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牟傳珩:貿易戰根本不是世界第一與第二爭奪戰 趙國落後美國至少40年

——    ——21世紀的國家精神之戰

中美貿易戰根本不是什麼世界第一與第二的爭奪之戰,而是比爾蓋茨與「紅領巾」之戰。一個以「不得妄議」「四個意識」治國的N衰弱國家,怎麼可以與「批判精神」立國的世界巨人扳手腕?中國不是百姓之國,而是趙家一姓天下,被百姓戲為「趙國」。借用鄧朴方的意見,趙家掌舵人首先要知道自己「幾斤幾兩」。2017年,美國的人均GDP是趙國的7倍,在世界185個國家和地區中,趙國人均GDP排名74,美國則是第8。

中美貿易戰硝煙自2018年7月始,至今已歷時近一年。近來,隨著戰火加劇,國內再次大肆掀起民族主義狂潮,《英雄兒女》《上甘嶺》等反美舊影片又被國家電視台炒播就是例證。然而在本作者看來,如今從中南海的掌舵人,到北京衚衕里的紅袖章大媽,都必須重新思考一個問題——中美貿易戰的終極問題是什麼?

這絕不是世界老大與老二間的戰爭

中美貿易衝突以來,在國內許多媒體“不惜一切代價”,要“奉陪到底”的高調喧囂下,許多人產生了一種狂熱的民族主義情緒,以為中美之間,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似乎真的是一種等量級對手之戰。其實一個連晶元都依賴他人的國家,一夜之間便被扒了底褲,中興、華為都是例證。中美貿易戰根本不是什麼世界第一與第二的爭奪之戰,而是比爾蓋茨與“紅領巾”之戰。一個以“不得妄議”“四個意識”治國的N衰弱國家,怎麼可以與“批判精神”立國的世界巨人扳手腕?

眾所周知,中國不是百姓之國,而是趙家一姓天下,被百姓戲為“趙國”。借用鄧朴方的意見,趙家掌舵人首先要知道自己“幾斤幾兩”。2017年,美國的人均GDP是趙國的7倍,在世界185個國家和地區中,趙國人均GDP排名74,美國則是第8。就連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世錦,都在一次發言中說了大實話:“反映一個國家實際發展水平的最準確指標還是人均收入水平。中國人均GDP按照最新匯率計算也就剛剛超過9000美元,還沒有到1萬美元,而發達國家一般都在4萬美元以上,美國是5.8萬,歐洲幾個國家超過8萬美元了。”僅從人均GDP,趙國已落後美國至少40年!再論科學,此據,中國科學院發布了《2017研究前沿》報告,遴選了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中的143個熱點前沿:在引領未來的前沿研究上,美國領跑87個前沿的發展,趙國則是24個,呈現出壓倒性優勢。論軍事,中美更無可比性,就連一貫持趙家人立場的張召忠都說:“中美軍力差距巨大,美國就是原地不動,中國20年也追不上。”這些還僅僅是個“硬實力”的量比對,根本不能揭示中美不是等量級對手的本質問題。

美國何以能領銜、影響全世界

一個國家的教育,才是其“軟實力”的基石,正所謂“百年大計,教育為先”。美國的教育,從小就培養學生的異議意識,引導學生崇尚冒險、實驗與批判的價值取向。趙國教育落後的癥結,不在於是否實行了“素質教育”,而在於從小就培養學生學唱趙家讚歌,崇信趙家教條,做趙家馴服工具,和承襲、積累趙家已然的結論。趙家所謂的“三好學生”、“少先隊員”,都是聽話、跟走的乖孩子。這從教育的出發點上就羈絆了學生的批判思維與異議能力。我們有多少創新性的人才,從小就被這種裹足型的教育範式扼殺在搖籃里了。而趙國的輿論媒體,則推波助瀾地成為了褒獎“聽話、跟走”的功利主義導向。尤其是關押、審判異議人士,更是扭曲了全社會的價值取向。即使國家實行了素質教育,又怎麼可能讓被精神裹足的“紅領巾”們,與連鞋子都揚棄了的比爾、蓋茨們賽跑呢?難道趙家的政治精英們真的沒有讀懂?

