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洪博學:媽媽 我恨妳

深藍背景出生的歐陽娜娜,從她進入演藝圈,拉拉提琴,拍拍廣告,也沒聽說過和政治牽扯關係,竟然被五毛盯上,成為獵巫對象,這些五毛實在很可笑,聽說,歐陽娜娜被盯上,導因是父親歐陽龍,目前擔任國民黨發言人,歐陽龍很生氣地說,「千錯萬錯是民進黨的錯,沒有和老共維持好關係,所以害女兒被連累」,歐陽先生,你不會是氣瘋了吧,注意一下國民黨發言人的尊嚴好嗎?難道馬英九執政時代,老共就不會「獵巫反獨」嗎?

中國五毛黨,在網路上“獵巫式的反台獨”,把台獨當作打獵標靶,於是,本來應該嚴肅正經辯論的政治議題,反而淪為一種病態遊戲,就好像電影上演的情節,“一群有錢人把城市的無家可歸者,作為狩獵的標靶,玩起追趕的病態殺人遊戲”。

這種病態,利用人心的仇恨,會在專制獨裁國家的洗腦教育下養成,我們可以理解,但是,已經民主化的台灣社會,不應該被這種病態傳染,我們應該以更寬闊的心胸,更理性的態度,討論台灣未來的統獨發展道路,綜觀歷史,黑白種族歧視和納粹的反猶主義,所帶來的人類禍害和悲劇,已經為中國正在進行的“獵巫反獨”下場,做出結論,台灣人如果不立即對這種反人類,反文明的“獵巫反獨”打擊批判,有一天悲劇降臨身上,台灣人將無所逃避,現在是我們勇敢走出這個被污名化,註定會釀成悲劇的陷阱時候了。

2017年,入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我不是你的黑鬼”,這部紀錄片,是根據當時的旅法黑人作家詹姆斯包德溫的自傳式小說,“謹記此屋”,改編拍攝,其中有一個環節,紀錄了黑白隔離時代,黑人的教育處境,一位黑人媽媽看到天快下雨,很著急地帶著雨具,跑到附近一所國小,一進校門就嚷著我的女兒蒂芬妮在哪裡?學校老師攬住這位母親說,很抱歉,你跑錯地方,我們這裡是只收白人小孩的學校,黑人媽媽不停搖頭,只顧著往教室探頭,正在上課的孩子都沉默了,一位小孩把頭壓得更低,卻反而凸顯出自己,黑人母親顯然認出了自己的小孩,朝著那位低頭的小孩叫了一聲“蒂芬妮”,那位小孩再也瞞不住了,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忘了自己的書包,拔腿就往教室外面衝出去,嘴巴一邊喊著,“媽媽,我恨你”。

這部紀錄片我看了好幾次,每一次看到這一幕,都感到心酸落淚,但是,鏡頭沒有透露的訊息還很多,小女孩的明天怎麼辦?這位黑人小女孩會上學嗎?當學校同學知道她是黑人,會怎麼反應?而且,黑人母親回到家,要如何解釋,為何女兒皮膚是白色的?

根據醫學統計,一對黑人夫妻,生下白種女孩的機率是百萬分之一,這裡面可能是隔代遺傳,在美國黑奴時代,白種人主人強暴女黑奴的故事很多,是否因此留下白色基因,也說不定?另一種可能是這對夫妻體內黑色基因很低,才會有這種結果,這種情況和遺傳學上的“白化症”有所不同。

依照當時法律,這位黑人父母的白女孩,去白人學校讀書是一種冒險,沒想到母親充滿愛心,送雨具到學校,卻拆穿了這位女孩身分,小女孩的恨由此產生了,問題是,如果這位女孩去黑人學校呢?她的遭遇困境,恐怕不會比白人學校更少。

我們看過那個時代的白人,組織三K黨,暗殺迫害黑人,因為黑白互相憎恨,所以必須種族隔離,經過400年,黑白的籓籬才被打破,但是,人類很快忘了這個歷史悲劇,德國納粹再度創造了“反猶主義”,使猶太人在二戰期間飽受迫害,死亡600萬人,沒想到戰後70年,中共又用洗腦教育,正在複製“獵巫反台獨”行動。

五毛黨欺負台灣小女孩

老共五毛黨,這種無膽匪類,不敢找大牌台獨,專門挑弱小的女孩下手,尤其是在中國影藝圈發展的台灣女孩,前幾天,一位很深藍背景出生的歐陽娜娜,從她進入演藝圈,拉拉提琴,拍拍廣告,也沒聽說過和政治牽扯關係,竟然被五毛盯上,成為獵巫對象,這些五毛實在很可笑,聽說,歐陽娜娜被盯上,導因是父親歐陽龍,目前擔任國民黨發言人,歐陽龍很生氣地說,“千錯萬錯是民進黨的錯,沒有和老共維持好關係,所以害女兒被連累”,歐陽先生,你不會是氣瘋了吧,注意一下國民黨發言人的尊嚴好嗎?難道馬英九執政時代,老共就不會“獵巫反獨”嗎?

說真的,歐陽龍被掛上台獨名號,絕對是五毛眼睛瞎了,雖然老共五毛們也做過調查,但是畢竟年代已久,不能算數,20年前,歐陽龍曾經在具有獨派色彩的三立和民視做過節目,這是罪名之一,罪名之二,歐陽龍在競選台北市議員時候,曾經在看板上掛著“台灣是全世界第二名安全的國家”,把台灣視為國家,這是罪名之二,想必,歐陽龍已經忘了這些鳥事,沒想到老共還耿耿於懷,今天,中國經濟下行,好光景不再,五毛只能靠取締台獨入士換取吃飯錢,這筆帳卻落在歐陽龍女兒頭上,歐陽娜娜的經紀人,在被點名第一時間,就趕緊叫娜娜發表“我是中國人”,畢竟歐陽娜娜是成年人,不會像紀錄片中那位小女孩喊出,“媽媽,我恨妳”,做出有逆人倫的事情。

兩蔣時代身分證不印國旗

歐陽龍的表現,剛好呼應前幾天,一位藍色女立委看到新版身分證沒有印國旗,如喪考妣的淚如雨下,痛罵執政黨,“為什麼我可愛的國旗不見了?”,搞到內政部長哭笑不得,殊不知,兩蔣時代的身分證,根本就不印國旗,道理很簡單,妳出國只能用護照,國內通用身分證,只為了辨別妳是否中客而已,中華民國國旗到處被老共消遣糟蹋,進不去奧運,進不去聯合國,進不去天安門,就沒看到這位立委仗義執言,兩蔣時代就不敢罵沒國旗,我真懷疑,“她愛中華民國嗎”?不會又來了一個“凌友詩”吧?

今天,一位國民黨發言人女兒,一口字正腔圓北京腔,一身才藝,為了討口飯吃,在中國受了老共欺壓,這款發言人只會罵政府,連一句,“我是中華民國人,怎樣?”,都不敢說出來,你說這批藍血人,喊了幾十年反共口號,會是喊真的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