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共產暴政錄:消滅思想先驅的「一打三反」

中共在“一打三反”運動將殺人權下放基層以鼓勵殺人,全國受迫害人數兩百多萬,幾乎每個縣城都有了殺人場。(網路圖片)

文革中有幾次殺人高潮,比如“紅八月”學生殺人,“清階”殺人,“一打三反”也是殺人高潮之一。

“一打三反”的打擊對象

一九七〇年的“一打三反”的內容是:打擊現行反革命,反對貪污盜竊、投機倒把、鋪張浪費。“一打三反”其實只有“一打”,那個“三反”,只是象徵性的。

“紅八月”殺的是“出身不好”的人,“清階”打擊的重點是中共傳統的“階級敵人”,即“地富反壞右”分子、知識份子以及所謂的敵特分子。而“一打三反”是主要是要消滅有“反動思想”的人(不管你出身如何),而且是經過正式的法律程式判刑處決。

“一打三反”的“現行反革命”是什麼呢?就是中共認為有“反動思想”,或“反動言論”的人,與建國之初毛澤東起草的《鎮壓反革命條例》一樣,“一打三反”檔也鼓勵處決,規定言論可以作為判處死刑的依據,即使你靈魂最深處的東西,都可以成為判處你死刑的理由。

按照“一打三反”檔要求,各地政府在幾個月內連續召開公審大會,每次以“惡毒攻擊偉大領袖毛主席”、“惡毒攻擊林副主席”、“惡毒攻擊無產階級司令部”、“惡毒攻擊無產階級專政”、“惡毒攻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等隨意罪名處決,少則幾十人,多則上百人。

被鎮壓的所謂反革命犯絕大多數是中共暴政中的抗爭者,運動鎮壓的所謂反革命集團主要是讀書會、討論會、思想者沙龍、聯誼會,這些團體的所謂反革命罪行主要是譴責49年以後的土改、鎮反、肅反至文革的歷次迫害運動,譴責人民公社帶給農民饑荒。除這些抗爭者之外,還有大批的無辜被害者是當局為完成中央下達的鎮壓指標而湊數的無辜冤魂。

“一打三反”被處決者中的大多數是文革黑暗年代的殉道義士,是那個時代思想解放的先驅。

周恩來親自批准處決的遇羅克和王佩英就是為正義獻身的代表人物。青年工人遇羅克因為發表了反對以“出身”、“成分”為標準迫害人的《出身論》等文章而獲罪。

王佩英是七個孩子的母親。大饑荒災難後,中共高層領導聯手掩蓋毛澤東的罪惡,掀起崇毛熱潮。王佩英拒絕這樣的掩蓋和崇拜,在1964年散發標語傳單發出了在那個年代石破天驚的呼籲,要求“讓毛澤東退出領導崗位以結束全國性災難”。

後來王佩英被關進了北京安定精神病院,“一打三反”中被判死刑,王佩英被押赴刑場途中,劊子手們為防王佩英呼喊,用細繩緊勒其喉,將她勒死在赴刑場途中。當局沒有留下對遇羅克、王佩英等政治犯的死刑判決檔、審判記錄,這是周恩來遵照共產國際的作法,共產黨有銷毀政治犯記錄的傳統。

黃立眾(又名黃美琦),原北大哲學系學生,講述農民生活困苦,被北大開除團籍。1960年,黃因堅持觀點被開除學籍,遣送回安徽無為縣家鄉(無為縣大饑荒時死了三十多萬人)。目睹農村餓殍遍野的景象,他拒絕沉默,組織農民上訪、外逃,因道路被封鎖外逃失敗後,他秘密發起成立了中國勞動黨,制定了綱領,油印了《告全國同胞書》,號召武裝抗暴,事敗被捕判處死緩,在“一打三反”中被中共殺害。

