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鄭義:什麼時候中國人才能了解真實的國情?

——原標題:從兩幅衛星圖看中國森林的毀滅和自然復甦

波士頓大學發表的衛星圖:年均葉面積趨勢(2000至2017年)。()

最近有一條消息在中國引起一片狂歡。美國波士頓大學研究人員利用NASA的空間遙感數據發表了一篇文章,稱自2000年以來,地球新增了5%的綠化面積,相當於亞馬遜雨林的大小,而其中25%都來自中國的貢獻。這條消息迅即在中文網上激起了暴風驟雨般的感動、自豪與驕傲!

有人立即進行了簡單的計算:“亞馬遜雨林面積700萬平方公里,即使對於幅員遼闊的中國來說,(其25%)175萬平方公里也是一個巨大的面積,如果從沙漠變綠洲角度來說,這個面積只能用‘奇蹟般巨大’來形容。”

有網友說:“事實證明習大大‘金山銀山不如綠水青山’策略的偉大而正確。”

有網友說:“衛星圖片上看到我們中國的深綠色超過了東亞所有國家甚至也超過了西伯利亞植物綠色。內心很感動。中國人終於感動了自己!也感動了世界!”

一位激動無比的網友直截了當地說:“中國是救世主。”

一位叫“龍牙”的網友寫了一篇長文,題目叫《如何看待NASA研究:中國新增綠化面積達到四分之一個亞馬遜雨林》,上網後點擊量驚人,一會兒感謝“破一萬贊了!感謝網友們支持!”再過一會感謝“破兩萬贊了”,“破三萬贊了”——這哪裡是一篇文章,簡直是一次情感的爆炸!

一位叫“藝非凡”的網友把自己的文章排列成熱情澎湃的詩行:“這無疑是一個振奮人心的喜聞/我為之驕傲的祖國/也成了世界環保的領頭羊/流浪地球更將遙遙無期/中國大概是把所有東西都塗綠了/一直以來,中國都是被環保界詬病的對象/環境污染,是因為中國/空氣質量低下,是因為中國/沙塵暴,是從中國而來……/指責的聲音從未斷過/中國能為世界環保做出巨大貢獻/有誰會信?/……在中國,一切皆有可能/全世界,只有我們一個民族建成了長城/也只有我們治住了千年沙漠/凡人逆天,人定勝天/這份驕傲與自豪/我們當之無愧!

我對此類激情抱有相當的警惕,蓋因本人從發表第一篇關於森林危機的長篇報告文學算起,連續關注中國森林迄今已35年,雖然算不得專家,總還有些常識。一個常識式的疑問便是:中國森林怎麼能跟亞馬遜熱帶雨林相提並論?終於看到一位澳大利亞網友跟帖:“誰能解釋一下,亞馬遜雨林佔世界雨林面積的一半,森林面積的20%,但在那張衛星地圖上卻幾乎沒有綠色?”——問題就在這裡了:西伯利亞大森林和亞馬遜雨林比不上中國,有悖於常識了。返回頭認真讀那張示意圖,發現下面有一行小字“Trend in Annual Average Leaf Area”,——原來,這張圖示意的是“葉面積趨勢”,或說“綠色趨勢”,與事實上的森林面積完全是兩碼事。在這張示意圖上,綠葉面積沒有增加的亞馬遜雨林、西西伯利亞、美國東部、歐洲中部和日本,一概標示為白色,與撒哈拉大沙漠一樣。前者是森林茂密,難以再增長,屬於上上狀態,後者是完全不存在植被的下下之態,但兩者都同樣被標示為白色。如果不認真思考,這種製圖方式很容易造成誤讀,以為那綠色就是森林。我不能猜測製圖者有心誤導,但只要使用除綠色以外的其他任何顏色,這種造成狂歡的誤讀就不會發生了。

波士頓大學圖。注意亞馬遜雨林,美國東部,西伯利亞西部與撒哈拉大沙漠均為一片白色。(Public Domain)

這幅地圖使我想起幾年前的另一幅完全不同的地圖,也是由NASA提供的衛星監測數據。我曾寫過一篇小文:《為谷歌推出的全球森林監測地圖叫好》,因為這幅地圖給我們提供了觸目驚心的真實。谷歌公司於2014年2月推出的“全球森林監察(Global Forest Watch)”,不是抽象的“綠色趨勢”圖,而是實打實的“森林覆蓋”圖,綠色越深,森林覆蓋率越高。有人說,“這真是一幅令中國人悲傷的地圖。”為何悲傷?中國是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有一點朦朧灰綠色的是東北大小興安嶺、東南沿海以及瀾滄江怒江峽谷和四川盆地周圍的山脈。粗看一眼,有一點若有若無的綠色,但不能細看,因為這幾小片灰綠色相鄰的境外,一概是深綠。大小興安嶺之外是西伯利亞,自然無話可說。鴨綠江南邊是朝鮮和韓國,一片翠綠,隔過顯得狹窄的日本海,日本諸島完全是深綠。隔著更窄的海峽,對面的台灣也是綠色島嶼。奇怪的是,同樣隔著一線海水,海南島卻是純白。西南部的境外是越南、寮國、泰國、緬甸、不丹、尼泊爾,也都是深綠淺綠,只要一越過國境線,就驟然變成了若有若無的灰綠,整整齊齊。最不可思議的是,所有這些顏色分界線,一律是國界,就像是用刀切出來的準確清晰!

