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台灣年輕人:民生問題 PK 統獨問題

——原題目: 黃瀞瑩或可品讀這本《無聲的入侵》

黃瀞瑩的說法代表了對統獨爭議感到厭煩的年輕人心聲(《年代向錢看》截圖)

2008年4月24日,北京奧運的聖火來到它全球接力的最後一站澳洲首都坎培拉,在澳洲查爾斯史都華大學教授倫理學的克萊夫.漢米爾頓來到澳洲聯邦議會外草坪,希望聲援在場的西藏抗議。但接下來的場景讓他震驚,因為成千上萬的中國留學生早已抵達現場,他們情緒高漲、喊聲震天,甚至辱罵推擠在場聲援西藏的抗議人士。漢米爾頓不知道這群人哪裡來?為什麼如此張狂?甚至來到澳洲民主的象徵聯邦議會阻止合法的抗議活動。

八年後的2016年8月,澳洲明星參議員鄧森捲入一場政治風暴,原來是一小撮中國巨富與非常有錢的華裔商人用錢收買了他,也改變了他對南海的態度,認為南海是中國內政,違反他所屬澳洲工黨的立場。漢米爾頓暗覺不妙,想知道中國到底對他的國家做了什麼事?於是進行了一連串調查採訪,寫就了《無聲的入侵——中國因素在澳洲》(左岸政治出版)這本書。

但故事還沒完,當漢米爾頓提議要寫這本書時,平常與他就有往來的出版社立刻興緻勃勃,與他簽好合約打算出版,沒想到他將書稿送去排版時,出版社竟告訴他必須叫停,因為出版社擔心遭到北京或中共在澳洲代理人的報復,許多出版社亦避之唯恐不及,幾經輾轉,才得以順利出版。

澳洲距離中國超過七千公里,若以台灣海峽最窄寬度130公里計,兩者相差超過五十倍;華裔人數佔澳洲人口不超過5%,而台灣2300萬人里扣掉約莫50萬的原住民,兩岸人民完全同文同種。澳洲對中國可謂鞭長莫及,而台灣位居西太平洋第一島鏈正中央,長期以來,卻被中華人民共和國視為其“核心利益”。如果,中國在澳洲都會收買國會議員、發動群眾運動,進行“無聲的入侵”;那中國以數十倍的人力物力對台灣的暴力威脅、內部分化、政界滲透,當然不是誇言。

就在《無聲的入侵》這本書在台灣出版之際,當紅的台北市政府副發言人黃瀞瑩在政論節目上表示:“我實在是不知道統一跟獨立每兩年都在台灣會出現一次,到底在吵什麼?因為統獨就是一個假議題,我不會因為今天投票而決定台灣會馬上獨立,還是馬上被統一。”“我只關心留在台北,我可以做到什麼樣的工作,獲得什麼樣的生活?年輕人在乎的是未來20年要結婚、買車、買房,政治人物應該要告訴選民,接下來的生活可以獲得什麼,這才是重要的。”

黃瀞瑩的說法代表了一大群對台灣內部的統獨爭議感到厭煩,卻什麼事也改變不了的年輕人心聲;不過,年輕人不想吵統獨,並不代表統獨就不會來找你。以澳洲為例,它的國會議員被收買,它的媒體與出版業被滲透而自我審查,中國人(華裔)到澳洲的國會前侵門踏戶、暴力威嚇。情況可能嚴重數十倍於澳洲的台灣如何面對?這都只是“假議題”嗎?

黃瀞瑩要政治人物告訴她如何買車買房、要怎麼生活。這典型的例子就在中國。共產黨把自己人民分門別類,進行“信用評等”,規定“評等”夠的人才可以買車買房搭飛機。少數民族還要進“再教育營”,強制漢化、稀釋血源。兩天前,在奧斯卡獎極受好評的《波希米亞狂想曲》終於在中國上映了,但劇情的核心關於主唱佛萊迪墨裘瑞的同志情節全遭刪除(真不知道這樣的電影怎麼看),這不僅代表“統一”沒有創作自由,更意味同志根本不見容於中共統治。這一切,是民生問題,或所謂的統獨問題?

黃瀞瑩當然可以不喜歡談統獨,這正是民主社會的自由價值之一;不過,身為代表柯文哲的北市府副發言人,她對許多維繫台灣現有生活方式的努力,至少該保有起碼敬意。正是有許多人努力地抵擋這“無聲的入侵”,才讓另一群人得以單純地關心買車買房,思考未來的生活。黃瀞瑩若能細心品讀這本書,了解數千公里外澳洲曾經歷什麼?或許對“統獨是假議題”會有不同的想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