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大吃一驚 蘇東坡其實是一位高明的工程師

蘇軾其實是一位高明的工程師你知道,蘇軾是一名具有多重身份的宋代名士,既是政治家、學者、蜀黨領袖,又是大書法家(造詣不讓蔡京)、美食家、大詩人,不過我們未必知道蘇軾的另一個身份——他還是一名充滿奇思妙想的工程師。 蘇軾後來在徐州、杭州、惠州任行政長官(知州)時,都有大興水利的惠政,在三地均留下一條「蘇堤」。

蘇軾其實是一位高明的工程師你知道,蘇軾是一名具有多重身份的宋代名士,既是政治家、學者、蜀黨領袖,又是大書法家(造詣不讓蔡京)、美食家、大詩人,不過我們未必知道蘇軾的另一個身份——他還是一名充滿奇思妙想的工程師。

蘇軾後來在徐州、杭州、惠州任行政長官(知州)時,都有大興水利的惠政,在三地均留下一條“蘇堤”。可見蘇軾對水利工程的建造,既有熱情,也很在行。蘇軾晚年在惠州為官,還協助朋友修建了廣州城的自來水供水系統。你沒聽錯,宋代廣州已經建成自來水供水系統,它的設計師就是蘇軾蘇大學士。今天的廣州博物館,還陳列著宋代廣州城自來水裝置的模型。

時為北宋紹聖年間,新黨執政,作為舊黨領袖的蘇軾失勢,被貶嶺南惠州。他聽人說起,“廣州一城人,好飲咸苦水,春夏疾疫時,所損多矣。”恰好知廣州的王敏仲是他朋友,蘇軾便給王知州寫信,提出一個解決飲水難的方案:蒲澗山(即白雲山)有泉,可在“岩下作大石槽,以五管大竹續處,以麻纏之,漆塗之,隨地高下,直入城中。又為一大石槽以受之,又以五管分引,散流城中,為小石槽以便汲者”。以鑿空的竹管為自來水管,引白雲山泉水入城。

王敏仲根據蘇軾的提議與設計,真的將這個供水系統給建起來了。蘇軾又向他提了一個更細緻的建議:“聞遂作管引蒲澗水甚善。每竿上,須鑽一小眼,如綠豆大,以小竹針窒之,以驗通塞。”為什麼要在每根竹管上鑽一個小孔,然後又塞住?是為了方便日後檢查哪一根竹管堵塞:“道遠,日久,無不塞之理。若無以驗之,則一竿之塞,輒累百竿矣。”有了這些小孔,發現水管堵塞之後,只要拔掉各節小孔的小竹針,看哪處小孔不出水,便可馬上判斷是哪一節竹管堵住,更換那根竹管就行了,不會累及整個供水網路。

蘇軾又建議,廣州政府可以在珠江上游的循州購置一部分良田放租,作為養護供水網的基金,“歲可得租課五七千者,令歲買大筋竹萬竿,作筏下廣州,以備不住抽換”。還可以在廣州城中建一批公租房,“日掠二百”貫房租,“以備抽換之費”,同時也用於“專差兵匠數人,巡覷修葺”。看看,蘇軾這個方案,設計多麼周全,也極具操作性。

憑著廣州城自來水工程的設計者身份,蘇軾便可當之無愧地被稱為工程師。昔日林語堂先生著《蘇東坡傳》,稱“蘇東坡是個秉性難改的樂天派,是悲天憫人的道德家,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是散文作家,是新派的畫家,是偉大的書法家,是釀酒的實驗者,是工程師,是假道學的反對派,是瑜伽術的修煉者,是佛教徒,是士大夫,是皇帝的秘書,是飲酒成癮者,是心腸慈悲的法官,是政治上的堅持己見者,是月下的漫步者,是詩人,是生性詼諧愛開玩笑的人。”林語堂果然是蘇東坡的隔代知音,不忘記將蘇軾的工程師身份列了出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