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吳惠林:由台灣經驗看美中貿易戰

這些曙光的來到必須「中國結構改革」落實,也就是中共下台,民主中國開展才會真正閃亮出來。這會是痴人說夢嗎?由1991年蘇聯一夕之間變天,以及當今中國內部天怒人怨,高級知識分子一波波地表態反抗專制集權打壓,加上美國為首的「國際拒絕與中共為伍」力量,裡應外合之下,習近平會不會效法當年蘇聯的戈巴契夫自行繳械以成就千古美名?讓我們拭目以待!

美中貿易熱戰之下,加上全球經濟成長動能明顯減弱,對台灣經濟成長上行空間造成壓抑。圖為高雄港。(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進行經年的美中貿易熱戰,雖在中方反悔下錯失簽約停戰的機會,但雙方仍未關閉協商大門。不過,即便簽訂了貿易協議,還得看中共是否會真的遵守,一旦中共重施“賴約”故技,美國的關稅大刀更會大力砍下去,且不論川普能否連任應該都一樣,畢竟美國兩大黨在美中經貿關係上的主張是相同的。其實,中國經濟的結構性改革早晚都非走不可,只不過美國扮演臨門一腳而已,對於中國而言,應是一種解脫,長痛不如短痛;對全球來說,也是好事一樁。我們可由台灣的經驗獲得驗證。

台灣帶領四小龍經濟起飛

眾所周知,台灣經濟在1960年代初獲得“起飛”(蔣碩傑院士推算是1963年),而持續高成長、低失業、物價穩、所得分配平均的“經濟奇蹟”就出現了。尹仲容先生帶頭進行的“第一次經濟自由化”政策,無疑是獲得共識的關鍵因素,而蔣院士在1983年4月於墨西哥市發表的《台灣經濟發展的啟示》一文,有相當詳盡的剖析。不但台灣在經濟自由化政策下得到經濟起飛,韓國、新加坡、香港也依樣畫葫蘆而獲得成功,於是,“亞洲四小龍”的名號響譽全球。

四小龍的故事,蔣先生和吳榮義先生在1984年合撰的《亞洲四小龍的經濟起飛》論文中有精彩分析,而經濟自由化,尤其貿易自由化更是扮演最積極角色。值得一提的是,台灣的起飛比其它三小龍來得早,也就是說,“經濟自由化”,是台灣帶頭走的,那是在老蔣統治的威權時代,政治不自由的戒嚴年代,但經濟自由化、外匯貿易市場化和國際化,竟然成就了輝煌的經濟繁榮。

不過,在尹仲容1963年去世之後,限制進口的“保護政策”又重回政府工業策劃者之手,於是自由化政策只採行了一半。此情此景,不但在蔣先生1980年之後的“時論”中時常提及,並深以為憾,另外一位院士邢慕寰更是氣憤不已。兩位院士不但寫了諸多時論,還藉著擔任決策當局顧問的機會,或以個人名義或結合其他中研院財經院士共同獻言,一來希望引導輿論,建立民眾正確的觀念,二來或可藉輿論來壓逼決策。雖然無法撼動政策,但也引出一場轟動的“蔣(碩傑)王(作榮)論戰”,至少在抑制政府干預政策上起到投鼠忌器效果,“尊重市場”時常出自決策者之口,而1984年“經濟自由化、國際化、制度化”成為政策口號,及至1995年“亞太營運中心跨世紀方案”提出,宣示“第二次自由化運動”,可惜的是,以失敗告終,畢竟決策者並非真信自由經濟。

反自由化政策肇致凄慘後果

邢先生就特別提醒注意說:儘管1960年代初完成的第一階段經濟自由化摻雜了反自由化政策,但因其究竟消除了偏高的複式匯率和繁雜的按類別審核貨品進口所產生的困擾,將進口代替導向推到新方位的出口擴張導向,而後來繼續推行的反自由化政策,只不過是50年代進口替代政策的延展。時日一久,反自由化政策的影響逐漸超過60年代初期自由化政策的影響,而1970年代後期起,尤其80年代前期,貿易出超劇增,外匯存底不尋常急速升高,地價狂飆形成缺乏實質的繁榮,而經濟病象迅速蔓延。表面上,1980年代出現的台灣經濟病象,似乎是因美國強制實施的“自由化、國際化”壓力,但邢先生認為是出超和外匯存底不斷高升,而央行仍維持固定匯率和結匯制度下,央行勢必不斷釋出“強力”貨幣,貨幣不斷增加,如洪流般的資金泛濫於是出現,一場摧毀性的通貨及資產膨脹爆發,結果是二三十年來的經濟發展成果在二三年內隨風而逝。如今我們都知道1980年代中期到1990年那場泡沫金錢遊戲及其破滅慘況。

情況雖慘但還在可容忍範圍內,邢先生認為能有“不幸中的大幸”,應感謝美國在1980年代初期對台灣所實施的開放壓力,也就是眾所熟知的“301條款”,要台灣開放進口並讓台幣升值。不過,邢先生認為美國的壓力來得太猛也太遲,太遲使泡沫金錢遊戲還是發生了,太猛則使技術原本落後的台灣出口產業幾乎沒有緩衝調適的時空,因而多數被迫也加入金錢遊戲行列。結果是:不但艱難創業的業主不務正業,一向勤儉的企業幹員乃至基層員工也紛紛離開原來的工作崗位。這些人或直接參加金錢遊戲,或從事於由金錢遊戲刺激成長而易獲暴利的相關服務行業。

