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張林:我從美國潛回中國 監獄大門近在咫尺

——人間地獄(3)

我告訴他中共特務的廣泛存在,敘述了許多案例,儘可能把我的認知分享給他,暗示他這樣到處串聯,談話對象必然會有一些特務。而且他這麼高調,憑我的經驗,是當局在放長線釣大魚。但是謝長發義無反顧。後來我到杭州與楊天水相鄰而居一個月期間,謝長發又趕過去,希望我們倆跟他一起,儘快把民主黨第一次代表大會舉行,然後死而無憾。他那副悲壯的、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令人動容。

那時候由於我是[大紀元]專欄作家,並且經常在[民主論壇]、[看中國]、[博訊]發表文章,蚌埠公安局國保科長常找我談話,對我警告和威脅。

雖然我已經飽受監禁折磨之苦,十分害怕再進監獄。但是共產暴政的荒謬絕倫,又總是讓我難以容忍、火冒三丈,以至於我常常是情不自禁地去反抗。

既要繼續推動民主運動,又要儘可能避開入獄危險。常常使我處在兩難之中。而且那時我又建立了家庭,十分擔心再次家破人亡。

從1980年創建[清華大學歷史地理學社]開始,我長期從事社團組織創建活動,前前後後組建過十來個民間社團。

中共靠組織起家,最忌恨反對派建立組織。所以我的從事反對派組織的經歷,留下了累累檔案,讓當局對我十分警惕,認為我是處心積慮與共產黨對抗,所以對我高度警惕,隨時準備把我投入監獄。

而且我在美國流亡一年,潛入中國,使得當局認為我有高度特工嫌疑,很可能就是美國中央情報局派到中國的間諜。他們總是在我身邊布控,安排各種各樣的情報員。

我十分清楚自己受到嚴密布控,所以後期就盡量不輕易捲入有組織的民運活動,免得自己再入獄,還會連累同道。

尤其對於組建民主黨的活動,我更加小心。因為像我這樣經歷的人一旦捲入,就會被當局處以10年以上的重刑。以我當時的健康狀況來看,恐怕就不能活著出獄了。

但是湖南民運活動家謝長髮長途跋涉,去蚌埠找我,我無法拒絕他的拜訪。他以跑銷售為名,在全國各地串聯,一心一意要聚集全中國的民運精英,召開民主黨一大。

謝長發是湖南資深民運人士,早在1979年即參與民主運動,長期抵抗共產暴政。後來在1989年因為領導民眾抗議,被當局勞動教養三年。

我認為謝長發這樣做危險太高,會把中國最勇敢最優秀的自由戰士都葬送,還不見得有什麼成效。我更不忍心他這樣高尚的暴政抵抗者被中共抓去判刑十來年,就竭力勸阻他。

我告訴他中共特務的廣泛存在,敘述了許多案例,儘可能把我的認知分享給他,暗示他這樣到處串聯,談話對象必然會有一些特務。而且他這麼高調,憑我的經驗,是當局在放長線釣大魚。

但是謝長發義無反顧。後來我到杭州與楊天水相鄰而居一個月期間,謝長發又趕過去,希望我們倆跟他一起,儘快把民主黨第一次代表大會舉行,然後死而無憾。他那副悲壯的、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令人動容。

楊天水頗為心動,我卻不贊成。我認為那不僅是白白送死,還會把中國最富獻身精神的民主鬥士都弄進監獄。

我們一起拜訪了浙江民運人士陳龍德,他也警告說,我們現在離監獄大門近在咫尺。陳龍德的確很有眼力,我們三個人幾個月後紛紛入獄。儘管我非常低調,也難逃共產黨羅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