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謊言的代價超400顆廣島原子彈 造成27萬癌症患者

作家阿列克謝耶維奇採訪了上百位親歷這場災難的人,並寫成了一本《切爾諾貝利的悲鳴》。她後來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在書的開篇,她引用了白俄羅斯百科全書說:‌‌「今天,每五個白俄羅斯人中就有一個住在受輻射污染的地區。‌‌」這場事故中受輻射傷害最大的,除了電站內的員工,就是第一時間到場滅火的消防員。這些消防員在火場工作了5個小時。在隨後3個月內,有28人死於急性放射病。這是一個關於謊言的代價的故事。

剛剛播出了第一集,豆瓣評分已經達到了9.6,爛番茄新鮮度也高達95%,可以說是口碑爆棚好評如潮。

顧名思義,本劇將圍繞切爾諾貝利核泄露事故這場世紀性的重大災難展開——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那些勇敢的人們如何犧牲自己、拯救處於災難中的歐洲……第一集就直接從核泄露當晚開始敘述,50多分鐘里節奏緊湊全程高能,真的推薦大家去看。《切爾諾貝利》共5集,由《絕命毒師》導演Johan Renck執導。

從名字可知,《切爾諾貝利》講的是1986年前蘇聯發生的那場人類歷史上迄今為止最嚴重的核泄漏事故。關於嚴重程度,我們找來一組數據:核泄漏釋放出的輻射線劑量是廣島原子彈爆炸的400倍以上。

27萬人患上癌症;死亡人數口徑不一,有官方說是4千人,第三方說達到了3萬-6萬人。

受影響範圍:前蘇聯西部部分地區、西歐、東歐、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不列顛群島和北美東部部分地區。

超過33.6萬居民被迫撤離,事故發生後,這些人一度被封閉在了‌‌“平安無事‌‌”的謊言里。

談到拍攝這部劇的原因時,導演Craig Mazin如此說道:

‌‌“在切爾諾貝利,真正危險的並不是核輻射,而是人的謊言。‌‌”

●事故的發生

時間是1986年4月26日凌晨,夜空中突然閃起一團異常的光亮。在核電站的控制室里,人們面面相覷。一個人拿出輻射測量儀,數值直接爆表。堆芯已經被完全炸開

……...

時間過去一個多小時,外界依然對核泄漏的發生一無所知。趕來的消防隊,以為是在救火。死神就在他們身邊,但整個現場無人知曉。

●謊言贏了

官員們趕到廠長處聽取事故情況彙報。廠長向官員們保證,事故已經被控制住。有人在來的路上看到不少嘔吐、灼傷的人。他建議立刻開始撤離群眾。

但老領導發話了:國家告訴我們情況不危險,國家的問題交給國家。對於這場戲,導演解釋說:‌‌“在災難的另一頭,你看到國家仍在拒絕接受並試圖壓制真相。他們的第一直覺是:不要告訴任何人。那位老領導代表的是某種可以一直追溯到俄國革命的哲學。‌‌”

但隨後,他又補充了一句:‌‌“你可以壓制信息,但你無法阻擋核同位素。‌‌”

●謊言的漏洞

一位反應堆專家被通知加入中央任命的事故處理委員會。

他仍然被告知只產生了輕微污染,輻射只有3.6倫琴。但他說,‌‌“這已經很嚴重了,應該通知疏散‌‌”。這時,對方打斷了他:‌‌“你在這個委員會中的作用就是應對反應堆產生的功能問題,沒有其他任務。‌‌”‌‌“政策更不是你可以討論的問題,明白嗎?‌‌”

死亡來了,新一天來了。市民們依然毫不知情,他們像往常一樣趕去上班,孩子們在上學路上三兩成群,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他們沒注意到載著核物質的雲朵已逼近市區。在其下方,一整片森林正快速地死去。

●都飄到瑞典了

事故發生後的很長時間內,莫斯科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等到臨時應急委員會來到事發地,已經是爆炸發生20小時後的事了。

普里皮亞季市離核電站最近。當天,被蒙在鼓裡的市民還在慶祝五一節。有些機警的人察覺到危險,他們想要離開,卻發現出城的路都設了路障,已經出不去了。直到第二天下午,市民才收到撤離通知。又過了2天,核電站方圓30公里內的居民才開始撤離。

放射性塵埃隨風飄散,但蘇聯沒有對外發出任何警報。等到事情暴露,已經是兩天後了。最早察覺端倪的是瑞典Forsmark核電站。他們例行檢測員工身上的輻射值時,發現了問題,並推測出輻射是從蘇聯飄過來的。

在外交壓力下,那天晚上,蘇聯的電視台發布了一條20秒的官方聲明:‌‌“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了一起事故,一座核反應堆遭到破壞。我們正在彌補事故造成的影響,所有受影響的人都已得到幫助,我們已經成立了一個調查委員會。‌‌”

因為蘇聯政府遮遮掩掩,謠言和恐慌在國際上如病毒般傳播。作為應對,蘇聯政府偽造了一段切爾諾貝利電站的現場視頻,告訴國民:‌‌“你們看,事情根本不是西方人說的那樣,切爾諾貝利一切正常。‌‌”

民眾被穩住了。疏散範圍也沒有再擴大,停在了核電站方圓30公里。但事實上,輻射所影響的範圍遠超30公里,有數百萬人沒有被疏散,留在了污染區內。

‌‌“曾經有一個月,可以買到輻射劑量計,然後就買不到了……‌‌”‌‌“你不能寫有關的報道……‌‌”有一個記者回憶當時領導對他說的話,‌‌“‌‌‘別忘了我們還有很多敵人,在大海的另一端。’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只能報道好事。‌‌”

‌‌“這相當於三百五十顆廣島原子彈的威力。他們應該講物理學,談物理定律,而他們卻反倒歸咎敵國,開始尋找敵人。‌‌”白俄羅斯前核能研究所主任涅斯捷連科說道。

●謊言的代價

核泄漏事故發生後,電站周圍30公里的地方被闢為隔離區,嚴格限制車輛進入。當時發生爆炸的四號機組現在被鋼筋混凝土封存,下面仍有約200噸核燃料。即使在30多年後,這個‌‌“石棺‌‌”外的輻射強度,仍然遠高於安全值。

作家阿列克謝耶維奇採訪了上百位親歷這場災難的人,並寫成了一本《切爾諾貝利的悲鳴》。她後來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在書的開篇,她引用了白俄羅斯百科全書說:‌‌“今天,每五個白俄羅斯人中就有一個住在受輻射污染的地區。‌‌”這場事故中受輻射傷害最大的,除了電站內的員工,就是第一時間到場滅火的消防員。這些消防員在火場工作了5個小時。在隨後3個月內,有28人死於急性放射病。

這是一個關於謊言的代價的故事。當一群人選擇去撒謊,而另一群人選擇去相信,當所有參與者都消極地傳播這個謊言時,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謊言是可以得逞的。但真相不管這些。在最後,它還是會追上你。

HBO的《切爾諾貝利》剛出來,推薦看這本《切爾諾貝利的悲鳴》,各種倖存者的口述回憶錄。獲得了15年諾貝爾文學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WeLen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