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陶傑:低級紅 高級黑 始祖是紅色中國第一才子

識者一聽見「迫害紅太陽」,就會心笑出聲來,知道郭沫若除了求生存,還故意用自作賤的方式,將毛澤東華國鋒顯示得很荒謬。在英文里,這種極度誇張的直筆,反而是一種曲筆,叫做patronising。這個英文字,很深奧,在中國一條線的主奴文化里,沒有這層意思。因此高級黑,那時的中國農民聽不出來,知識分子也聽不出來,說郭沫若是不要臉。

低級紅、高級黑,全球獨特的中國式政治遊戲,卻不是今日才有的事。

此一專科,始祖是紅色中國第一才子郭沫若。

郭先生長期大力吹捧當政第一號人物,詩詞作品,讚揚得最多的主角,當然是毛主席。但是真正懂得文學的人,作者筆墨里有給分真假,內行人一看即知。譬如,黃沾的“女兒意,英雄痴,吐盡恩義情深幾許;塞外約,枕畔詩,心中也留多少醉。”如舟漂三峽,渾然天成,這是他大哥與城中第一散文才女熱戀時的真情迸溢。“輕輕的我走了,如我輕輕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也是徐大詩人日思夜想林徽音的至誠獨白。

但是郭老的頌詩不同:“四海通知遍,文革捲風雲。階級鬥爭綱舉,打倒劉和林。”這是讚美毛澤東的。而“野心大,陰謀毒,詭計狂。真是罪該萬死,迫害紅太陽。接班人是俊傑,遺志繼承果斷,功績何輝煌。”這是情迷華國鋒的。

但識者一聽見“迫害紅太陽”,就會心笑出聲來,知道郭沫若除了求生存,還故意用自作賤的方式,將毛澤東華國鋒顯示得很荒謬。

在英文里,這種極度誇張的直筆,反而是一種曲筆,叫做patronising。這個英文字,很深奧,在中國一條線的主奴文化里,沒有這層意思。因此高級黑,那時的中國農民聽不出來,知識分子也聽不出來,說郭沫若是不要臉。

其實比起另一個將老毛捧為“開天闢地君真健,說項依劉我大難”、譽毛主席為劉邦再世的柳亞子,郭老才聰明呢。

低紅高黑,與其是寫給主子看,其實是寫給有同樣洞察力的行家看的。當年郭沫若寫這種詩,也是明珠暗投,希望一些文學界的行家看得出來。陳寅恪看不明白,若錢鍾書之流,有一點犬儒的心思的,應該看得明白。只是看懂了你嘴巴也不敢講。只是心中噗哧一笑:郭沫若你這個頑童,好大的膽子。因為萬一毛澤東也看得出來,你人頭不保了。

但做皇帝的,要有很高的智慧,才知道這種過分肉麻,是對他智商的侮辱。因為你出手如此低,但你竟然指望我相信,因此在你的判斷中,我是一個皇帝新衣式的白痴。你這樣揣摩我,就是在侮辱我。

但藝高人膽大的郭沫若,卻在向沉默的一些知音人表演:看,我就是敢,我斷定此高級黑,老毛他看不出來,我在玩俄羅斯輪盤。

現在,這種玩意又出來了。玩此惡搞的人,一樣有郭沫若那種判斷和膽識,只是沒有清末民國時代讀書的郭沫若之淵博學問與詩才,而且不止一個,而是官場網路此起彼伏一大幫。字裡行間,作者冷笑,網民鬨笑。

畢竟,正能量一點看,這是一種可喜的進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