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陳思敏:習近平公安會議「從嚴治警」的背後

中土的竊國者們,又有了新的通行證和保護傘。最新的商業秘密規定使權貴集團與民眾爭利的行動,更加直接了當,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被放在國家安全的保護傘之下。圖為今年三月北京人民大會堂內的安全人員在值班。()

北京5月7日至8日召開全國公安工作會議,習近平出席會議並發表講話。

會後通報顯示,習近平主題談及如何“建警、強警、興警、治警”。其中根本的治警,習強調:從嚴治警,嚴查黑惡勢力“保護傘”,不管是“老虎”還是“蒼蠅”,“零容忍”。

一個月前,4月9日,全國掃黑辦首次新聞發布會召開,政法委秘書長、掃黑辦主任陳一新表示:掃黑除惡,絕不收兵。釋放信息正是加強“打傘”──保護黑惡勢力的各種各樣“官傘”,尤其是“警傘”。

一年前,2018年年初,在掃黑辦第一輪“掃黑除惡”正式部署之前,官媒高調再批周永康浸淫公安與政法系統長達十年,卻充當著黑惡勢力的保護傘。這時已經預告,掃黑辦主力“打傘”、目標“警傘”。

從掃黑辦去年首輪行動到今年首場新聞發布會的4月間,全國一大批公安局長涉黑被查。據公開報導,在通報中明確點出涉嫌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的正副公安局長(地級市以上),目前已經覆蓋26省市(直轄市)逾100名。而這還僅僅是落馬的公安局長,而且只是“不完全統計”,要是加上總隊長、支隊長、派出所長,要是完全統計,這個數字會特別大。

“警傘”冰山一角剛剛掀起,不過這座冰山近20年前就已形成。

早在2001年,“黑公安比黑社會更可怕”的輿論十分普遍。2002年,《中國青年報》調查文章指出,公安警察正在充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僅就湖南已經查處的涉黑涉惡大案中,“警傘”佔了57.1%。全國來說,從公開報導的掃黑除惡典型案例來看,“警傘”佔有相當大的比例。現象也是怵目驚心,湖南有公安局各自扶持一股黑惡勢力,還把警務公車連同相關行政職權供黑幫集團差遣;浙江溫嶺黑幫頭目的別墅圍牆上甚至有一塊寫著“溫嶺市公安局重點保護單位”的牌子;廣東普寧一公安分局長本身就是“黑幫老大”。

即距今17年前的報導說明,公安警察不是因為近墨者黑,被染黑,很多本身就是黑老大、黑惡勢力的組織者、涉黑集團的一把手。

2009年,香港《動向》雜誌披露,2005年體制內的一份研究報告表明:形成於1999年下半年以來近10年的公安濫權,是國家在宗教管理方面的失誤造成的,如以打擊法輪功為中心的宗教鎮壓政策給了公安系統過大的權力,以至於他們刑訊害死法輪功學員而不受追究,反過來還“立功受獎”,也就是制度性鼓勵欺善縱惡。

如這次被媒體喻為河南徹查“警傘”第一槍的鄭州市公安局副偵察員、潔雲路分局原局長成健,是鄭州公安系統“紅人”,屢獲官方獎項,還曾受邀央視新聞訪談。但從2003年開始,成健就在明慧網的惡人榜上不斷地被曝光。

不只是成健,在今次“打黑除惡”中被查的一批公安局長,不論是“老虎”還是“蒼蠅”,與過去5年公安系統反腐中落馬的一樣,幾乎都名列《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通告,以及明慧網資料館的惡人榜,且多有具體迫害名單及案情等實事報導。

其實,從周永康掌控死囚器官利益鏈、王立軍研究死刑注射、武長順構陷“包圍中南海”事件、趙黎平槍殺情婦、張越阻止聶樹斌案平反等,可以看出這些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而上位的警察頭子是何等陰險凶殘,也可以看出知道這場迫害如何讓全國公安系統全面墮落。

10多年前,明慧網曾報導,一名出租司機對話抓捕法輪功學員的警察:“這是什麼世道,放著壞人不抓,專抓好人!”10多年後,同樣情況依然沒變。明慧網統計今年1至3月份,近600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17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含冤離世。甚至橫空出世“監控費”,山東濟南七旬法輪功學員張富珍老太太因拒交而再被關押。

全國已經打掉了一大批公安局長,但掃黑辦最新宣誓“絕不收兵”。除暴安良的公安警察成了黑惡勢力的保護傘,至今還清理不完,是因為現任者還在繼續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政策買單。因此,“打傘”不是治警的根本方法,停止對無辜百姓的迫害才是根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