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中共很快會崩潰? 三十年來 六四造就中共統治模式?

高文謙說確實是歷史有驚人的相似之處,這是大一統國家的通病和宿命。習近平上台之後,又逆歷史潮流而動。當年鄧小平逃過六四一劫,就是因為他韜光養晦、絕不扛旗。可是習近平卻扛起社會主義大旗,十分可笑。高文謙說他相信用不了多久這種殘酷的情況就會崩潰。

三十年前的六四事件,給中共合法性造成了巨大的危機。三十年來,中共通過抹殺記憶和發展經濟的方式,重新穩固其統治。但是許多分析人士認為,隨著中國經濟下滑,社會控制日趨嚴厲,習近平廢除任期制引發不滿,再加上美中貿易戰等外部因素,中共的合法性再度面臨內外挑戰。

三十年來,六四天安門事件如何影響中共的統治方式?當局的高壓強權統治,能否真正消除中國的民間聲音和公民力量?中國目前面臨的內外不利因素,是否可能成為中國下一次巨變的導火線?

參加節目話題討論的嘉賓是:中共黨史學者,《晚年周恩來》作者高文謙;《愛爾鎮書生》作者曹旭雲;喬治亞大學學生古懿

 

六四對於中共這30年來的統治產生了什麼影響?換句話說,中共從中學到了什麼教訓來加強其統治?

高文謙說六四是歷史的轉折點,改變了中國的政治生態,十年改革壽終就寢。它有兩個政治遺產。一是開啟了暴力維穩的國家治理模式;二是就是堅決把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的思維。

換句話說,任何敢於挑戰中共的人和組織,對其絕不手軟。另外,民眾也從六四鎮壓中認識到中共的本性,這是血的教訓。如果再有類似局面,中國民眾不會再像當年這麼幼稚,必將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曹旭雲說最近陳奎德提出「六四人」的概念。當年許多學生因為這場運動受到了教育,看清楚當局本質,但是因為目前中共的暴力維穩和網格化維穩給社會造成了巨大壓力。這些人就像種子,什麼時候發芽,無人可以預料。當年有這樣千千萬萬的六四人散播在民間,不可小覷。

古懿說有兩句話可以分享。第一句是羅克韋爾說,一個政治體制最危險的時候,就是它開始改革的時候。現在中共一直在尋求它的執政合法性。另一個是鄧小平說的「穩定壓倒一切」。中共開始把抗爭扼殺在萌芽狀態。

習近平個人和六四有什麼關係?從他今天的治國方式來看,有哪些特點我們能夠追溯到六四事件?

高文謙說習近平和六四鎮壓沒有直接關係,但是中共的執政地位和習近平的浮沉是綁在一起的。習近平的原話就是要守住共產黨的家業,所以如果他給六四翻案,就會丟掉暴力維穩的刀子。他上台六年了,一直在糊弄老百姓,沒有實質性的改變。他的做法已經成為六四同謀犯,他的治國方式也是全盤繼承六四的政治遺產。前兩年有些人在海外媒體散布說習近平是「先集權再民主」,最後會有華麗大轉身……這是輿論誤導。

不少分析人士認為,中國經濟近年來開始下滑,習近平高度集權造成潛在危機,現在又面臨美中貿易戰等國際不利因素。上述因素是否可能成為下一輪中國出現劇烈變化,或者下一輪政府和公民對抗的契機?

曹旭雲說這完全可能。實際上任何一個社會的變革都是漸進過程,它可能是因為某個重大事件,也可能是因為一個小火星。中美貿易戰目前的程度,讓當局非常不安。目前執政合法性的基礎是許多人看來的30年的經濟發展,中美貿易戰直接結果就是導致中共被釜底抽薪。

古懿說現在外界的評價可能高估了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社會變化的影響。中共是最有抵抗力的一個集權,中國也對外界危機有驚人的調試能力。儘管現在有些訴求,但大多數都停留在經濟層面,當局有相當大的調試空間。在未來二三十年內,新集權統治不會鬆動。指望中美貿易戰為中國帶來改變,這非常不現實。

也有人認為中共用當時的血腥鎮壓換來了現在的穩定。如何看這個問題?

高文謙說六四的發生有很多偶然性因素。當初習近平上台之初,高文謙曾說:習近平生逢末世,做不了太平天子。他需要在社會面臨動亂的時候選擇開槍還是不開槍。他在政治上可以控制,但是在經濟和外交上控制不了。如果貿易戰導致經濟崩盤,那麼就會導致政治變局。所以他的壓力其實非常大,他的身體是否能撐得住都是問題。外交問題包括朝核、南海、釣魚島等等,美國手裡的牌非常多。一旦出事,習近平就面臨生死大關。

高文謙說提到當年學生是否過激,其實不是過激。當年學生的熱情有餘,最大的教訓是對共產黨的本性認識不足。其實當年歷史給過中國機會。如果胡耀邦不是死在四月,而是死在半年後的蘇聯劇變,或者學生主動撤離,都不會是這樣的結果。當時中央里是有同情學生的聲音的。學生沒有退場機制,一旦當局開槍,就把學生的嘴封住了。如果學生領袖能夠做到進退有據,就可能是另一個結局。六四雖然已經30年,但是沒有走入歷史,當年導致六四的各種矛盾,在現在社會中激化。每天都會發生大大小小的「六四」,而且都會被當局的「六四」維穩模式鎮壓。

曹旭雲說這個問題應該從本質上去認識。從當時政府的邏輯和理念里就沒有一個對話和探討的民主概念。由於這樣的本質和狀態,才導致這樣一個暴力的結局。30年後我們來看中國的社會也是非常非常危急和糟糕的。不能只看經濟數據。這些數據只要建立在非民主制度、無道德信仰、無價值理念的基礎上,都是沒有說服力的。民眾仔細一樣,醫藥、教育等等都包含許多問題。

習近平上任以來,不斷加強集權和社會控制,而且還以高科技來強化對民眾的監控。你認為這種極權手段否會徹底削弱民間力量和公民力量的抗爭能力,甚至讓其銷聲匿跡?

古懿說現在我們處在數據化集權的時代,但是八九要重演的可能性至少目前來看是不存在的。除非維穩機制崩潰了,中共的大麻煩才到了。

曹旭雲說從秦朝來看,統一六國後何其強大?在當時看來,它的科技水平也是非常發達的。但是十幾年就灰飛煙滅。所以在面對人類共同情感、普世價值面前,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

復旦大學歷史教授葛兆光先生最近在分析清朝由盛轉衰的原因時,歸結出三點:一是社會控制成本越來越大;二是意識形態越來越僵化;三是權力過於集中,封殺了變革可能性。這個分析對今天的中國現實有什麼借鑒作用?

高文謙說確實是歷史有驚人的相似之處,這是大一統國家的通病和宿命。習近平上台之後,又逆歷史潮流而動。當年鄧小平逃過六四一劫,就是因為他韜光養晦、絕不扛旗。可是習近平卻扛起社會主義大旗,十分可笑。高文謙說他相信用不了多久這種殘酷的情況就會崩潰。

責任編輯: 王篤若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