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雷霆之怒劉鶴慘被降級 習近平反腐悄降溫恐遇不測 1到4月中企債務違約暴增3倍

川普總統5日宣布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後,中共對副總理劉鶴是否赴美談判一度猶豫不決。美媒指是劉鶴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副手的一通電話最終促成了劉鶴再度赴美。有評論認為,川普此番加稅牽動中南海內鬥,看上去習近平大權在握,其實都是虛的,倒習勢力磨刀霍霍。港媒指,十九大之後中共高層反腐悄然降溫,維穩思維佔據上風。美媒指,1月到4月中國企業債務違約同比暴增3倍,高達392億人民幣。

美中談判破局之際;神秘電話促成劉鶴訪美

紐約時報》引述知情人士的話透露,劉鶴在周二(7日)上午,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的高級副手舉行了電話會議,之後作出赴美的決定。

這個劉鶴被降級的“神秘”電話會議都說些什麼?尚未可知。北京又做承諾讓步?

幾乎同時,萊特希澤在記者會上指責北京反悔談判承諾,但透露劉鶴會赴美磋商。而財長姆欽說,如中共貿易代表團能在周四(9日)拿出新方案,川普政府官員將研究,並呈交總統。

之後,中共商務部周二下午宣布,應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欽邀請,劉鶴將於5月9日至10日(周四至周五)訪美,與美方就經貿問題進行第十一輪磋商。至此,中共總算保住了“繼續談判”的可能。

川普加稅牽動中南海內鬥?

川普5日宣布加征關稅後,江系背景的南華早報隨後發文稱,因為新提案里中方的讓步程度不夠,這才導致川普突然威脅對中國商品加征懲罰性關稅。習近平說“我會對所有可能的結果負責。”

不過,川普披露,不是什麼新方案讓步不夠,而是中共“他們試圖重新談判。不行!”

而且劉鶴此行已經沒有了習近平特使的頭銜。

時事評論員王赫文章說,這折射出中共內鬥激烈,有一股勢力要攪黃談判,但無論談判成功與否,習近平都是罪人。

文章指,中美貿易談判是美方在“倒逼”中共改革。美方要求“結構性改革”,其實就是動中共內部利益集團的蛋糕。利益集團一方面打著“國家利益”的旗幟,以“亡黨”相要挾,利用習的“保黨情結”,企圖綁架習近平,對抗美方的談判訴求;同時,另一方面,又想利用中美貿易戰,來“倒習”。

王赫分析,看上去習近平大權在握,貴為“核心”,其實都是虛的。這從“秦嶺別墅案”看得分外清楚。習近平的六次批示,下面各級官員把它當回事嗎?最後只能“政治解決”。

反習勢力利用川普加關稅風暴,放風說習近平“願負全責”;再聯繫到最近江澤民現身網路、江系媒體炒作說曾慶紅高調江西行,江派操控中共大外宣炒作習近平健康危機等等,如果說反習勢力尚非磨刀霍霍,恐怕也是蠢蠢欲動了。

王赫論述,從一度放風“北京或取消劉鶴訪美”到確定劉鶴訪美,可見習近平仍能控制局勢。這次劉鶴去掉了“習近平主席特使”的頭銜,大概是對“習近平願負全責說”的回擊:劉鶴赴美既不是“走過場”,也非“悔過”,而是完成最後談判簽署協議,並且這是中央決策。

王赫預測,如果這次劉鶴赴美使命並非如此,那麼對習近平而言,“東邊門裡伏金劍,勇士後門入帝宮”就不是不可能之事了。

中共高層維穩當先;反腐悄然降溫

香港《明報》5月6日評論文章指出,一種維穩的思路貫穿在十九大後的人事安排中,上月中央黨史及文獻研究院院長冷溶屆齡退休,接替者就是該院常務副院長曲青山,冷、曲兩人十九大上都是中委。

十九大後新上任的幾名省長如福建的唐登傑、青海的劉寧、江西的易煉紅,雖不是中委,也是候補中委。兩年來,新上位的正部級官員中,非中委、非中紀委、非候補中委的“三非人士”僅中央網信辦主任庄榮文一人。

文章指出,十九大後去職的中委,從全國婦聯黨組書記宋秀岩、最高法常務副院長沈德詠,到市場監管總局黨組書記畢井泉、中證監主席劉士余,就連墮樓身亡的前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暫時都無一人傳出受查,顯示高層對本屆中委的名譽十分看重。

2018年8月16日,因毒疫苗案,時任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黨組書記、副局長畢井泉引咎辭職,他是首位被處理的十九屆中央委員,但也僅僅是辭職而已。

而上一屆選出的205名中委和171名候補中委,大批落馬。官方曾公布,十八大以來共立案審查十八屆中央委員及中央候補委員43人、中央紀委委員9人。

香港《東方日報》曾發表馮海聞評論文章,就十八屆中共中央委員大量變動的現象分析說,中共十八屆中共中央委員面目全非,說明這些人當年在選拔的時候就有問題,證明相當一部分人是各派勢力妥協的產物。

香港《明報》2017年2月26日就曾援引消息指,有感於中共第十八屆205名中委和171名候補中委,大批受查。習近平已向中組部及十九大籌備組下達指示,“絕對不能重演”同類的“帶病提拔”。

但觀察發現,十九大上位的中委和候補中委中,仍有不少與周永康、令計劃等“野心家”們關係密切的人,其中包括張春賢、郭聲琨、黃明、韓正、劉奇葆、李鴻忠、吉炳軒、傅政華等,他們也是腐敗醜聞纏身,且邊腐邊升。

1到4月中國企業債務違約同比暴增3倍

根據《彭博社》數據,今年前4個月,中國企業的國內違約達到392億元人民幣,約為去年同期的3.4倍。

星展銀行推估,去年違約總額達1196億人民幣,是前年的四倍左右,今年預期違約潮恐將持續,到期債務規模高達3.5萬億人民幣。一份截至2017年6月底的數據顯示,中共國有企業負債總額超過94萬億元人民幣,成為引發中國全面金融危機的一顆定時炸彈。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