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美人觀:袁騰飛將人分為三六九等 是天然反民主的

——上等人民主論不成立

袁把新權威主義的主張變成了「給上等人民主,給下等人(發財的)自由」,不過是換了一種說法,無任何創新!唯一不同的是,袁把這種謬論說成是「歷史規律」!恰恰相反:古代民主一開始就是全民參與的民主!荷馬史詩中記載的原始民主就是全體士兵參與的民主。最古老共和國——聖馬利諾共和國的民主也是全民參與的!當冰島人建立最早的議會的時候,當瑞士人獨立於德國實行民主的時候,也是全民參與的民主!

89後,華人圈出現了告別革命論、黨主立憲論、儒家憲政論、紅色基因論以及“上等人民主”論,都是滿紙荒唐言!“只給上等人民主”,上等人壓迫下等人會更厲害,下等人更倒霉。“上等人民主”就是寡頭專制,是“禮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的特權的升級版。

袁騰飛的觀點是“頂層設計、嚴禁妄議中央”的產物!權力歸上等人,下等人只能發財後養活上等人,本質上是“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的那一套!袁的謬論就是凱迪包裝設計出來的,反駁的主貼無法發表,即使發了,馬上被鎖住!

1980年代,新權威主義主張:給少數人以民主,給多數人以經濟自由。其意思是說,政治民主權利只給達官貴人等少數人,多數百姓主要有發財的權利就行了!至於什麼言論自由、示威自由、集會罷工的自由以及自由競選等政治性權利不能給予老百姓,給他們這些權利天下就大亂了!所以,只能搞經濟自由化、政治專制化,這就是新權威主義!顯然,無罷工自由的勞動者就是奴隸,無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的老百姓就是行屍走肉!當時人們認為,“新權威主義”就是“新專制主義”。

袁把新權威主義的主張變成了“給上等人民主,給下等人(發財的)自由”,不過是換了一種說法,無任何創新!唯一不同的是,袁把這種謬論說成是“歷史規律”!恰恰相反:古代民主一開始就是全民參與的民主!荷馬史詩中記載的原始民主就是全體士兵參與的民主。最古老共和國——聖馬利諾共和國的民主也是全民參與的!當冰島人建立最早的議會的時候,當瑞士人獨立於德國實行民主的時候,也是全民參與的民主!到今天,瑞士是全球全民公投最多國家!全民公投當然是全民民主!

《我和中國“民主派”不是一夥的》在網上很風行,見https://mp.weixin.qq.com/s/tWbKLvzFUdGhLMwFgCOXFg袁騰飛說:中國“民主派”大多沒我了解歷史,特別是英美民主史,都以為“天賦人權”是指“政治選舉權”。都錯了!所以我和這類人不是一夥的。不是指“民主選舉權”,是指“人身自由權”。無論英國,還是美國,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階段,都只給上等人民主,給下等人什麼?(發財的經濟)自由!

袁在胡說八道。事實上:1265年孟福爾在英國威斯特敏斯特宮召集會議,出席者有僧俗貴族和每個郡兩名騎士代表,每個大城鎮兩名市民代表,史稱“孟福爾議會”。這是市民進入議會的開端,人們把1265年議會看作英國下院之起點。市民就是城市的普通老百姓,由他們選派代表參加國會,這就是人民參與憲政、享有政治權利的表現!

其實,沒有國民政治權利的發財的經濟自由是不存在的。1931年11月7日頒布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完全拋棄了人權價值觀。它規定:“軍閥、官僚、地主、豪紳、資本家、富農、僧侶及一切剝削人的人和反革命分子是沒有選派代表參加政權和政治上自由的權利的”。這些被剝奪政治權利的“敵人”比印度的“賤民”還慘,“賤民”可以經商發財,“敵人”連“發財自由”也沒有,他們的財產都被沒收了。毛先用“全盤公有制”剝奪了全民“自由謀生權”;再用“城鄉戶籍制”剝奪了全民“自由遷徙權”。即使在憲法保護私有制的今天,國家以公有製為主體,就是在歧視非公有制經濟,何來經濟自由?如果你的財產被官府強取豪奪了,你到何處找個說理的法院打官司?因為司法不獨立呀!可見,沒有民主(政治權利)的經濟自由是不存在的。