一九七〇年二月,寧夏省會銀川市“破獲了一起重大現行反革命集團”,一個以十三名青年學生為成員的“共產主義自修大學”,吳述樟(銀川二中一九六八年畢業生)在《毛主席語錄》“再版前言”的“毛主席的指示,一句頂一萬句”的旁空處寫過“放屁”二字,他們還書寫論政文章。魯志立(北京農業大學一九七〇屆畢業生)撰寫的《什麼是法西斯主義》是一篇討伐中共法西斯暴政的檄文:

“(中共當局)禁止一切為世界公認的民主權利以至人民的思想和言論自由,殘酷鎮壓一切反對或僅僅不同意暴力統治的人民,甚至採用公開的恐怖手段。”

“竭力推行種種仇視人類的反動謬論,例如宣傳種族優劣論、反動血統論,人為製造階級與階級劃分論等來迷惑籠絡一部分人以達到鎮壓人民的目的。此外還竭力推行愚民政策,實行奴化教育,提倡奴隸主義的盲目服從精神,宣揚個人迷信和領袖至上的神話,從意識形態上已墮入了完完全全的唯心主義。”

“打倒法西斯!”

吳述森、吳述樟兄弟和魯志立三人被“判處死刑。此外還有廈門書寫“反動標語”的僑生洪滄海;廣州軍區生產建設兵團海南白沙縣某團女醫生官明華;上海靜安區“破壞樣板戲”的談元泉;蘭州甘肅師範大學反對階級鬥爭歷史觀的老教授張師亮;南昌反對個人迷信的青年吳曉飛……

上海交響樂團指揮陸鴻恩因“塗寫《毛主席語錄》”,在“一打三反”中被判處死刑,押往刑場前,喉管被割斷,免得他呼喊“反動口號”。

“一打三反”運動中,成千上萬像遇羅克、王佩英、黃立眾、吳述樟和魯志立那樣的有獨立思想的先驅被以反革命罪名殺害。

他們都是具有獨立思想的知識份子,是在資訊封鎖的條件下,從中共的所作所為中,得出自己的結論,在“紅色恐怖”中,在很多人明哲保身而沉默的情況下,挑戰惡魔。他們是那個時代勇士,是那個時代思想解放的先驅,是殉道者。

陝西安康縣農民易道均,因住房窄小、陰暗無光,無法張貼毛澤東標準像;再加上小孩呼喊“毛主席萬歲”時,他說了“哪裡能活一萬歲!”縣軍管會據此認定是“現行反革命”,判其死刑,於一九七○年六月被槍斃。

芒果是一種熱帶水果,現在北方超市都有賣,但在六七十年代北方見不到。文革中巴基斯坦外賓訪問中國大陸時送給毛澤東芒果,毛澤東不吃了,把它送給清華大學工宣隊,人們熱烈歡呼,縱情歌唱,傳誦這一特大“喜訊”。工宣隊隊員們捨不得吃,把它分送給其他單位的工宣隊,芒果容易變壞,於是用蠟制芒果代替。有了複製品,轉贈就方便多了。於是,在全國範圍內,很快掀起了一陣接送芒果、感恩戴德的旋風。

複製的假芒果傳到四川雅安,漢源縣富林鎮有個叫韓光第的老牙醫,看見玻璃罩里的金黃色芒果,順口說了句:“芒果像一條紅薯,沒什麼看頭,有什麼稀罕的。”這是大實話,公安機關以“惡毒攻擊”的罪名逮捕之,一年多後(70年)竟被判處死刑。

韓光第死後,他的三個兒子全部被趕下鄉去,他的老伴受不了這種突然的打擊,也去世了,一個好端端的家被中共搞得家破人亡。

“一打三反”也對文革中對立派的進行鎮壓。譬如上海集中追查曾參與炮打張春橋的學生,王秀珍說“對這批新生反革命不能手軟”,市委部署清查,僅復旦大學等六所大學就有一百二十多人被逮捕、監禁、五人被逼自殺,三人被逼瘋。

殘酷的“一打三反”

