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王陶陶: 普京大帝的外交核心 戰敗大國的本能

今天的俄羅斯以脆弱的經濟實力和有限的資源,耀兵海外,雖然換來了難得的榮耀,卻樹敵無數,使得俄國的外交迴旋空間越來越有限。畢竟,拿破崙三世、墨索里尼的殷鑒不遠,這恐怕就是國家悲劇的宿命輪迴吧。

日前,俄羅斯不顧美國和利馬集團各國的激烈反對,派遣一百多名俄羅斯軍人進駐委內瑞拉,幫助在美國扼殺下搖搖欲墜的馬杜羅政府穩定局勢。從外交上看,此舉乃是俄羅斯繼干預喬治亞(2008)、烏克蘭(2014)、敘利亞(2015)之後,所採取的最新海外派軍政策。考慮到此次派軍遠在南美,屬於美國核心勢力範圍,俄羅斯此次行動無疑具有極強的大國氣概。

戰敗者的本能

儘管諸多輿論將俄羅斯此舉詮釋成是俄國領袖普京的最新戰略思維之體現,但事實上,普京的此次行動,至少在我看來,很難說是什麼長遠戰略計劃,更大程度上是俄羅斯戰敗者外交本能的體現。

在理解這句話之前,我們首先要理解今天俄羅斯的地緣特性:即俄羅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地緣政治戰敗者。

1991年冷戰結束之後,俄羅斯不僅失去了東歐、高加索和中亞的大批領土,也失去了一半的人口,而且在這種分離的陣痛中,她曾經令人生畏的工業實力也一敗塗地。事實上,哪怕是俄羅斯歷史上最殘酷的軍事失敗,譬如1918年的一戰災難及隨之誕生的《布列斯特條約》,都不曾使俄羅斯遭受過如此重大的損傷。所以,今天的俄羅斯本質上是一個戰敗的大國。

一個戰敗的大國,往往會產生兩種思潮:

一、戰敗者渴望恢復昔日的大國榮耀。

只有剛剛飽嘗失敗恥辱的大國,才會體會到勝利的榮耀有多麼甘甜,因此,當一個大國遭受過恥辱性失敗之後,她昔日的榮耀就會像成為附骨之蛆般的苦痛記憶,使得眼前的失敗變成一刻也無法容忍的折磨,最終驅使著一個民族不斷尋求勝利,以舒緩這種心理不適。就像普法戰爭法國失敗後,法國總理梯也爾所說過的那樣,"戰敗的大國必然渴望勝利的榮耀,就像飢餓瀕死的人追隨食物一樣"。今天的俄羅斯何嘗不是如此?

所以,今日之俄羅斯軍事冒險外交層出不窮的根本原因,並不在於單純的現實利益需求,而是戰敗大國的本能精神需求——在當前所有大國中,俄國人民最渴望勝利的榮耀,這催生了一種巨大的政治價值,進而與普京的權力需要產生了共振。

在現代外交史上,筆者曾不止一次地看到諸如此類的美妙外交現象:

1815年法國戰敗後,法國是一個戰敗的大國,這也決定了該國民眾的心態需求——恢復法國的大國地位。拿破崙三世順應了這種政治需求,他執政期間,先後出兵克里米亞、中國、義大利、墨西哥等,不斷製造勝利大國的虛像,從而極大地提升了他的民望;

1870年,普法戰爭法國失敗後,經歷了政治陣痛的法國政治家逐漸發現,爭取當時法國民眾支持的最簡單辦法,不是發展經濟,而是對外發動必勝的小規模戰爭,因此,當時的法國不斷入侵非洲諸部落國家,大國的勝利不斷取得,決策者支持率不斷攀升。

今天的俄羅斯何嘗不是如此?類似的情況比比皆是,筆者不一一列舉。

二、戰敗者渴望復仇,並尋求修改現有地緣秩序。'

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就是,戰敗的大國必然是戰後地緣秩序的嚴重受損者,這決定了戰敗大國將致力於修改戰後地緣秩序。今天的俄羅斯即是如此,作為一個在冷戰後國家利益嚴重受損的大國,俄羅斯對現有地緣秩序不可能滿意,所以他必然不斷尋求通過各種手段改變現有地緣秩序。

這種外交政策主要體現在兩方面:

1、武力吞併他國領土。2008年俄羅斯出兵喬治亞,不顧國際公約,公開承認南奧賽第獨立,並隨後吞併之;2014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吞併克里米亞,並扶植東烏克蘭獨立。這些行為實際上是戰後大國首次在違背此前公約的情況下,赤裸裸以武力吞併他國領土,也是對冷戰後地緣秩序的直接正面挑戰和修改。

2、支持他國不穩定破壞性政治力量,致力於破壞現有地緣秩序。就像我們所看到的那樣,在其他國家避之不及的情況下,俄羅斯卻致力於支持西方大國的反體制力量。多年來,普京對法國的極右翼FN,德國的另類選擇等西方民粹政黨傾注了相當的支持,這是公開的事實。

就像1848年戰敗的法國之拿破崙三世致力於支持俄國統治下波蘭反體制民族主義者,奧地利帝國支配下的義大利民族主義反抗者一樣,這是所有戰敗大國的外交特性——通過尋求支持勝利大國的反秩序力量,從而盡最大可能破壞自己不滿意的現有地緣秩序。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儘管戰敗大國試圖追求勝利,並修改地緣秩序,但事實上,強烈的恥辱往往會使戰敗大國的外交政策情緒多於理性,並造成更大的損失,甚至使其外交努力淪為其他大國的嫁衣。拿破崙三世的戰敗大國之勝利外交即是如此——四處出兵,使得其他大國恐懼法國,造就了法蘭西帝國的嚴重外交孤立,僅僅為俾斯麥的普魯士崛起奠定了基礎。

今天的俄羅斯以脆弱的經濟實力和有限的資源,耀兵海外,雖然換來了難得的榮耀,卻樹敵無數,使得俄國的外交迴旋空間越來越有限。畢竟,拿破崙三世、墨索里尼的殷鑒不遠,這恐怕就是國家悲劇的宿命輪迴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NC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