更為惡劣的是:袁編造了民主派認為天賦人權就是指“民主選舉權”,而且袁說“天賦人權”是指“人身自由權”,也是似是而非。天賦人權包括了平等權、財產權、生命權、幸福權、自由權,等等。1789年8月26日,法國《人權宣言》把人權具體化為自由、財產、安全和反抗壓迫等四種權利。這是人類有史以來對人權概念的最全面和系統的論述。

袁騰飛說:人分三六九等,勢必存在等級之別,西方人毫不避諱這一點。西方的“人人平等”是一種理想和目標,用來激發下等人求上進。結果,你追我趕,社會發展。中國人也鸚鵡學舌“人人平等”,骨子裡還是“不患貧,患不均”,不怕大夥一塊窮,只恨別人比我富!導致仇富心態扭曲人性。

其實“人人平等”是指人在理性面前的人人平等,由此引申出人的尊嚴和權利平等,並不是指人與人之間的財產平等!眾所周知:“領導”與“民主”是截然對立的意識。在民主制下,沒有哪個黨派膽敢自封為領導。你是不是領導、能不能執政,要由選票來決定。在民主制下,任何黨派、團體與個人,在法律和選民面前都是平等的,沒有領導與被領導之分。預設“領導”(所謂“領導階級”、“領導黨”)並強迫民眾服從,這本身就是專制。聲稱某階級、某黨最先進、最正確、最科學,天然的享有領導的資格,如果你持有異議而不衷心擁護,就是反革命;這是極權主義邏輯。在民主制度下,一切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人人享有平等的權利;而不是將國民分為不同的等級。美國法庭一直實行陪審員制度,陪審員都是從公民中隨機抽取的,根本就沒有等級的概念。袁騰飛將人分為三六九等,是天然反民主的!

袁騰飛說:看看林肯總統解放黑奴就明白了。黑奴不是因為政治上有了選票才變自由的,黑人的自由是從重獲“自由謀生權、自由遷徙權”開始的,簡稱經濟自由。政治上哪怕一時沒選票,只要黑人獲得經濟自由,立刻擺脫了人身依附關係,成了堂堂自由民!

這表明了袁的奴隸主立場!南北戰爭後,1868年7月美國聯邦憲法第14修正案的通過,使黑人獲得了選舉權。南方的幾個州不給黑人選舉權,聯邦政府對此進行了制裁,居然被袁騰飛肯定了——無選舉權好!

袁騰飛說:“英國、美國,都是發展在前、民主在後,經濟發達之前沒一個搞普選的”;也就是承認英國、美國以前也是有選舉的,只不過沒有搞普選,只是部分人享有“政治選舉權”,黑人、女人、窮人沒有。他還說:“台灣、韓國、新加坡同樣如此,二戰後窮人居多時都不搞民主,只賦予窮人自由(自由謀生權和自由遷徙權),等到幾十年後窮人變少、資產階級和中產階級普遍壯大,分別躋身成為亞洲四小龍後,才放手民主(施行普選)。”

這顯然是胡說八道!台、韓、新,二戰後一旦成為和平社會,就開始了普選,所有成年人都有投票權,就在搞全民民主!

袁故意把二戰後的“四小龍”的歷史分解為“經濟自由”致富時期和發展民主的“政治普選”時期是不成立。新加坡自治政府於1959年成立。新加坡於1959年5月舉行第一次大選,所有選民直選議員,人民行動黨在51個立法議院議席中贏得43席,成為執政黨。新加坡一開始就實行了全民普選,哪裡有兩個時期?

韓國一成立就實行了全民普選!1948年韓國老百姓就直接選舉國會議員了,1951年底,韓國選民就可以直選總統。由於朝鮮半島的戰爭,韓國官方對選舉和輿論管制過多,從而使民主打上了威權的色彩。但韓國絕不是什麼把人分為三六九等後的少數人的民主!韓國人不斷地反抗軍方的壓制,經過了光州起義,1987年新憲法全民公決,取消總統宣布緊急狀態和解散國會的權力,保障了多黨公平競爭的展開。金大中在1971年與朴正熙競逐總統失敗後,1997年12月,73歲高齡的金大中登上韓國第15屆總統的寶座,象徵著民主的徹底勝利。前兩年,朴正熙女兒朴槿惠總統被人民抓進了監獄。說明,韓國的民主已完全成熟!

