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文足:不親自會見到王全璋 絕不罷休!

今天下午看到的臨沂監獄錄製的視頻中,全璋容顏蒼老、神情獃滯、反應遲鈍。他說話的時候,眼神飄忽,上一句話說完,下一句話要想上半天才磕磕巴巴說出來。這讓我想起了當年被釋放回家的李和平、李春富兩位律師!我的心在滴血,我的心在嘶吼!我,李文足,不親自會見到王全璋,絕不罷休!

今天,從上午10點到下午3點多的時候,臨沂監獄的領導已經來跟我談了四次。從最開始的“會見室裝修,不讓會見”,到最後一次,讓我看了提前就錄製好的一個全璋的三分鐘視頻。

依照法律規定,王全璋到了臨沂監獄就應該安排會見家屬。但是,臨沂監獄一開始就拿“會見室裝修不讓會見”的理由,阻止我們去會見;接著就用時空逆轉的“全璋來信”,試圖通過全璋的“口”,不讓我來會見;再到今天,我從北京千里迢迢,坐了近九個小時的綠皮夜班火車,來到臨沂。臨沂監獄卻拿事先錄製好的“全璋視頻”,代替會見······這一系列的“把簡單事情複雜化”奇怪組合動作,讓我越發擔心全璋的身心狀況。

明明有法律規定的清楚明白的程序,臨沂監獄不走,還美其名曰為全璋父母考慮,才錄製視頻。這是依照的哪條法規?如此費盡心力的不讓我會見王全璋,到底是為哪般?

王全璋是一個非常有經驗的刑辯律師。在一審開庭的時候,寧可自己為自己辯護,都要行使自己的合法權利,當庭解聘“官批”律師。而今,到了臨沂監獄,竟然不要求自己的會見權得到保障?

從5月7日開始,他“寫的信”、“錄的視頻”都是在主動放棄自己的合法權利!他到底遭受了什麼?

今天下午看到的臨沂監獄錄製的視頻中,全璋容顏蒼老、神情獃滯、反應遲鈍。他說話的時候,眼神飄忽,上一句話說完,下一句話要想上半天才磕磕巴巴說出來。這讓我想起了當年被釋放回家的李和平、李春富兩位律師!我的心在滴血,我的心在嘶吼!

我,李文足,不親自會見到王全璋,絕不罷休!

李文足

2019年5月20日晚

來源:李文足(王全璋妻子)@709liwenzu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