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北上廣深財政收入減少 中國經濟觸底反彈破產

陸媒報道,今年一季度中共地方政府財政收入尤其稅收收入普遍回落,連經濟活躍的北京、上海、廣州、深圳以及財力雄厚的東部省份也未能避免,是近十年罕見的現象。財政收入是衡量宏觀經濟運行的重要指標,地方財政收入的減少,說明中國經濟觸底反彈的說法是錯誤的,中國經濟下行之路可能依然很長。

中國經濟活躍地區財政收入減少。(網路圖片)

陸媒報道,今年一季度中共地方政府財政收入尤其稅收收入普遍回落,連經濟活躍的北京、上海、廣州、深圳以及財力雄厚的東部省份也未能避免,是近十年罕見的現象。財政收入是衡量宏觀經濟運行的重要指標,地方財政收入的減少,說明中國經濟觸底反彈的說法是錯誤的,中國經濟下行之路可能依然很長。

北上廣深財政收入減少為十年罕見

陸媒《第一財經》4月23日報道,財政收入是判斷宏觀經濟運行情況的一個重要指標,其中稅收收入更是經濟「晴雨表」。

從各省份今年一季度財政收支情況發現,各地財政收入尤其是稅收收入普遍回落,包括經濟活躍的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和一些財力雄厚的東部省份。

北上廣深的財政數據來看,一季度四地財政收入增速紛紛回落,保持低速增長。

北京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2.1%,增幅同比回落3個百分點;上海市同比增長3.3%,增幅同比回落2.9個百分點;廣州市同比增長3.3%,增幅同比回落7.2個百分點;深圳同比增長5.7%,增幅同比回落1.6個百分點。

東部財政實力雄厚的江蘇財政收入增速也明顯回落。一季度江蘇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7.2%,增幅同比回落3.5個百分點。其中一季度稅收收入同比增長5.9%,增幅回落更是高達12.6個百分點。

浙江和河北的一季度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速均高達13%,遠遠高於其他省份的平均增速,其中河北的增幅比去年同期還有所增加。但最為核心的稅收收入增幅浙江回落了3.4個百分點,河北則比去年同期大幅回落了15.5個百分點。

中部不少省份也面臨同樣的情況。比如,湖南一季度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3.15%,雖然增幅較同期略有回升,但稅收收入同比增長僅1.7%,增幅同比回落高達約19個百分點。

西部省份財政收入形勢也較為嚴峻。四川省財政收入是西部省份中規模最大的,一季度四川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8.2%,增幅比上年同期低3.9個百分點,其中稅收收入增幅較上年同期回落10.2個百分點。

重慶一季度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長2.7%,增幅比去年同期回落6.4個百分點,其中稅收收入增速更是較同期回落9.4個百分點。

此外,貴州省一季度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下降5.2%,這十分罕見,去年一季度貴州同比增長13.4%。

財政部數據顯示,一季度中國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28318億元,同比增長6.8%,增幅比上年同期回落了2.3個百分點,是近十年來同期數據的第二低位。

中國經濟下行之路可能還很長

地方財政收入降低證明了中國經濟遠未觸底反彈,下行之路可能依然漫長。

中國獨立經濟學家劉海影4月23日在英國《金融時報》撰文表示,3月經濟數據出台之後,中國經濟觸底反彈的「拐點論」迅速蔓延,不過周末中共政治局以更快的速度宣告了它的破產。

劉海影表示按照會後的公告,中共最高當局再次肯定「國內經濟存在下行壓力」,並且把下行壓力更多地歸因於結構性、體制性因素。

劉海影認為,事實上,一些短暫(所謂短暫就是不可延續的意思)因素可以解釋3月數據體現出來的強勢。從企業角度講,4月增值稅稅改落地,3月份是最後一個時間窗口,期間企業採購越多,得到的稅收抵扣越多,誇大了企業需求。從銀行角度講,在央行政策鼓勵之下,銀行努力貸款前傾,社融規模高達81975億元,遠高於去年同期的58534億元,增加了23441億元,增幅達到40%。疊加基建發力、房地產投資高企等因素,迎來數據反彈。

劉海影表示,3月份亮眼數據的背後,是長期結構的快速惡化。這也就註定了短期行動不可持續。中共政府如此快速的政策調整,很可能是由於政策正在快速抵達其約束邊界。

劉海影分析,為拉抬下滑的經濟,今年來,中共政府加大了基建開支力度,尤其是中央政府。從數據上看,今年一季度財政收支差額已經高達-10763億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僅為-451億元。傳統上,一季度往往是財政盈餘時間段,如此力度的開支前移,制約了隨後三個季度的開支。換言之,基建投資反彈的力度可能將會是有限的。

中共刺激政策提前消耗了未來的資金

中共地方政府財政收入減少,可能與今年中共「前置式」的刺激政策有關。也就是說,由於今年經濟下行壓力超乎以往,中共不得不提前消耗巨額資金。

華爾街日報》4月18日報道,中共相關部門今年年初採取了更為頻繁的刺激舉措,包括央行放水,減稅,承諾向小企業放貸,以及要求地方政府為基礎設施建設融資等。

中國債務與GDP之比目前達到300%,主要由鋼鐵和房地產等行業推動。最新數據顯示,這些行業並未收縮,相反,中共正再度依賴其中部分行業推動經濟反彈。

Enodo Economics Ltd.駐倫敦的首席經濟學家Diana Choyleva表示,中共可以提振今年經濟增長,但代價是債務與GDP之比進一步上升,因為更多低效投資將充斥著過去幾年初步再平衡的經濟。

但是,中共的刺激政策似乎並未惠及民間部門。第一季度工業增加值增長8.5%提振了總體GDP,但民間投資增速降至5.6%,發電量較去年第四季度大幅下滑,進口僅增長0.3%,表明中國需求疲軟;3月汽車銷量再次下降,降幅4.4%;開發商拿地熱情下降,3月交易量同比下降30%以上。

經濟學家表示,第一季度政府支出可能進行了提前部署,也就是說中共預支了明天的錢。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