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都挺好》蘇明玉沒有講出口的辛酸

本周一,一部涉及重男輕女、父母贍養、兄妹矛盾等‌‌“中國式家庭關係‌‌”話題的電視劇《都挺好》,迎來大結局。

如何描摹這部劇的瘋狂?據新榜統計,與該劇相關的微博話題,閱讀量上億的至少有42個;其中核心話題#都挺好#、#電視劇都挺好#總閱讀數超過66億;今日頭條上有2.3w篇相關文章,閱讀量總計4.7億;微信端則有4w篇相關文章,其中10w+有400多篇。

而片中女主角蘇明玉的身世和遭遇引起了眾多討論:從小遭遇不公平待遇、被迫掙錢養活自己、遭受親人暴力……但她的職業——銷售,似乎沒有引起特別的討論。在大眾印象中,銷售似乎是一個苦逼的職業,要求能說會道、不辭辛勞,和很多女生傾向選擇的職業並不相符。

那麼,真實生活中從事銷售工作的女性都是怎樣的?她們有著怎樣的背景和職業規劃?懷著好奇,我們採訪了5名女銷售,更是5位努力生活的職場女性。

1.

《都挺好》給蘇明玉設置的是銷售職業,我看到的第一反應就是,很有共鳴。因為我們這種成長環境的女孩,銷售是一個最好的選擇,我們倔強、不惜面子、頑強、能幹,而銷售來錢最快最多。

我出生於廣東省的一個農村,家裡有一個哥哥,在這裡,有很多女孩都是‌‌“蘇明玉‌‌”。

自出生,我和哥哥的差別就是肉眼可見的。去奶奶家,給哥哥是瑞士曲奇餅乾,給我的是過期餅乾,在奶奶家吃飯,我爸媽甚至還要給我交‌‌“伙食費‌‌”;小升初,我和哥哥都沒考好,他們給哥哥花錢進好的班級,不肯給我花錢,我是跪下來求我爸,他可憐我才給我花了錢;高中住校給生活費,我哥每個月給400我只有100,我哥連衛生巾都不用買啊,憑什麼啊?我那個時候丟了5塊錢都不敢跟家裡說,因為說了我媽的臉色就會變得鐵青。

後來考上了大學,我媽不想讓我上,我吵著鬧著要上。報志願的時候我特意報了省外,為的就是想離家遠一點,重新過自己的生活。我大學開始就打工,之後生活費再沒管家裡要過,從在餐飲店打工到跟老師做項目,我掙的錢支撐了我大學期間的生活費、旅遊、支教。畢業前夕,我選擇了做銷售,去上海。

我永遠記得我入職的第一天,全國總經理把華東區總經理(也就是我的領導)叫了過去,臭罵一頓,說為什麼要招個女生,不能打不能罵的。當時公司的銷售業績壓力很大,部門裡清一色都是男生,客戶談不下來、單子出了差錯都會挨罵。我那個時候就想,自己要好好乾,不能給領導丟臉。

我會蹲在客戶公司園區保安處半個多月,摸准他的上班時間,每天蹲點,直到他肯和我談業務;我也會連續5個月和客戶保持聯繫,給他送小禮物、送手寫卡片、給他的小孩寄東西,以高單價拿下了這個從來都沒人能拿下的客戶。

銷售是賺錢,有風光的表面,也有難以言表的背後。我們這行面對的都是男客戶,維護關係最好的方式就是陪他們玩,我們的男銷售往往都是白天聊業務,晚上陪他們喝酒去KTV。女銷售怎麼辦?有一個客戶約吃飯,直接約在酒店,他平時對我就毛手毛腳,但為了談成業務,抱著希望,我還是去了。吃飯過程中,他直接就說在上面開了個房間,我接受不了,他直接就說:

‌‌“那你還來吃什麼飯?‌‌”

那頓飯還是我自己結的帳,當然,合同也黃了。

這種‌‌“意想不到‌‌”的事情層出不窮,同事搶單、領導公開批評諷刺、客戶潛規則……這也是我現在不做銷售的原因。但我仍然覺得銷售是很好的工作,它很公平,只要你肯吃苦,注意細節,你有多少努力就會有多少回報。

大三的時候有一個機會去貴州布依族支教,我沒多想,帶了幾個朋友去了。過程和當地條件都很艱苦,但對於從小吃苦的我來說,也不算什麼了。但是去了之後,我對於家裡從小對我的態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對於這代父母,重男輕女的思想根深蒂固不可扭轉,但幸運的是,我比這裡的小孩要幸福,我的父母沒有拋棄我,給了我上學的機會,沒有讓我成為留守兒童。

所以之後我對父母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隨著我發展的不錯,父母也開始認可我,甚至為我驕傲了。所以即使我現在不當銷售了,掙的沒之前多了,我爸在家裡也會和我哥說,‌‌“你看你妹,獨立,有自己的想法,也不用家裡操心。‌‌”

所以我挺喜歡劇中圓滿的結局,如果你真的能和一切和解,包括你的原生家庭、你的父母、你生活中的不開心、你顛簸的命運和獨樹一幟的性格,其實一切,都挺好。

2.