1950年4月24日,台灣就開始了縣市長、縣市議員、各鄉鎮市長及鄉鎮市民代表的多黨競選。競選人到田頭、地間、超級市場去拜票,希求民眾把票投給他,選民把手一擺,現在認得我,當年幹嘛了?那條路早該修了怎麼不修?專制時代“跑官要官”,通過競選的周期運行,變成“跑民要官”。這是巨大歷史進步。1950年10月15日,花蓮市開始了一人一票選縣長。這是中華五千年歷史上老百姓頭一次有權決定自己的父母官。6人競選,經過2輪投票,10月22日,中華民國第一位民選縣長、由無黨籍的楊仲鯨勝出。華人世界的第一道民主曙光,就從太平洋岸的小城花蓮射出。楊仲鯨三年任期卸任後孑然一身,還必須租房子。

在1954年的縣市長選舉中,非國民黨人士獲10%議席。1969年國民大會、立法院和監察院選舉,允許多黨競選;在1969年的立法院選舉中,黨外人士獲8個議席中的3席。1969年底,20歲的加油站工人康寧祥在競選的演講台上,猛烈地抨擊了國民黨的腐敗與專制,高票當選為台北市議員。1972年,他競選進入了“立法院”。在1977年的地方選舉中,黨外勢力獲得了30%以上的選民支持。非國民黨候選人獲得了22%的省議會議席和4個縣市長職位。1977年11月19日,桃源縣城中壢投票所出現舞弊;結果被當場捉住,而警察卻予以袒護,引起民憤。上萬選民包圍了中壢警局,抗議對嫌疑者的包庇。混亂中,兩人死亡。桃源縣出動鎮暴車,被群眾砸毀;選民譴責國民黨的腐敗、專制與漠視民主。晚8點,火光熊熊,濃煙衝天,14部警車和60多輛民用車被燒毀,6棟警察宿舍被燒。第2天凌晨台灣官方宣布塗污選票的姜新林被移送法院審判,並宣布反國民黨的許信良以61.5%的高票率當選桃源縣長。1980年代“黨外”力量在選民中的支持率一直保持在30%左右。1987蔣經國終結了戡亂條例。1996年台灣多黨競選“第一號”。

袁騰飛鼓吹“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唯物派道德觀;說,歷史上濫殺無辜的大多是窮人出身······恰恰相反:馬克思是准貴族出身,恩格斯是大資本家出身。列寧是貴族出身。斯大林的父親當過鞋匠,不過後來有了自己的工廠,成了企業家,只因酗酒才使得企業倒閉,斯大林在22歲時因經濟問題,無法繼續學葉,就參加共產革命。可以說,他在22歲之前,一直過著中產以上的生活。波爾布特是地主出身,皇親。切·格瓦拉也是貴族出身,其家族除了好幾位總督。希特勒的父親是海關公務官,退休後是小地主還養蜜蜂,經濟地位至少也在中產之上,

袁喪心病狂地污衊民主!他說:有人說有了選票,窮人素質就會提高。無知透了!委內瑞拉窮人有了選票,立刻選出查韋斯,沆瀣一氣洗劫中產階級,飽受一戰之苦的德意志魏瑪共和國窮人有了選票,立刻選出希特勒,攜手血洗其它民族。埃及貧農有了選票,立刻選出穆兄會,差點重蹈政教合一中世紀專制,差點炸毀金字塔······日本窮人居多時,再怎麼明治維新君主立憲都沒用,只要有人登高一呼,立刻萬眾一心走上軍國主義邪路······按照袁的邏輯必然得出結論:窮人或貧窮是萬惡之源。袁說:“農耕國家烏克蘭有了選票,烏族、俄族大打出手血腥對峙······”。他意思就是,民主導致了分裂與戰爭!這和1990年代初的論調一樣,民主導致了蘇聯解體,民主是罪魁禍首,所以,民主要不得!其實,蘇聯解體是蘇共長期鎮壓邊疆民族的結果,與民主何干?烏克蘭內戰也與民主無關,而是俄國支持烏克蘭境內的俄羅斯族的叛亂!

