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千瑞:嘆武訓

千古奇丐武訓雕像(公有領域)

千古奇丐揚美名,驚天泣鬼傳大聲。

誰曉何事六十苦,乞討要飯來一生?

嗚呼噫嘻,天無言,人不知!

道光十八值十月,堂邑柳林日飛雪。

一道金光破夜黑,東方冉冉出旭日。

村頭高樹驚鶴鳴,武家得子喚為七。

一日三餐無著落,武家有喜難為樂。

上有兄姐六人多,雪上加霜徒奈何。

地凍天寒茅屋冷,缺衣少糧人折磨。

雨打風吹苦相依,秋冬七載窮不移。

富家子弟上學堂,武七淚眼對父亡。

霹靂一聲逼人急,家中從此無棟樑。

隨母活命去討飯,風餐露宿秋夜涼。

東街西村過幾度,十里八方走尋常。

衣不蔽體風霜伴,討得好食先送娘。

遠看學堂書聲琅,心中陣陣直發癢。

上前試去聽幾聲,不料打罵噼啪響:

破衣爛褲窮小子,難道你要吃棍棒?

讀書上學不再提,抹去眼淚藏嚮往。

冬去秋來風和雨,青春十五辛與苦。

富家子弟上學堂,武七苦裡勞斷腸。

姨父家裡當童工,未因親戚能從容。

粗活累活一併干,起早貪黑牛馬同。

打罵訓斥時常有,給碗飯吃氣凶凶。

多年工錢從未得,多少汗水揮寒冬。

被人譏為大傻子,憨憨一笑將身躬。

有個舉人姓為李,心黑手辣真無義。

武七苦役三年多,坑蒙打罵似兒戲。

一次姐姐捎信來,幾吊小錢附信里。

欺負武七不識字,信交武七錢歸己。

平日扛活餵豬食,不慎豬食灑落幾。

二話不說拳腳下,一陣毒打傷遍體。

只怪自己不識字,倒貼春聯不吉利。

挨打挨罵不給飯,罰站一夜風雪地。

母親生病討工錢,不料假賬早齊備。

硬說工錢都付完,有口難辯哭無淚。

反被誣為訛詐來,頭破血流門外棄。

仰望蒼天天不語,飲恨吞聲無人助。

風凄凄來天沉沉,四顧茫茫何處去?

村前破廟蒙頭睡,三天三夜睡不起。

電閃雷鳴全不知,一夢萬里騁天際。

雄雞一唱東方白,興學辦學不為客。

富家子弟上學堂,武七立志辦學堂!

“抗活教人欺,不如討飯隨自己;

別看我要飯,早晚修個義學院”。

弱冠一呼動天地,男兒三尺舉志氣。

一貧何懼已如洗,關山笑對千萬里!

