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張靖 :中共不願 不能 不敢「平反」六四的深層原因

——記在天安門事件三十周年

在六四事件紀念日,交代這個背景,是因為在目前可預測的未來,中共將永遠封鎖真相,不僅僅是禁止悼念,甚至提及,哪怕暗示,以至於中共認為周遭言論的暗示都將被封口。今年不同於以往,原因有三點:第一,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一個以整數記錄的周期;第二,中共領導人在這三十年內權力空前集中;第三,中美外交關係緊張。

在中共的系統中,領導人的推舉是飽受詬病的內部禪讓制度,這使得中共在領導人任命上變得視野一場狹隘。作為一個集權政體,它的官僚任命是自上而下,權力的更迭頻率勝過封建制度,所以對權力貪戀的官僚青睞於更為弱勢的繼任者。這種遴選方式,註定在中共的領導人替換上,變成一代不如一代,而能力不足的領袖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必然會不斷將權力集中,以防被強勢繼任者清算,強勢的繼任者註定要以政變的面貌出現。

在六四事件紀念日,交代這個背景,是因為在目前可預測的未來,中共將永遠封鎖真相,不僅僅是禁止悼念,甚至提及,哪怕暗示,以至於中共認為周遭言論的暗示都將被封口。今年不同於以往,原因有三點:第一,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一個以整數記錄的周期;第二,中共領導人在這三十年內權力空前集中;第三,中美外交關係緊張。所以今年不僅國內的各大論壇需要完成“自我審查與整改”,國外的IP也無法在國內網站進行評論,開啟了一個網路時代的靜音模式。

如實說在上述特殊原因的三點中,最關鍵的是第三。前者三十周年祭,並不特殊,這個數字每一年都在增大,六四一天不平反,每年這個時候氣氛都會比以往更肅殺。而權力的集中已經在背景中闡述了,這是由於中共權力更迭的落後制度導致的必然。那麼第三點尤為重要,是因為美國政府已經對中共改善人權的空頭承諾沒有耐心,貿易戰既是因,也是果。當一個獨裁政權不遺餘力的掠奪自由國度的財富,偷竊來自先進文明的技術,它擴張帶來的破壞力必然是人類世界的災難。

從中共三十年來對人權的承諾和行動來看,和平衍變為民主體制的可能性幾乎為零。權力的誘惑已經讓中共這個寄生在中華文明身上的吸血蟲無法完成自我切割,所謂制度的變革必將引發它激烈的反抗,正如三十年前。但是技術的革新,和社會矛盾的加劇,都暗示著任何一場權力的衝突必然引發流血的代價。

中共的暴力維穩,開創於六四,而隔代指定的黨內禪讓制度,同樣開創於六四。這就是為什麼,在擁有天量輿論引導員把持口風,無數自動化半自動化監管刪選信息的技術籠罩下,中共依然選擇在這個敏感日子裡實施禁言政策。在中共不斷加大洗腦力度下,六四事件之後出生的年輕一代大多不知此事,經歷者噤若寒蟬,圍觀者被支離破碎的信息困擾也無法得知真相。就是如此這般,六四在中共管轄內這一天放佛從歷史上消失一般,無人知曉無人提及,依然像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於中共項上,令當權者坐立不安。由此可見一斑,六四一朝公開,中共無法承受其震撼帶來的巨大民意海嘯,哪怕它有天眼、有航母、有核彈。

因此六四事件在中共內部發生流血政變之前,只能含冤隱沒在中國境內,中共是必然不願,也不敢公開任何真實信息,更不用說平反昭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