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2019年大陸網路敏感詞高達300萬個 科技公司數千人每日手動審查

2019年中共當局對網路的審查愈加嚴厲。中美貿易戰的爆發致使平時較為寬鬆的經濟議題也成為禁忌,再加上今年是中共建政70年,「六四」事件30周年,導致當局限制網上的敏感詞已超過300萬個,更有科技企業每日會動員數千人進行「手動審查」,以逐條檢查網民的留言,以確保做到漏水不漏。

中共網路審查力度加大並且運用人工審查

2019年中共當局對網路的審查愈加嚴厲。中美貿易戰的爆發致使平時較為寬鬆的經濟議題也成為禁忌,再加上今年是中共建政70年,“六四”事件30周年,導致當局限制網上的敏感詞已超過300萬個,更有科技企業每日會動員數千人進行“手動審查”,以逐條檢查網民的留言,以確保做到漏水不漏。

香港《蘋果日報》援引《紐約時報》稱,大陸目前有超過8億網民,當局以全世界最廣泛、最先進的網上審查機制,控制著網民能看到什麼。

報導提到一家名為“博彥科技”的網路審查工作的公司,這家位於北京的承包網路審查的公司目前已經收錄10萬個基礎敏感詞及300多萬個衍生詞,其中與政治相關的敏感詞多達三分之一,其次是色情、賣淫、賭博和刀具相關的詞,而且內容還會不停更新擴充。

博彥科技主要是以人工智慧進行監控,但該公司的4000名員工,每日都會進行手動的人工審查。而在2年前,這樣的員工只有200名左右。一名員工稱,雖然人工智慧很聰明,但是它們不會像人腦一樣懂得變通,審查時會錯過很多敏感詞,比如一些網民會用亂碼或一張照片,來暗指“六四”,例如“5月35日”、“VIIV”、“瓶反鹿死”或“8平方日”等等,都要用人手進行檢查。

博彥科技在成都有一個160人的團隊,每天分四個班次,在一個新聞聚合應用程序上審查可能帶有政治敏感性的內容。

對於同一款應用,博彥在中國西部城市西安還有另一個團隊,負責審查可能存在的粗俗或污穢內容。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樣,中國大陸的互聯網上充斥著色情內容,以及其他許多用戶可能會覺得受冒犯的內容。

在成都的辦公室,工作人員必須把自己的智能手機放在走廊的儲物櫃里。他們的電腦上不能截屏或發送信息。工作人員幾乎都是20多歲的大學畢業生。他們通常不了解政治,或是對政治漠不關心。在中國大陸,許多家長和老師告訴年輕人,關心政治只會帶來麻煩。

博彥科技基於上述的敏感信息開發了一個龐大的資料庫,公司負責人稱這是公司的“核心競爭力”之一。他們還使用反審查軟體定期訪問被中共政府屏蔽的所謂反共網站,然後更新資料庫。

新員工就像準備高考一樣學習這個資料庫。兩周後,他們必須通過考試。

中共一直不允許海外的搜索引擎和社交媒體進入中國大陸。沒有這些保護隱私的社交媒體的障礙,當局可以輕而易舉的監控和管理大陸的互聯網百度和社交媒體微博和微信。

中國大陸有著全世界最龐大的上網人群,但隨著而來的管控也越來越困難。從去年開始,中共限制了一些試圖使用翻牆軟體獲取海外信息的網民。

今年1月,中共網信辦表示,過去6個月中,他們已經關閉了733個網站,“清理”了9382個手機應用軟體。

今年3月,當局開始加大網上言論檢查,很多學校都陸續約談經常對外發表文章的教師,並要求他們“低調一點,因為今年很特別”,但若被問及有哪些敏感議題不能觸碰,得到的答覆卻是“只能意會不能言明”,甚至有些辭彙與政治壓根扯不上關係,卻也被歸類在敏感字當中。

此外,中共還有成千上萬的網路警察,他們的工作就是監查社交平台和電腦屏幕上出現的被認為是政治敏感信息。一些敏感詞會被自動刪除,例如涉及”六四“天安門事件的辭彙。

需審查的敏感詞長長的列表還在繼續增加新辭彙,有些是暫時性屏蔽,有些是直接從社交平台上被刪除。

網路審查是把“雙刃劍”?

中共花費大力氣進行的網路審查,讓這項管控中國大陸8億多網民每天所看內容的工作遭遇了兩難狀況。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中國大陸的互聯網審查一方面屏蔽了大部分人,但也打開了一些人的腦袋。

“首先這些受到培訓的人不是機器,他們應該是會思考的。而這些人在審查工作中,經過長時間的發掘、探索,慢慢會發現真相,並會產生自己的想法。某一天,這些人會站起來,不在官方底下工作,他們在社會中的行動力、反制能力會很高。”

他補充說,中國年輕人目前應該處於韜光養晦的階段。

“現在中國大陸的經濟越來越有挑戰,當到這些事情影響到大家的生活的時候,年輕人無法再逃避的時候,大家就會開始關心政治,也會發現很多事情是政治體制的問題。”

微信中文敏感詞超過800個

荷蘭網安專家維克多‧葛弗斯(Victor Gevers)今年4月23日在推特上披露,通過檢索和分析近38億個微信對話信息後,發現中共可能用於審查微信的敏感詞(或組合)多達八百多個。這些對話信息大部分以中文撰寫,所分析的中文信息中98%附帶衛星定位。

這八百多個敏感詞(或組合)大多與影響中國大陸政治和社會焦點的事件有關,

如與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和“六四”鎮壓有關的有“八九六四”、“八酒六四”、“平反六四”、“坦克|王維林|六四”等;

與“709大抓捕事件”有關的有“大抓捕|709|謝陽|維權律師”、“人權律師|江天勇|秘密抓捕”等;

與迫害法輪功有關的:法lun功法學界人士|聯名要求|周強下台法輪功法輪大法法輪功法輪大法洗腦|89民運|獨裁統治活摘器官。

與中共打壓民眾有關的有“境內藏人|中共的打壓|政治犯資料庫”、“國際特赦|世界報告|西藏人權”等;

有關退黨大潮的有“退出中共”、“退黨|退團|退隊”等。

在全球華人中影響深遠的兩本書《九評共產黨》和《江澤民其人》,以及一些諷刺中共領導人的辭彙也被列為敏感詞。

當然很大一部分是與習近平和前任黨魁江澤民等中共高官的名字和外號等。

一些以英文撰寫的信息中,則有829個詞條受到審查,其中包括葛弗斯的英文名字“Victor Gevers”。

華府智庫“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東亞高級研究員莎拉‧庫克(Sarah Cook)早前也在《外交家》雜誌網站發文批評騰訊推出的微信及QQ等社交媒體平台,配合中共廣泛審查及監控平台信息。

庫克表示,騰訊對使用者造成的潛在安全風險或甚至超過華為,建議用戶慎重考慮這個問題,採取行動保護自身的基本權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