手緊握,四目相視,直性子的傅崇碧打破難耐的沉寂:“耀邦,你怎麼要辭職?你是中央委員會全會選舉出來的總書記,怎能向老人家提出辭職呢?”“我想不通,我想不通......”胡耀邦緊握戰友的手,連連搖頭。

按中共《黨章》規定:中共中央由總書記負責召集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議,主持中央書記處的工作;黨的總書記由中央委員會全會選舉產生。因此,也只有中央委員全會才能決定接受其辭職。而他的辭職程式符合《黨章》的規定嗎?真令人費解。在老戰友面前,這位男兒有淚不輕彈的鋼鐵漢子,情不自禁地熱淚盈眶。

此時,他眼前浮現習仲勛在生活會上仗義執言的感人形象。習仲勛是突然接到通知來開會的。他挺身而出,指著到會的部分政治局委員,憤怒地說:“你們這是幹什麼?這不是重演《逼宮》這場戲嗎?這是違反黨章規定和黨的原則的。你們開了這樣的頭,只會給黨和國家的安定、團結埋下禍根。這是違背黨心、民心的,我堅決反對你們這種做法!”

常言道:行成於思而毀於隨。胡耀邦悔恨交加。他悔恨自己無防人之心,遇事未三思而行,說話隨口而出,以致動輒得咎,授人以柄,被迫匆忙辭職,連自己的檢查也未及慎重考慮;他後悔不該在未經深思熟慮便急於向鄧小平寫信要求“退下來”,他更後悔不該坦露真言,單槍匹馬地勸鄧小平退休,這是自己“七分天真,三分幼稚”的表現。

有人在胡耀邦的“檢查”中做手腳

他向老部下、有莫逆之交的馮征傾訴苦衷:“我的報告送中央後,有人藉辭職報告落井下石,對我進行誹謗,以'生活會'為幌子,誣我想當軍委主席,逼小平同志讓位。我早就對你說過,我並不想當軍委主席。我過去在軍隊中是一個兵團級幹部,按授銜不過是個中將,軍隊中授予上將的多得很,我有自知之明。這個問題我也親自對小平同志講過。唉,不由分說......”胡耀邦講著講著,聲淚俱下。馮征不禁對老首長油然而生憐憫之情,安慰道:“耀邦同志,我深信你一定會像平日教導我們的那樣,永遠相信歷史是公正的,人心是公正的。”

身處逆境見真情。胡耀邦下台後,老下級、原中央黨校副教育長吳江特地去看望“閉門思過”的老上級。一見面,吳江沒安慰幾句,胡耀邦就坦誠地直吐心曲:“我有兩個想不到:一個,想不到我能登上這樣的高位;一個,想不到我會犯這樣嚴重的錯誤。”吳江不以為然地插話道:“高位未必真高,錯誤也未必如此嚴重。還是讓歷史去說話吧!歷史將會怎樣評價,我們可能也想不到。率先撥亂反正、批判'兩個凡是'、平反大批冤案、促使老人退休,以及打開改革的大門等等,無一不是擔風險的事、得罪人的事,你首當其衝。你為此登上總書記的高位,亦為此而付出了代價。…你不是常說,公道自在人心嗎?至於你的檢討……”話音未落,胡耀邦馬上接著說:“謝謝你們的關心。那次檢討我沒有很好考慮,事先也沒有同家裡人商量。至於最後黨內下發的那份檢討,下發前並未送我看過。”吳江感到驚愕,黨內民主竟如此遭到踐踏,便無限感慨地說:“那是有人做了手腳。聽說中央已察覺了這個問題,作了嚴厲的批評。後來撤銷中央書記處研究室這一機構,看來與這事有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