銷售嘛,是個與KPI&人打交道的職業,對公司,你背著不斷翻倍的業績,對外,你得費盡心力拉來客戶完成這些業績。毫不誇張的說,早上醒來的第一反應,就是還差公司好多錢。

說到女銷售,我覺得在我們這個圈子性別優勢比較大。我服務汽車客戶,甲方都是一些資深的中年男性,女生比較好說上話。倒不是外界想的那樣,只是‌‌“能說上話‌‌”在我們銷售中太重要了,人家願意聽你講,是你銷售產品的第一步。一般國內每年有三大車展,我們都會去,我們男同事如果去搭話,一般部長都會比較敷衍,但如果我去,往往能聊起來,可以約到一個後續詳聊的機會。

我記得我做銷售成的第一單,是長春一汽的單子,那年冬天特別冷,我跑長春提案了三次才拿下來。還有一次是廣州的客戶,這次是夏天,早上7點多就出發了,到了客戶郊區的廠區打電話沒人接,我和同事頂著大太陽從9點站到下午4點。同事中間問我‌‌“還等么‌‌”,我說肯定得等啊,要不不白來了,那個時候只有一個信念,就是要把這單拿下來。後來客戶抽時間聊了半小時,最後我們把這單談成了。

做這行最好玩的事情是‌‌“堵客戶‌‌”,有些客戶不願意見你,那你就要有12分不要臉的精神去辦公室‌‌“堵他‌‌”。最有意思的是,你在客戶樓下的咖啡廳會碰到很多同行,大家都是一樣的目的,但都神色匆匆。

還有一件有意思的事,因為事情很多,我之前會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回微信,後來有一次出了次追尾事故,我就再也不開車見客戶了。有意思的是,我也被追尾過,下車一聊,對方也是銷售,倆人都樂了,做這行,都懂。

你能看出,為了拿單,銷售是不惜力不惜命的。

3.

我做的這個產品,說是知識產權,其實包括了產權、專利、商標、證書等等綜合性的服務,是專門針對企業轉型的,可以說有點諮詢公司的意思。也正因此,我直接面對的客戶,都是40歲以上的老闆。

我的第一個大單,來自一家房山區做石油的民營企業。我當時拿到了董事長的電話,竟然是個上了歲數的老爺子,耳朵都聽不太清楚。我很費勁地解釋了我們的產品,後來獲得了一次去他們家和他兒子面對面交流的機會。我和師傅一塊去的,但還是很緊張,記得我在解釋產品的時候,直接坐到人家沙發的扶手上了,後來聽師傅說,當時老闆看我的眼神都變了。我卻沒注意,一直在繪聲繪色地講解產品。雖然被師傅批評禮儀太差,但好在單還是拿下來了。

客戶會有各種問題,有的客戶會希望先服務後付費,那哪行啊?之後就會開始我非常討厭的和客戶‌‌“battle‌‌”的環節,需要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站在客戶的角度來說服客戶。

其實我是有點社交恐懼症的,平時你根本見不到我,非常不願意出門不願意說話。所以開始碰到這群老闆的時候,我還是有點怵的。但工作嘛,總還是要逼一下自己,慢慢的,隨著經驗的提升,我也逐漸和這群40歲的大叔們打成一片。有一個月,我成了團隊業績的前三名。

其實沒有什麼訣竅,多思考和肯付出是硬道理。我從入職來,每天6點半起,晚上9點前沒下過班。處理棘手的情況時,都會站在客戶的角度去思考解決方案。我覺得,真的要從骨子裡做到聰明、真誠、不油膩,讓他們信任你這個人,這樣的話很多工作都會更好做。在這些基本道理上,無論男女,都一樣。

是銷售,讓我從一個學生長成一個真正的社會人。

4.