希特勒當時的情況是:在1932年4月大選中得票達36.8%,贏得了議會大黨地位,卻並未獲得組建政府必要的多數。始終有不少選民對希特勒和納粹黨心懷疑懼。當年11月選舉,有200萬選民拋棄了納粹,更不可能通過獲得議會多數席位順利上台。事實上希特勒最終也沒能通過選舉贏得多數席位,最終使希特勒如願以償掌握政權的,是政府的錯誤策略以及政界、軍界、經濟界中舊勢力頭面人物跟希特勒之間進行的一系列交易,政府內外的舊勢力看中希特勒的強硬立場和在民眾中的蠱惑力,希特勒在1932年11月選舉失利的情況下,這些力量協助他當上了總理。可見,希特勒上台那是民主制度不完善的結果,並不是民主本身造成的。這就像飛機墜毀了,原因可能是飛機故障質量問題,並不意味著就可以否定飛機行業吧!同樣,一個國家的民主初期的不成功,不能成為這個國家拒絕民主的理由!

袁唯有富人才能搞好民主的觀點是不成立的!能否民主是由人們價值觀和品性決定的,而不是財富的多寡決定的。先看東西方的價值觀!東方: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也就是說,管好自己的事情,不管他人的事情、不管社會的事情!因為他人或社會的事情屬於國王或者君子管!這就是孟子的“勞心者治人、治社會”之說!社會之事是官僚們的事情,與老百姓無關。西方:各人管好自己的事情,社會的事情是大家的事,必須眾人來管!也就是說,關心政治關心社會,人人有責!因為亞里士多德說,人是政治動物,所以,不關心政治不參與政治的人就不是人!正是這種普遍參與的價值觀促成了民主。

再加上西方民族具有海盜般的勇氣,寧死不屈!譬如,古羅馬人是特洛伊人的後代,他們具有海上難民的開拓精神,不怕死,當羅馬貴族搞富人專政的時候,那些平民和貧民都一起離開了羅馬城,到荒漠之地過貧困的生活(猶太人也是逃離了埃及富裕生活而流浪到荒漠的巴勒斯坦的);羅馬貴族無人來保護他們的城市,只能滿足貧民百姓的要求,建立起平民大會和保民官制度,從而使羅馬成了民主共和國!可見,民主制與經濟上窮富無必然的關係,而是與人的勇敢程度有關!勇敢的民族寧死不屈,哪怕受苦受難也要民主自由的!當冰島人建立最早的議會的時候,當瑞士人獨立於德國實行民主的時候,他們都是全歐洲最窮的地區!他們之所以民主,在於他們勇敢,在於他們“寧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的大無畏精神!東方缺乏這種精神,只有好死不如賴活的貪生怕死的烏龜精神,所以民主化就很難!

袁騰飛最後說:民主是全人類的目標,是社會發展的結果。在社會發展伊始,給上等人民主、給下等人自由,是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逾越的必經之路。所以關注民主,須從了解民主進程開始。

關敏說:古希臘羅馬的民主不是“上等人民主”,就是普通人的民主!古希臘羅馬的民主;窮人都有投票權,只是不能擔任高官而已!袁騰飛所說的“民主進程”完全是他自己的偽造,其反民主、反下等人的可恥面目令人不寒而慄!當下等人被剝奪投票權、言論權之後,2017年他們被作為低端人口驅趕的時候就只能忍氣吞聲,敢怒不敢言了!可見,袁比官方還可惡。袁騰飛公然站在上等的統治者一邊,視老百姓為洪水猛獸,鼓吹不給窮老百姓政治權利!這麼反老百姓的觀點居然被海南的易正利叫好,而易某竟然是中國維權者的指導老師!這樣的維權很難維護老百姓的利益,因為易某的立場站在了袁騰飛上等人一邊去!俘虜說:“幹嘛老批判袁騰飛啊?我是聽了他的音頻後開竅的。”關說:你並未開竅,你把真理與人混為一談,把袁當成了真理的化身。正確的做法是:要把真理與人分開,“我愛我師,我更愛真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西遊記的唐僧師徒的故事,說明此話就是無條件的服從的意思!孫悟空不服從老師唐僧的命令,唐僧就念咒語使孫悟空死去活來,不得不求饒!這種師徒關係當然是一種無視人權的強制關係),那是扼殺人權的專制遺毒!可見,俘虜對人權一竅不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