美國之所以能在經濟、軍事、科技、文化領域始終保持領先地位,謎底不僅在於資本機制推動的社會競爭,更在於它的人民是批判的群體,它的國會是批判的大腦,它的媒體是批判的喉舌。異議顛覆不了美國的制度,反而成為了他們不斷創新的國家精神。美國的強大(我們可以不認可美國的完美,但卻無法否認他的強大),是與他們的人民敢於開誠布公地批判政府,和政府勇於開誠布公地容納批判分不開。美國的國家精神是其科技創新成果的取之不竭的源泉。人類社會發展史實一再印證,誰擁有最徹底的不斷批判與更新的國家精神,誰就會創造出最先進的自由制度與科技體系,誰就無庸置疑擁有領銜、影響全世界的凝聚力。

中國有這樣的議員與政府嗎

在趙國,一切異議的表達,都會被打成“敵對勢力”。而在美國,自1966年以來,總統每每發表完咨文以後,都要面對反對黨在電視上質疑、反駁。例如,1970年,民主黨員就在一個電視上節目上對尼克松發表的咨文進行反駁;1973年,美國電視又播出了對尼克松發表的國情咨文的反駁稿;總統里根於1982和1985年發表國情咨文之後也遭到了反對派的公開批判;直到今天的川普,依然要面對全社會更多的異議與批判。人們不該忘記,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導後總統羅斯福發表演講,要求國會對日宣戰,全民真誠擁護。但當時在眾議院里卻有1票公然反對羅斯福的宣戰要求。這個“膽大妄議”的反對者竟是一個小女人,美國國會議員傑尼特•蘭金。蘭金是個和平主義者,她當時堅持反對的理由很簡單,反對任何戰爭。這張聚焦輿論的反對票,當即引爆了一部分美國人的憤怒。為了避免她受到傷害,可貴的美國政府,竟把唯一公開反對自己的女議員,派車安全護衛回家。具有民主精神的美國執政者們深深地懂得,無論她的做法能否被人接受,她畢竟捍衛了作為一個議員真實表達“異議”的權利。後來,正是這位敢於觸犯政府與眾怒的女議員蘭金,繼續積極進行反戰活動,越戰期間,她在華盛頓領導了數千名婦女參加的抗議示威。為幫助低收入婦女,她還建立了傑尼特•蘭金基金會。她於1973年去世,享年93歲。為表達對蘭金的敬仰,舉國崇尚“異議”精神的美國人民,將她的銅像安放在美國的國會大廈,以示永久紀念。今天的趙國,有這樣的議員嗎?有這樣的政府嗎?

在美國國會中,永遠有一群不起立、不鼓掌的人。他們中既有必須保持公正的姿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也有反對派的議員,他們都是用自己獨立的方式向政府表態。這就是美國議會政治中,極其可貴的永遠“不起立、不鼓掌”群體。異議批判顛覆不了美國的國家制度,反而成為了美國不斷創新的國家精神,這才叫真正的自信!由此可見,尊重與保護公民的批判、變革社會的國家精神,是一個強大的政府維繫其國際聲望和政治、經濟、科技、軍事、文化發展的根本驅動力。

中美貿易戰結局已經不言而喻

毋庸置疑,美國國家精神支撐的創新成果,是當今全球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也是趙國這些年來經濟發展的必要條件,更何況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可以每年給你3000多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一旦美國終止了對趙國這種條件的提供,所謂“中國速度”的神話將被重挫。萬眾一致,沒有異議聲音,這並不是和諧的表現,更不是興旺發達的象徵,但卻毫無疑問是在源頭上閹割了國家的綜合創新能力。100%的贊稱,是100%的假象。這一點今日的朝鮮都能做到,但卻做不到科技領先!當今美國的全球優勢地位,靠的不僅僅是美元、航母、好萊塢影片,而是美國不斷創新的能力。網上有一篇真知卓見的文章《中國依賴美國的根本不是什麼經濟和貿易,而是發展的原創驅動力》,已經涉及了這一本質問題。

趙國不是早就提出過“思維創新,理論創新,制度創新”的口號嗎?但無論在何領域,不容許對趙家家規、原則和結論進行批判,一切創新都是空談。透視中美貿易戰背後的較量,其實正是人類走向21世紀的“不得妄議”治國與“批判精神”立國的國家精神之戰。這才是中美貿易戰的終極問題。當下,在趙國人大會上連“廢除國家領導人任期制”都無人異議的社會生態中,試圖要藉助民族主義對抗情緒與體現普世價值的美國國家精神決裂並“奉陪到底”,其結局已經不言而喻了。

本文的結論是:中美貿易戰要想實現雙贏結局,中華民族必須首先接受批判精神的洗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