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正言:從「夾邊溝」到「馬三家」

2016年4月12日,最後一次走出勞教所的高牆三年後,蓋鳳珍去世了。她去世前在醫院中。(袁凌提供)

夾邊溝,夾邊溝,三千白骨無人收!

夾邊溝,夾邊溝,遍地冤魂聲啾啾。

夾邊溝,夾邊溝,臨風遙祭幾人憂?

這凄慘的哀聲是紀錄片《死魂靈》中的一個片段。這部描述大饑荒期間夾邊溝慘案的紀錄片記載著“右派”的血淚史,它描述了遠在甘肅酒泉戈壁沙漠中的勞改和勞教農場夾邊溝鮮為人知的慘劇:在1959年至1961年的大饑荒時期,每月口糧只有12斤,被關押的“右派”(大多是知識分子)還要承受苦役,每天都有數十人被活活餓死,三千多人的農場,最後倖存者不到三百。

夾邊溝慘案的倖存者之一祁錄基回憶:“埋人的時候,(他們)把肚子劃開以後,把裡面的心肝肺都挖出來,架在火上烤著吃了,這我是知道的。”這麼慘烈的場景,今天的年輕人恐怕難以相信。對中共的暴政,中共當局至今一直力圖掩蓋和修飾,以至今天的許多中國年輕人對一個發生在其父輩身上,高達三千多萬人死亡的人為大饑荒竟然一無所知。

“死者的遺體被餓得發狂的人們從沙地里扒出來,開膛破肚掏出內臟,割下大腿和屁股上的肉。有些人躲到沙堆後面用乾草燒著吃,也有悄悄焙乾了存著慢慢吃的。……”知識分子能放下尊嚴去吃同伴嘔吐出來的食物,能去吃人肉,在今天難以想像,但在當時卻實實在在發生著,可以想見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絕境。

毛澤東時代,以強制政治犯和刑事犯從事奴役勞動為特色的勞改農場遍及全中國,臭名昭著的有東北興凱湖農場、北京清河農場、青海勞改農場、四川峨邊沙坪勞改農場、長壽湖勞改農場等,但在整個中國的古拉格系統(“古拉格”是蘇聯勞改集中營的代號,也是蘇共迫害人民的勞改苦役、監獄和政治迫害的象徵)中,夾邊溝這個中國戈壁沙漠邊緣的小型農場引起的關注最大,因此“夾邊溝”成為代表中國古拉格的符號象徵,也是中共極權主義制度製造的滅絕災難的一個縮影。

事實上,比夾邊溝更慘烈的不是沒有。文革時期廣西爆發了上千人的“人吃人”事件。《紅色紀念碑》記述了廣西文革期間的“紅色風暴”:在1968年7、8月期間,廣西就有3681人被槍殺、戳死、勒死、叉死、溺死、砸死,甚至活埋。武宣縣竟然出現了人吃人的慘劇,開始是偷偷地吃,高潮階段是大張旗鼓地吃,到最後進入群眾性瘋狂階段,演化成吃人的群眾運動。在“《九評共產黨》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中也提到這段歷史。

滋事者從活人身體內割下心臟和肝臟,然後煮而食之。“當受難者被推上街頭遊行批鬥時,老太太們會提著菜籃子守候。一當受害者被處死,眾人蜂擁而上。那些沖在前面的人將會得到一塊好肉。”一個老太太養成了專挖眼睛的習慣,認為吃了它們會增進她自己的視力。另一個年輕女幹部,一旦可能,要消受的是男性生殖器。在一個中學裡,學生吃掉了他們的老師。據稱當時至少有一千多人被吃,吃人者中84%是共產黨員。該書公開出版十多年來,沒人敢說“不”字,連共產黨也一句話不敢多說。

翻閱共產黨的歷史,就是一部滅絕人寰的歷史:蘇聯共產黨曾於1932年至1933年對烏克蘭人進行種族滅絕,斯大林時代死亡無數,中共暴政下更慘烈到極致。毛澤東時代有豐年餓死3000餘萬平民的“國家機密”,江澤民把一億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及其家人視為敵人,下令屠殺,最邪惡的是殺人與發財兼顧,製造了突破人類底線的“活摘器官”殺人賣錢的反人類暴行。