美國的壓逼阻止情況惡化

美國給台灣帶來的“自由化、國際化”重大壓力,使台灣的進口關稅連續降低,非關稅障礙不斷撤除,且自1986年起台幣大幅升值,於是台灣的經濟成長率降至5~7%的中低度成長,且數年連續而穩定。邢先生指出,當時呈現的是一個衰敗且無力承受外來競爭的工業,而多數業主又被遊資泛濫沖昏了頭,盲目參加不務正業的股票、房地產投機金錢遊戲,同時金融、商業及消費服務等也多以這個大賭場為中心而蓬勃發展。自1985年起外匯資產猛增,遊資泛濫,台灣錢淹腳目,五鬼搬運的熱烈投機炒作在台灣熱烈上演,迄1990年股市暴跌,泡沫遊戲崩盤,台灣經濟受到嚴重衝擊。

很多論者以為,美國若沒對台灣施壓自由化、國際化之經濟政策,台灣經濟必能長久維持繁榮。其實,1980年代前期台灣貿易出超加速累積,至80年代中期已使央行擁有之外匯存底達五六百萬美元之多,僅次西德居全球第二。若美國容忍台灣繼續採取反自由化經濟政策,出超及外匯存底必將快速累積,在按固定匯率結匯下,更大數量的台幣供給必將充斥市場,不待多時就將引爆一場毀滅性之通貨膨脹與股票及房地產投機,其對經濟及社會後果之嚴重,將遠遠超過美國迫使台灣改采自由化、國際化之後果。

不幸的是,中華民國政府原來採取的反自由化政策行之太久,積弊過深:以往在高度保護與扶持下養成之產業,自難經受進口關稅大幅降低及台幣大幅升值等自由化、國際化政策之衝擊,這其實是國內產業投資意願低落之最基本原因。當時的台灣已進入重大危機之非常狀態,但大多數企業明知欲解救當時之困境,唯有立即更換大部分在以前保護及扶持政策(包括大幅偏高之台幣對美元之匯率)下用以與國外企業競爭之機器設備,並積極講求研究開發,但在保護與扶持環境中養成之企業多不敢接受此一嚴酷之挑戰,而寧願以遠期外匯換得之接單方式謀取預期台幣升值可能獲取之利益,以求茍延殘喘;或竟以其出口外匯換得之台幣從事房地產及股票投機,謀取非分之暴利,終致傳統之優良工作倫理及樸實社會風氣,在數年間即大部分遭受破壞。情況雖然慘淡,卻還有東山再起的本錢,如果沒有美國的逼壓,金融資產泡沫的膨脹真不知伊於胡底,或許就永難翻身。所以,雖然被逼迫開放門戶,施行自由化的受欺壓滋味很難受,卻不得不暗地感謝美國的大槌。而往後的台灣也就在緩慢的自由化之路前進,不只經濟自由化,1996年總統民選之後,連政治自由化也實現了,“自由民主”更成台灣的標記。

台灣的經驗正在中國複製

眾所周知,中國1978年底開始的“放權讓利”經改,所用的開放模式就是台灣等四小龍早年的模式,也就是“出口導向”,利用低成本產品和壓低匯率等方式,發展勞力密集產業並賺取大量外匯,在“後發優勢”下很快地需進一步大幅開放,而且經濟自由後人民生活水準提升,也要求政治自由,但共產中國的“黨國資本主義”較台灣國民黨專政時期更牢固,不但發生1989年“六四天安門”血腥鎮壓事件,在共產黨高度管控下,特權貪腐集團在“經濟國家主義”下大肆擴張,外匯猛增至近四兆美元天量,其產生之金融資產泡沫較1980年代中期的台灣遠遠超大,所引發的投機炒作賭戲更是嚴重,而鬼城處處所顯現出的“超額供給過剩”更是驚人,不但神州大陸的資源被掏空,人力被腐化、環境污染達極致,可怕的債務危機也危如累卵。不過,在中共大量印鈔並嚴密管控下,敗絮其中的狀況卻呈現出“金玉其外”的假象,而其權貴階級將五鬼搬運而來的資金大量地往西方先進國家移送,再以威逼利誘手法轉向全球各國吸血,不但落後國家被“一帶一路”誘引,連超強美國也被戲耍得團團轉而衰落。眼見全人類往毀滅之路步步趨近之際,幸而2016年上台的川普洞悉中共詭計,以“重振美國,重創中國(共),重建世界”為目標,以提高關稅率的明確手段展開所謂的“美中貿易戰”,一舉戳破中共的虛假帷幕。不到兩年時間,美國再度偉大已實現,中共重創也擺在眼前,自由世界國家也覺醒過來,世界秩序正在重建,人類的毀滅之路已呈180度迴轉,復興繁榮之路也隱約可見。

當然,這些曙光的來到必須“中國結構改革”落實,也就是中共下台,民主中國開展才會真正閃亮出來。這會是痴人說夢嗎?由1991年蘇聯一夕之間變天,以及當今中國內部天怒人怨,高級知識分子一波波地表態反抗專制集權打壓,加上美國為首的“國際拒絕與中共為伍”力量,裡應外合之下,習近平會不會效法當年蘇聯的戈巴契夫自行繳械以成就千古美名?讓我們拭目以待!而川普總統一路走來堅定不移的意志,關稅大刀一直高舉在旁侍候,相信“真正的新紀元”即將到來,深盼那些沉睡不醒的世人趕緊蘇醒,而清醒者也要加緊力度將他們喚醒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