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林忌:勿讓義士白白犧牲

除了用暴力推翻政府之外,無論是「激進」或者保守的民主運動,其最大的「武器」都是透過道德力量,去感召人民的支持。無論是旺角街頭那一夜,還是雨傘運動的79夜,無論是磚頭或者人盾,在物理學上都不敵全副武裝的警察,而是要依靠人心的力量,一如當年兩德人民推翻柏林圍牆;而沒有團結的人心,則無論用軟或硬的手段,也終歸無法成功。

繼被稱為魚蛋革命的旺角騷亂的義士被判囚後,到這兩日雨傘運動佔領中環的九人面對裁決,香港的民主運動面對前所未有的打壓與低潮,人心渙散,很多人想“不理世事”,連新聞也不想看。

令人灰心的,既有來自政府的打壓,也有盲撐政府那班人,更有來自同路人路線之爭而來的糾紛;前兩者我們無法避免,而路線之爭的傷害,其實是可以減少的,因為這是我們自己質素的問題,而求人不如求己。

由2014年9.28政府施放催淚彈以來,民主運動路線之爭主要有兩點:第一點就是國族主義認同的分野,而產生所謂民主中國與本土運動之爭;第二點就是促成變革的路線爭議,即以較激進手段如暴力抗爭,還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議會路線,或是兩者之間的中間著墨。然而,這幾年來的經驗,就是為路線之爭變成了上綱上線的攻擊,雙方經挑撥之後,不斷指路線不同者為“鬼”,鬧人“收共產黨錢”,然後同路人反目成為死敵,這才是最令人痛心的傷害。

事實上,除了用暴力推翻政府之外,無論是“激進”或者保守的民主運動,其最大的“武器”都是透過道德力量,去感召人民的支持。無論是旺角街頭那一夜,還是雨傘運動的79夜,無論是磚頭或者人盾,在物理學上都不敵全副武裝的警察,而是要依靠人心的力量,一如當年兩德人民推翻柏林圍牆;而沒有團結的人心,則無論用軟或硬的手段,也終歸無法成功。

路線相異永不關合作大門

因此,中共近年積極向俄羅斯學習的,就是透過大量的假新聞,以及在Facebook上的假戶口,不斷挑撥人民內鬥,去打散一切團結民間的力量。一如俄國干預美國的大選、英國的公投,中共近年的做法,是先以假新聞,以那些親共打手組織,不斷長期“唱衰”民主派人士,先抹黑其動機,再詆毀其人格,於是被“唱”至又無良又無品,自然就痛失一切道德力量,亦再也無法感召人民。這點對那些只收睇電視新聞,以及親共傳媒者最有效。

至於民主陣營的死硬派,則是透過“內鬼”,去用作打散民間力量,方法就是透過一些間諜,再加些大量假戶口,不斷挑撥雙方的鬥爭。在台灣,這種鬥爭表現為藍綠之爭,更優先於抗共;在香港,雙方的牙齒印則深至見雙方被判囚人士,還要出來落井下石,一如那些土共組織般;於是“打倒內鬼”的仇恨,更優先於對抗外敵,甚至相信中共的假新聞,不斷引用中共抹黑用的材料,助紂為虐,於是個別人士的爭議,就變成全個“派別”的爭議,這種做法不但無法團結市民,只會令人心更渙散。

當然,即使要團結,不代表要對口出惡言者視而不見,也沒有可能要放下所有的積怨。最少,我們可以做到的,是縮窄怨恨與“打擊面”,例如集中在曾經失言失行者身上,而不是一竹篙打沉一船人,甚至連相關的朋友以至支持者都要“連坐”。近年民主運動的門戶之見,已惡化至凡一方發起運動,另一方就唱衰的二分法,把原本可以團結的相同信念者,化為敵我的仇恨,這當然多得中共內鬼“勞苦功高”,然而更深層次的問題,更在於華人文化醜陋的窩裡斗,更令反對陣營變成一盤散沙。

因此,我們能夠做的,最重要就是放低門戶之見,凡對為香港民主運動出力的義士以至政治犯,都應該全力支持;對於一些人以往的失言失行,即使要“清算”,也應該“一單還一單”,作“餐餐清”,而不要把怨恨無限燃燒下去,甚至連其朋友以至陣營也全體視作仇人。意見可以相反,但不需要視作世仇。英國脫歐的亂局,議會議而不決、意見分裂,雖然成為近日笑話,但英國人堅持以辯論,而非無限上綱的鬥爭方式,卻是自1832年近200年來,即使當權派與在野人士的意見再衝突,都不會變成內戰或革命的真正原因——路線可以相異,但永遠不要關上合作的大門,這就是我們最需要學習的地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