如果說在國際上,夾邊溝已經成為中國勞教體系的一個代名詞,那麼遼寧省馬三家也已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縮影。描述馬三家勞教所奴役、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影片《求救信》在海外上映後,在國際上引起高度關注。

主人公孫毅在《求救信》里記述:不得不一天工作15個小時,沒有周六周日休息和任何節假日。否則將遭到酷刑、毆打和粗暴的話語。……我們與世隔絕一樣,不知道能否活著出來,而哭在勞教所是被禁止的。……比活摘還要殘酷的是“精神摘除”,酷刑的目的是“精神摘除”。……沒有想像中的刑具,任何一件東西都可以成為刑具。他曾連續不間斷被掛168小時,期間被剝奪睡眠。

三次被關押在馬三家的遼寧法輪功學員尹麗萍回憶說,不僅要承受奴隸般的奴工迫害,還晝夜被洗腦、體罰、手背被指甲掐,腕下被針扎、關禁閉室被超分貝聲音迫害,野蠻窒息性灌食、電棍電擊、被禁止見家人,被注射不明藥物導致她一度喪失記憶、眼睛暫短失明。因拒絕穿勞教服裝,被一群男女警察和男犯人扒光衣服,任由男犯人觀看。在這十八年的迫害中,她認識的十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馬三家教養院(勞教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也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和頭號罪惡標誌,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長期維持在一兩千人,多時曾超過四千人。

馬三家還曝出過疑似活摘器官的線索。據法輪功學員王春英回憶,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下午,馬三家一、二大隊二百多法輪功學員、普教全部被強制抽血化驗。以她做了三十年護士工作的醫學經驗,她知道做生化檢查只需要二毫升的血,他們卻抽了五毫升,說明他們一定還有其它檢查項目,疑似為活摘器官做血型準備。

馬三家所長蘇境二零零零年就曾在大會上說:“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國家為法輪功動用的經費相當於一場國際戰爭。”她強調這是上面的命令,要百分之百地轉化法輪功學員。

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是更為隱秘的、更不為人所知的精神迫害,記錄了中共採取種種惡行迫害信仰者的罪惡,十九年來有四千多名(已確認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時至今日這場迫害也沒有結束,中共仍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及財力迫害法輪功。僅今年一至二月過年期間,至少有295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150人,批捕36人,送洗腦班5人,非法判刑98人,非法庭審60人,迫害致死9人,1人被迫害做開顱手術在搶救中。

如果說夾邊溝已經成為歷史,那麼馬三家的迫害卻是正在發生的現實,也是我們必須面對的血淋淋的現實。事實上,中共這一殺人機器從未停止過,只是在不同時代,不同背景下迫害不同的人。正如《九評共產黨》所說,中共正是靠著一路殺走過來的,否則就無法維持強權政治。

共產黨信奉“無產階級專政”和“無產階級專政下不斷革命”的理論。因此在建政後,它採取“殺地主”的辦法解決農村的生產關係;“殺資產階級”完成工商改造,解決城市的生產關係。這兩個階級殺完,經濟基礎的問題就基本解決了。上層建築的問題也要靠殺人來解決,包括鎮壓“胡風反黨集團”和“反右”以整肅知識分子;“文革殺人”破壞傳統文化道德;“六四”殺人;迫害法輪功等等。這都是中共在維護其統治的過程中,不斷處理其經濟危機、政治危機、信仰危機的過程中,採取的必然反應。

同時共產黨殺人也是出於現實的需要。共產黨當年靠流氓無賴殺人起家。既然殺開了頭兒,中間就絕不能停手,而必須不斷製造恐怖,使人民在顫慄中接受對手過於強大而只能俯首稱臣的現實。

不過,共產國家的倒台已經證明共產主義的失敗,沒有一個強權政治能一路走到黑,沒有一個違反普世價值的政權不受到抨擊。中共在和平時期人為地發動各種運動,造成八千萬人死亡,目前仍在打壓法輪功及維權律師、異己人士,這些血債能不償還嗎?如果你是中共的一份子,你還願意與邪惡為伍嗎?還願意與這一殺人機器同在嗎?還心甘情願為它賣命而最終成為替罪羊嗎?歷史不會忘記,停止迫害,才不會成為歷史的罪人。

文章來源:明慧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