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張潮:讀書有三個階段 人生有三層境界

袁枚曾說:“讀書不知味,不如束高閣,蠹魚爾何如,終日食糟粕。”

讀書的人和不讀書的是不一樣的。

而會讀書的人和不會讀書的人也是不一樣的。

清代文學家張潮在《幽夢影》中將讀書分為了三個境界。

01

少年讀書,如隙中窺月。

一本書,就像一輪月亮。站在窗戶的後面,只能從縫隙里見到月亮的一部分。

年少時讀書也是如此,因為自身閱歷有限,讀書並不能一探全貌,如同管中窺豹。

厚厚的一本書讀完,也只是一知半解。

蘇東坡年輕時讀了一些書,同輩的人無人能及。他有些自得地在家門口貼了一幅對聯“識遍天下字,讀盡人間書。”

一位年過70的老者上門拜訪。他隨手遞出一本書,蘇東坡卻一字不識。

蘇東坡窘迫得滿臉通紅,趕忙將門口的對聯改成了“發憤識遍天下字,立志讀盡人間書”。

學海無涯,年輕時卻容易驕傲自滿,鬧出紙上談兵的笑話。

年少時讀書的最好方法,是意識到世界的廣大,剋制住自得意滿,然後帶著好奇去窺見書中的世界。

雖然一時無法深刻理解,但你讀過的書會沉澱在血肉中,成為一個人的底氣。

北宋大詩人歐陽修有一句名言:立身以立學為先,立學以讀書為本。

書讀得多了,自然就能走得更遠、站得更高。

學如弓弩,才如箭簇,識以領之,方能中鵠。

年少時的讀書,雖然如同隙中窺月,並不能享受完整的月亮。

但是讀書是一生的修行,只有從小根基紮實,才能撐開縫隙,見識到廣闊的世界。

范仲淹在南郡求學苦讀五年,每日靠稀粥糊口,沒有脫衣服睡過一個安穩覺。

蘇東坡讀經典總是邊抄邊背,直到爛熟於心,無一字差失。

漢代大儒董仲舒一生埋頭苦讀,三載不窺園,十年磨一劍。

讀書的第一個階段,最重要的是莫自負,紮根基。如此才能開闊眼界,才會對世界充滿敬畏。

02

中年讀書,如庭中望月。

人到中年,走出房門,站在庭中;抬頭仰望,明月當空,一覽無餘。

月亮雖然遙遠,卻讓人無比嚮往。

走出了房門後,外面的世界增長了我們的閱歷,對書本的理解才能愈發深刻。

元朝畫家王冕少時總是把自己關在屋子裡苦讀科舉文章,然而參加科舉,卻屢試不第。

在最後一次落榜後,他終於大徹大悟,明白關在屋子裡是做不出學問的。

他回到家裡,一把火燒光了自己所有的舉業文章。然後穿著木屐蓑衣,騎著黃牛,誦讀《漢書》,一路高歌而去。

他走過大漠孤煙,遇見山川湖海。笑過王侯將相,嘗過悲歡離合。

書本在邊走邊讀中,變得越發厚重。

黃河決堤時,黎民四散,《蒿里行》中“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突然從心底浮現。

在“人四等分”的元大都,六月飛雪的竇娥冤彷彿就在眼前。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人總是走著走著,突然就讀懂了某個句子。

當你放下對過往的執念的時候,你突然就懂了“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當你在他鄉漂泊,你忽然就明白了“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儘是他鄉之客。”

山川是不卷收的文章,日月為你掌燈伴讀。

讀書就是帶著自己的閱歷,去欣賞別人的文字。

夏蟲不可語於冰,你有多少深淺,就能在書里碰撞出多少火花。

讀書的第二個階段,是經世致用,是邊走邊讀,將知識刻入生活里,讓生活散發出書香。

03

老年讀書,如台上玩月。

人生行至暮年,一切都變得通透。能夠以釋懷的心態把玩書本,以我觀書,以書觀我,方能得書中三味。

陶淵明在《五柳先生傳》中說自己: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常著文章自娛,頗示己志。忘懷得失,以此自終。”

人至黃昏,已經少了爭名逐利的心,大多帶著一些玩味的心態。

讀書切戒在慌忙,涵泳功夫興味長。

這份通透往往只有遍歷一生,才能在最後拾得。

馬未都曾經說過:“人活著有三重追求,第一重是趨利,第二重是趨名,第三重是趨靜。”

當你真正愛上了讀書,享受一個人獨處的時光,便達到了讀書的最高境界。

文天祥在遺言中說:“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我們讀的所有的書,最終的目的都是讀到自己。

春風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塵。

人生匆匆,我們的人生書已經通透。

我知道了我想要什麼東西,知道想成為什麼樣的人,該做的事情,都會努力去實現。

我們在書里欣賞了大千世界,萬般人生,才能選出我們最喜歡的那種。

而不讀書的人,只能活出無法選擇的一種。

讀書讀到最後,都讀懂了自己。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愛上書的人,往往都能欣賞上自己。

04

閱歷之淺深,為所得之淺深。

張潮在最後總結說,雖然每個階段的讀書觀感都不同,但都是因為閱歷決定了深淺。

一本紅樓夢,經學家看見了《易》,道學家看見了淫,才子看見了纏綿,革命家看見了排滿,流言家看見了宮闈秘事。

我小時候初讀紅樓夢字還認不全,只愛裡面文字漂亮,喜歡“二進大觀園”里的華麗排場,惦記著老太君不屑的“奶油炸的各色小面果”。

到了今天,讀到第三十二回,我才懂得了寶玉為什麼不說“我愛你”,而是對黛玉說了一句“你放心”。

後來黛玉回了一句:“你的話我早知道了。”簡簡單單,卻說透了兩心相契。

陸遊有一句詩:“游山如讀書,深淺皆可樂。”

書本就是有這樣的樂趣,不論在怎樣的時間點閱讀,它總能帶給你新的驚喜。

因此,每一本好書都值得反覆閱讀。

吹滅讀書燈,一身都是月。

當我們遍歷人海浮沉,讀過詩書萬卷,回首看去,那些經歷都已經刻在我們的骨肉里,成為了生命的氣質。

以我觀書,方得好書。

以書觀我,方成善我。

讀書日,與諸君共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崑崙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