額頭兩邊一撮毛,剪掉辮子好招搖。

賣掉辮子把錢儲,興辦義學頭筆鈔。

銅勺手中一路響,褡袋肩頭四季挑。

懸鶉百結仰天笑,邊乞邊唱歌聲嘹。

一心學子兩手空,一身襤褸揚清風。

人人都笑義學症,半是痴來半是瘋。

齊魯大地來去忙,春風不與武七長。

足跡印滿家鄉路,小巷大街和村莊。

“出糞,鋤草,拉砘子來找,

管黑不管了,不論錢多少”。

一心想著辦學堂,東奔西走氣昂昂。

臟活累活搶著干,朝暉日日映臉龐。

千家萬戶沉夢鄉,清早替人掃茅房。

出糞晒乾做肥料,熏天臭氣不怕臟。

幫人挑水澆菜園,枝繁葉茂瓜果鮮。

挑糧負重走遠道,掙得報酬笑開顏。

甘做紅娘成人美,澆水培土花兒妍。

喜當郵差傳消息,送到千家月兒圓。

人間從來有無賴,天良喪盡也不怪。

一年勞苦初攢錢,懵懂還被姐夫拐。

吃不下飯刀絞心,口吐白沫氣得壞。

幾天之後心釋然,憨憨一笑如常態。

暑天苦行燕趙越,東臨碣石滄海闊。

山高水長多嵯峨,興學大志不可奪。

“給我錢,我砘田,修個義學不費難。

又當騾子又當牛,修個義學不犯愁”。

一心想著辦學堂,晝夜奔勞志如鋼。

千活萬計不問賤,滴滴汗水串成行。

甘當牛馬手足舞,推磨拉碾不為苦。

烈日炎炎似火燒,皮開血浸笑痛楚。

三夏時節百家忙,替人割麥短工長。

紮起棉花披星月,撿收破爛行八方。

七長八短處處有,人心不足三六九。

面對惡者不給錢,也不爭來也不鬥。

江南飄零落葉飛,霜天露冷北風吹。

離鄉背井不知遠,長天漠漠鴻雁歸。

“義學症,沒火性,見了人,把禮敬,

賞了錢,活了命,修個義學萬年不能動”。

一心想著辦學堂,一路風雨當新裝。

浪跡江湖多才藝,又歌又舞神飛揚。

集市廟會好熱鬧,人聲鼎沸老和少。

扛起大鼎倒立爬,打起車輪翻身跳。

甘為孩子當馬騎,博得眾人歡聲笑。

滴滴鮮血錐刺身,大刀破頭尖聲叫。

吞吃蛇蠍和毛蟲,石頭瓦礫胃裡攪。

驚人心魄忍自殘,贏得賞錢最為要。

寒氣逼人冰天短,中原大地豈可限。

中嶽巍巍望崇高,但見星移斗也轉。

“吃雜物,能當飯,省錢修個義學院;

吃的好,不算好,修個義學才算好”。

一心想著辦學堂,孤身四海天蒼蒼。

萬家燈火屋檐下,獨自和衣夜尋常。

東乞西討日日錢,點點滴滴都存全。

討得甘旨都賣掉,捨不得吃換成錢。

粗食劣飯吃得香,發霉冷炙當甘芳。

糟糠菜根地瓜蒂,大快朵頤充饑腸。

磨房灶屋破廟冷,黃土大地當做床。

績麻纏線夜寂靜,如豆燈火雪飄窗。

辛辛苦苦多年錢,而立之年置學田。

四十五畝鹽鹼地,低洼不毛心也歡。

“只要該我義學發,買地不怕買鹼沙;

鹼也退,沙也刮,三年以後無鹼沙”。

青春荏苒三十八,山東大旱地乾裂。

十里八村餓死人,幾多家破傳嗚咽。

自己出錢買高粱,不忍百姓生死別。

四十多擔送鄉親,賑濟災民出手闊。

鄉里一對孤寡人,婆媳相依人稱仁。

憐其討飯度日苦,贈地十畝慷慨真。

本縣舉人楊樹芳,為人正直名聲揚。

楊府門外跪求見,兩天兩夜丹心長。

代請存錢興學苦,舉人聽後感其良。

代其存錢滿口應,興學相助一定幫。

“不娶妻,不生子,修個義學才無私”。

日日夜夜孤與孑,年年歲歲心和血。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天命之年有所據,創建義學第一所。

