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占中

與占中大不同 北京干預香港如同殺死金鵝
2019-06-20

美國《彭博評論》發表專欄作者戈帕蘭(Nisha Gopalan)和該刊編輯布魯克(Matthew Brooker)的文章說,香港兩百萬市民6月16日反引渡法案大示威,和2014年要求民主選舉的「占中」大示威,最後一勝一敗,這次抗議有什麼不同...

香港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來龍去脈(圖)
2019-06-16

在台13歲港生喬靖9號在台北的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抗議修訂《逃犯條例》,聲援香港反送中遊行。(記者夏小華攝) 一、1989年以來震撼世界的百萬香港人大遊行 2019年6月9日,由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民陣)發起的「69...

香港學生頭盔口罩齊上陣!反送中示威人群擴大 重演占中景象(組圖/視頻)
2019-06-12

反對修法的泛民主派發起包圍議會及罷課罷工行動,數以萬計青年今天一早即包圍立法會和政府總部。目前示威者已將立法會和政總外的主要幹道都封鎖了。部分大學生身著黑衣、戴上頭盔和口罩,對抗議行動做好準備。

香港占中三子就占中案判決提出上訴(圖)
2019-05-04

香港2014年爭取真普選的占中運動發起人「占中三子」的律師5月3日證實,已就占中案正式提出上訴。被判囚16個月的港大法學副教授戴耀廷和中大副教授陳健民,同時就定罪及刑期提出覆核,獲判緩刑的朱耀明牧師只針對定罪覆核。

香港「占中案」陳健民遭重判 學術團體發聲明關注
2019-05-02

國際第三部門研究學會以及美國社會學協會星期三發表聯合聲明,關注早前遭判刑16個月的香港「占領行動」發起人之一、前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陳健民。 聲明提到,陳健民一直致力推動在香港落實民主普選的和平運動。他對公民社會的研究更是得到全世界學術界...

孔誥烽: 再溫和北京也都要消滅
2019-05-02

占中九子在上周三(4月24日)被判刑,其中戴耀廷、陳建民被判16個月,朱耀明判16個月緩刑、邵家臻判8個月。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戴入獄後第二天,已經去信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表示戴讓港大「聲譽受損」,要求港大將戴開除。 占中九...

長平:「你看香港」 也有濫刑與流亡
2019-04-28

又十年過去了。我不想再這麼抒情地談論香港了。它不是正在離去的背影,而是轉過身來,讓我們看見已經變化的惡臉,讓人感到恐懼。

李平:占中與六四 正義的審判何時到來?
2019-04-27

占中九子案宣判,九子全部被裁定罪成,其中四人更即時還柙,中共官員及親共人士稱之為正義的審判。然而,占中的初衷是追求真普選,這是正義還是非正義?中共視之為嚴重危害國家安全,恨不得如同對待八九民運一樣採取軍事鎮壓,這是正義還是非正義?無論占中,...

台灣與香港弔詭的路途
2019-04-27

發生在五年前的香港占中運動,也是數萬港人要求「真普選」的雨傘革命,為首的「占中九子」,分別因「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全遭香港法院判決有罪。其中最核心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中文大學...

陳健民: 雨傘運動是逆境中的勇氣和善良(圖)
2019-04-27

紀念雨傘運動() 明天法庭要就占中案判刑了,可能我自此要在獄中度過許多個晚上。此刻我心仍是平靜安穩,一方面是問心無愧,又得到家人體諒。另一方面,是我時常想到大陸那些嘗過牢獄之苦的朋友。他們的經歷,一直是我意志的泉源。 一...

戴耀廷:入獄感言 為了建立中國憲政(圖)
2019-04-26

當時我抱著良好的意願,參考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的策略,希望透過組織一場公民抗命的運動,在社會製造張力,冀中共能做理性的判斷,履行《基本法》的承諾,讓港人能有真正的民主普選。經過18個月的工作、三輪商討日及80萬人的民間公投,中共仍不為所動,最後以8.31決定徹底破滅了港人的普選夢,終觸發了雨傘運動79天的街頭占領。

香港占中三子遭判囚16個月 引發各界批評(圖)
2019-04-25

香港「占中」案九人今日(24日)上午被判刑,各人被判緩刑至入獄16個月不等。對此,高教界選委發聲明指出,占中是和平理性的公民抗命運動。港民主派政黨發表聲明批評港府以司法手段作為政治武器,試圖威嚇港人噤聲,並稱讚占中九子無懼無畏。

香港占中案今宣判 九子手持一黑色橫幅 上寫七個大字(圖)
2019-04-24

占中九子今早陸續到達西九龍裁判法院聽取判刑時,均手持印有「不廢江河萬古流」的黑色橫幅。「占中」發起人戴耀廷表示,仍然感到平安和很有盼望,無論判決如何都會欣然面對。他說,一定會就控罪申請保釋等候上訴。

陳健民教授:在最黑的環境才能看到星星的光輝 (圖)
2019-04-24

回到家中,她以為一切會恢復平靜,誰知在一次修整園子樹木時,久被抑壓的情緒突然爆發。她花了極大氣力,才能阻止自己將手臂砍下來。為了拯救這被摧殘的心靈,當我在香港參與樂施會的毅行者挑戰時,她一個人在大陸的山頭徒步100公里,勉勵自己走出專制的陰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