我16年結婚,休息了兩年後,18年又再出來做已經停止了兩年的銷售工作。

為什麼?一個場景對我觸動很大。

我當時主要花銷都靠我老公,有一次我管他要錢,他的第一反應是,‌‌“那麼多錢都花完了?‌‌”

雖然他後來也給了我錢,但我真的非常討厭那種伸手要錢的感覺。以及他在家什麼也不幹,碗不洗、地不拖、孩子也不帶,我們的地位非常的不平等。那個時候我意識到,兩個人在一起久了肯定新鮮感會減少,但如果你給對方的感覺是,再也找不到比你好的人,對方就會更珍惜你。所以自己要變強,共同進步。

所以我重新找工作、學知識、積累資源,從我最熟悉的銷售做起。我每天會打幾百個電話,對於一些潛在客戶我每周都會詢問意向,我甚至會偽裝我已婚的身份,讓一些不懷好意的客戶抱有幻想。

當然,除了這些,我每天還要送兩個孩子上學、做家裡基本的家務、健身以恢復之前的身材,從早上5點半到晚上10點半,我幾乎沒有自己的時間,在照顧家裡的時候,我不時還要陪客戶聊天,解答客戶的各種問題。

時常會覺得很累,有時候是因為沒有客戶簽單,有時候是因為工作和家庭難以兼顧,有時候是因為老公太忙陪不了自己。但沒辦法,女性一定是要獨立的,要保持家庭地位的平等,就要不斷挑戰自己的極限。

所以說,男人就是男人,而還要工作的女人,其實都是女超人。

5.

最近每天都要忙到半夜12點,所以我幾乎沒什麼時間看《都挺好》,不過我有一點和蘇明玉挺像的,那就是不給自己設限,非常相信自己。

印象最深的是去年的一個項目,當我得知項目消息時,客戶已經上過董事會決定採用我們競品的方案,但我偏是喜歡做把看似不可能變成可能的事情。對方很是敷衍,但本著‌‌“公平公開‌‌”的原則,最終同意給我們一個周末的時間來準備。

當時我項目組的團隊成員都認為我們是‌‌“陪標‌‌”的,參與這個項目競標是浪費時間,但我仍決定一試,並以樹立第一個我司在這個行業的標杆為目標說服了老闆。半天內,我召集了超過20人的團隊,他們中很多都是40多歲的前輩,也不乏一些質疑和懈怠的聲音。

周一呈現方案時,我們不僅為客戶準備了中國落地方案,同時彙報了從中國推廣至全球的方案。客戶驚嘆於我們一個周末出如此高質量方案的效率,但當場並未給任何反饋。會後我一個人當機立斷留下來與對方關鍵高層決策者促膝長談3小時。

那天最後離開客戶辦公室的時候,我依舊沒有收穫客戶任何的承諾,我有一瞬間覺得自己是不是對挑戰不可能有著太多的偏執。但第二天客戶的關鍵決策者給我來了個電話,‌‌“我決定把在這個公司的職業生涯賭在你的身上了。‌‌”

那一刻讓我深刻感受到,如果你是真的發自內心想做成一件事情,所有的看似不可能都可以變成可能。

當然,人們很容易看到一個人呈現出的光鮮,卻忽略背後那不為人知的付出。據不完全統計,一個女性如果想要在職場上得到與男性同樣的機會,需要在各方面優秀三倍於同樣的男性。我其實也遇到過很多挫折:從美國學習培訓歸來時的巨大落差;不知如何將國際視野與中國實踐相結合的惆悵;剛入行時,承受著公司和行業前輩對年輕女銷售基於過往刻板觀念不客觀的評價。如何在這樣不甚成熟的大環境下,打破刻板印象讓更多的人重新審視女銷售這份職業,也是這份工作帶給我成就感的動力之一。

我很喜歡Papi醬在節目中說過的一句話:‌‌“作為一名女性,首先你要成為你自己,然後才是別人的妻子、媽媽、女兒、兒媳。‌‌”

也有人不斷跟我抱怨‌‌“這個社會對女性要求太高了‌‌”,但我覺得,首先女性要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忘記外界的評價,活得更努力、更獨立、更平和。

我是一名女銷售,但我更是一名職業女性;我是一名職業女性,但我更是一個活出自己的女孩。

在採訪中,幾位女性銷售都告訴我,在他們公司,業績最好的往往都是女銷售。我們可能認為,在銷售這份工作中,男性客戶居多是這一結果的直接因素,但實際上,她們在其中付出的努力,體現的細緻,展示出來的專業,才是更為重要的因素。

但這和性別有關嗎?努力、細緻、專業,應該是每個職業人必備的素質,但因為社會的偏見和生理的不同,她們付出了更多的汗水。所以在她們眼中,並不覺得這份職業有所謂的男女之分,在工作崗位上,她們就是一個職業的人。

所以,我們在稱呼她們是女業績冠軍、女強人、女超人時,最好記得,她們就是她們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36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