光緒十四恰其時,柳林鎮上東門處。

仰慕武七好為人,兩個富人捐地與。

武七花掉四千餘,崇賢義塾美名著。

購磚買料各地忙,事事親為色飛舞。

跪求樹芳做學董,主持義塾圓宿夢。

跪請進士和舉人,擔任教師詩書誦。

跪求貧寒送子來,五十餘人當年眾。

蒙班經班齊並行,學費全免成體統。

貧寒子弟遇良辰,學齡時節喜逢春。

開學當天宴來客,學董教師和鄉紳。

磕頭致謝忙不住,不肯入席獨守門。

歡聲笑語人離去,獨吃殘羹心歡欣。

近看學堂書聲琅,長風萬里雄心壯。

依舊乞討不更行,悠悠情懷常探望。

學子求其住義塾,不依不肯回絕亮。

塾師教事盡職責,頻頻感謝肯屈膝。

學生貪玩不用功,下跪泣勸近咫尺。

“讀書不用功,回家無臉見父兄。

讀書不用心,回家無臉見母親”。

真摯誠懇感師生,學風嚴謹共自律。

山東巡撫聞其行,特邀相見詢志誠。

徒步來到濟南府,手中捻線忙不停。

侃侃而談多淳樸,感動巡撫心中驚。

免徵錢糧和徭役,大助義學從此興。

當即捐銀二百兩,奏請皇帝頒其榮。

“義學正”號洪聲大,“樂善好施”匾光明。

苦其一生不為利,興辦義學不求名。

“義學正,不用封,黃馬褂,沒有用。

修個義學萬年不能動”。

光緒十六奮獨步,創建義學第二所。

書聲再響楊二庄,三親六故都不顧。

“人生七十古來稀,五十三歲不娶妻,

親戚朋友斷了凈,臨死落個義學症”。

臨清城上設書會,任人閱覽啟智慧。

攜帶善書奔波忙,到處分散心裡美。

學部侍郎視山東,當街攔轎表其衷。

募得白銀二百兩,興辦義學目全空。

滿城桃李花無數,創建義學第三所。

奕奕春暉光臨清,御史巷中盡吐哺。

六十光陰六十春,甘把青春送窮貧。

積勞成疾終不久,先生不幸病染身。

靜靜躺在屋檐下,不佔學堂獨其尊。

不吃不喝幾口水,書聲傳來笑容頻。

光緒二十二年諱,四月二十三日淚。

先生含笑去遠行,琅琅書聲最寶貴。

師生聞訊驚霹靂,鄉民得知淚雨失。

十里哭聲動地來,萬眾相送泣此刻。

柳林崇賢義塾旁,尊其遺囑得安息。

千磨萬折說不盡,千古幾人今試問。

匹夫當為百世師,一生當為天下訓!

奏摺請獎紛紛至,祭文頌詞接次第。

民眾自發設祠堂,文人墨客奮筆志。

武訓學校春花開,全國各地競殊麗。

雄心猛志昭蒼天,盛德懿行耀青史。

清廷宣付國史館,書傳記德豐碑立。

仰慕先生數十年,各界頌揚唱不止。

一九五一起妖風,漫卷神州東方紅。

蛇心魅行多歹毒,批判武訓齊發瘋。

黑毛蚍蜉撼大樹,紅樓魔頭罵佛祖。

污泥濁水浪滔天,大鬼小鬼怪聲附。

地痞流氓紅衛兵,掘墓焚屍露猙獰。

毀像砸祠肆搶劫,無法無天舉世驚。

慘無人道閻王怒,派出捕快盡搜捕。

是凡所有參與人,刀劈斧剁油鍋煮。

中華自古多人傑,五千文明從未歇。

軒轅黃帝開人文,韓信中原忍揮血。

金戈鐵馬六郎姿,武穆一生寫忠烈。

太宗文武盡飛揚,李白醉酒神筆發。

康熙大帝舉仁賢,三豐大道映冰雪。

聖人英雄星斗明,武訓光輝獨其絕。

千古奇丐揚美名,驚天泣鬼傳大聲。

誰曉何事六十苦,乞討要飯來一生?

嗚呼噫嘻,天無言,人不知!

一九九二春光好,冠縣十里花開早。

花雨香雲聚長天,山也歡來水也笑。

法輪一轉天地開,鄉親不曉故人來。

重回故里多親切,萬道金光射蓮台。

人是物非多變換,父老鄉親常縈懷。

親駕法船尋故舊,一同進入新三才!

註:⑴“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岳飛《滿江紅》成句。⑵堂邑縣歷史上幾易其名,現稱為冠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