谷歌發表的全球森林密度衛星圖(Public Domain)

好了,現在到底哪幅圖可信呢?

都可信,都是真實的。只是看你如何理解。

我的理解是,谷歌地圖反映的是中國基本上已無森林。波士頓大學地圖反映的是中國森林毀滅之後的自然復甦。而且不是森林,是綠色的“趨勢”。森林是一個有嚴格規定的大生態系統,不是灌木和幼林。

早在四十一年前,當時的國家林業總局局長羅玉川就發出警訊:如果亂砍濫伐的現象繼續下去,到本世紀末,中國森林就有被砍光的危險。

早在二十六年前(1993年),當時的林業部長徐有芳就指出:經數十年亂砍濫伐,中國大陸的成材幾乎完全砍伐殆盡。中國目前只有一條路可走,即提高對未成材的加工能力。

上世紀末,一個簡單明了的事實證明了這些林業官員的預言:大量森林鐵路退役轉向旅遊。1999年,中國最後一條森林鐵路退役。也就是說,砍光了,再沒什麼可砍的了。

引起狂歡的波士頓大學地圖,所反映的不過是森林滅絕之後的復甦。正如毛澤東當年所說:“一張白紙,沒有負擔,好寫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畫最新最美的畫圖。”中國綠地面積的快速增長,是災難之後的恢復,正如被戰爭毀滅的城市在戰後的高速發展。譬如德國,從一片廢墟恢復為歐洲第一不過只用了短短15年。這並不值得誇耀,不過是災難的副產品。如果不把中國的森林砍光,砍成谷歌地圖上那一片白茫茫,哪來波士頓地圖上那一片綠?說它是一件好事,也是壞事變成的好事,首先是一件壞事。

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我們中國人才能了解真實的國情,不再虛擲珍稀的革命浪漫主義激情呢?

有人說,“地球復綠最重要一個因素是溫室效應”,我對此沒有研究,無話可說。有人認為主要因素是中國的“退耕還林還草”政策,並稱這一政策“對中國、對世界影響之大,遠超你的想像。如果以1995年到2025年的三十年為尺度,中國將成為地球上唯一一個同時實現了全面工業化與環境全面好轉的國家。”——說這個話的人不僅全不把自己當外人,而且比趙家人更姓趙。趙家人都不敢這麼說,他們最多敢說“力爭扭轉環境惡化的趨勢”!但是,就綠地面積大幅度增加這一點而言,退耕還林政策確實是一個重要原因。同時,城鄉差別所造成的農民進城、耕地荒蕪可能起到了更大的作用。試想,如果當年政府沒推出“退耕還林”政策,農民就不會自動退耕還林、土地拋荒嗎?有學者計算,改革開放“30年間城鄉人均收入差距拉大了46倍!”在湖南相當富裕的農村,“一家四口人一年種烤煙可以賣20000元錢,但是,如果一家四口出去打工的話,一個人的工資隨便超過20000元,一家四口外出打工收入隨便超過10萬元。所以,種烤煙的人越來越少,南下打工的越來越多,前幾年是年輕人出去打工,到2005年後,全家出動打工。”中國具有世界上最大的(沒有之一)工農差別、城鄉差別,只要戶口制度稍一鬆動,農民就進城打工,留下無人耕種的土地任其荒蕪。只要一退耕一封山,一年生草,二年長灌,幾年時間喬木便開始生長,根本用不著什麼政策不政策,巨大的工農城鄉差別就是最大的政策。

我完全贊成當局的“退耕還林還草”政策,希望能持之以恆,逐步讓大自然來自我修復。但是,如果不明確產權,實行山林私有化,並“地隨林權”,等小樹成材了,還是逃不脫砍光伐盡的輪迴。至於國有森林的保護,還是學學美國吧。中國是修一條路砍光一片,砍光一片廢一條路。美國是修一條路輪伐間伐,實行采育平衡,可持續生產,對於嚴格保護的生態林則乾脆不許修路。

願中國早日脫出人造災難—偉大成就的怪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