“一打三反”之殘酷,可以和“清隊”比肩。雲南鎮雄縣的官方記載:“省革委派工作隊來鎮雄指導“清理階級隊伍”和“一打三反”,搞逼供信,造成一百零七人非正常死亡”。

上海市南匯縣“一打三反”,審查、鬥爭了三千餘人,“造成非正常死亡六十二人”。寶山縣“一打三反”和“清查五一六份子”結合,共清出五千多“有問題的物件”、“四十一人被迫自殺”。

江蘇泰興縣,“一千四百餘名幹部群眾被關押、批鬥,嚴刑逼供,有的被迫害致死。”

為提高殺人效率,如同土改、鎮反運動一樣,中共在“一打三反”運動也是將殺人權下放基層以鼓勵殺人。中央規定殺人由省、市、自治區革命委員會批准,報中央備案。運動中,全國受迫害人數兩百多萬,幾乎每個縣城都有了殺人場。

“一打三反”運動也導致了自殺潮。例如,青海貴德縣,14人自殺,寶山縣41自殺,河南西平縣集中全縣中、小學教師舉辦“一打三反學習班”,刑訊逼供,殘酷鬥爭,被批鬥的180人中4人自殺,廣西欽州地區發生自殺事件238起,死亡188人,河池地區169人自殺,山東沂水縣將公辦學校的教師集中,被批鬥的173人中3人自殺。

還有不少人遭到滅門處決。如南京的李立榮和他六十歲的母親林舜英、北京25中教師王守亮、楊淑辰夫婦、北京通縣的侯坤、侯建民父子兩人,都在“一打三反”中被處決。

“一打三反”的冤案及殺人數

與鎮反運動一樣,“一打三反”運動中的各縣軍管會也必須殺人以向上級交差,很多地方抓不到思想言論犯,為完成殺人指標,當局就抓一些農民處決向上級交差。

陝西戶縣搞出“反革命案件”662起,“定案”處理483人。河南安陽市郊區揪斗2,392人。河北邢台縣“挖出”122名反革命分子。

湖南黔陽縣高陽大隊黨支部副書記一心搞出點成績陞官,打死自家的狗後,向公社報告說狗被人毒死。公社書記正為揪不出反革命而犯愁,馬上批評大隊支部書記右傾,並責成副書記主持“專案組”破案。副書記馬上在大隊部架起一挺機槍,將社員抓去過堂。他聲稱揪出了一個十六人的“反革命集團”,槍殺了一人,打殘二人,將二人逼得自縊身亡。受株連者多達一百一十五人。

七〇年三月,山東安丘縣弄出一個子虛烏有的“反革命殺人案”,“憑所謂檢舉材料,對縣運輸公司馬金城等三十四人非法關押,造成自殺未遂五人,含冤身亡三人,致殘一人。”

中共官方沒有發表該運動總共鎮壓了多少人,發表的唯一數字是該運動前10個月(到1970年11月)揭發了“反革命份子”184萬多名,抓捕了284,800多名,殺了數千人。(馬齊彬、陳文斌等編寫《中國共產黨執政四十周年1949-1989》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1989)

中共掩蓋真相,說僅殺了數千人,全國兩千多個縣,每個縣殺四人,都已上萬,還不包括城市,當年經常處決“現行反革命”,每個縣根本不止殺四個人。

丁抒博士認為,“一打三反”中至少有二百萬人受迫害;就全國而言,在“一打三反”運動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數,應在十萬以上。

“一打三反”有如83年的嚴打,極其恐怖,“一打三反”中說錯話就關就殺,83年的嚴打是行為上有些錯失就關就殺,筆者推算被殺人數超過十萬,推算如下:

寧夏省銀川市由十三名青年學生組成的“共產主義自修大學”中,吳述森(寧夏大學畢業生)、吳述樟兄弟和魯志立三人被判處死刑,余者分別被判無期和有期徒刑。死刑佔23%,若按此比例計算,284,800*23%=65,723,加上“一打三反”前抓的但在七〇年被殺的人,輕易就達十萬以上,前文說的遇羅克和王佩英,說“芒果像個紅薯”的韓光第都是“一打三反”前被抓但在“一打三反”中被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