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閆肖鋒:社會墮落 從貶低文科開始

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這個硬道理橫行數十載,遲早我們會付出代價。單從培養人才上說,會培養出如錢理群所稱的大批「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只講數理化,只講成功學,所謂「10分幹掉一操場」就是社會達爾文主義的現實版。應試教育培養出來的人才,即便一時成功也難以久遠。或者說,縱然在個體意義上成功,但在社會範圍內可能是有害的,就像社會學家韋伯所稱的「沒有靈魂」的專家。

70年前,清華大學教授梁思成提倡教育要走出“半個人”的世界,也就是教育要將理工與人文結合,培養具有完全人格的人。但如今,重理輕文傾向不但並未改變,反而越演越烈,以至清華又重新給學生開寫作課,幫學生“回爐重造”。

我在微博上發問,據說文科生是學理不成才學文的,是嗎?結果居然很多人贊同。文科生真的那麼沒價值嗎?看看歷史上那些偉人。不過你會說,現在是科技時代,是理工科的天下。

窮理富文,國家窮的時候需要大量理工科人才,以實現現代化。現在富起來了,就需要人文社科人才,進行文化自信的建設,掌握話語權。話是這麼說,可實際呢?

學理科更容易上大學,跟高校學科設置的文理比例有關。2017年全國高校本科506個專業中,文科專業只有不到200個,其中相當一部分還文理兼收,如經濟學類、法學類、教育學類等熱門專業。如果你學歷史啊,呵呵。“俄國十月革命是不是十月發生的?”百度百科比你答得全啦。況且文科領域是學術抄襲多發地。

似乎是,選擇了文科,你就輸在了起跑線上。當你自招沒有名額、高考選不到好專業、畢業找不到工作的時候,就會理解父母當年為什麼跟你說“學文科,我打斷你的腿”了。

詩詞歌賦能奈何,社會公平值幾何。建國後曾取消了大量的文科系,我所學的社會學就是曾被取締的一個。光提出社會問題又解決不了問題,不砍社會學砍誰。直到上世紀80年代之後社會學才恢復,但在此之前,費孝通早年的學術著作卻已成為西方社會學必讀書。

本人從清華到北大,棄工從文,追隨費先生。他在上世紀80年代末指導我們進行通縣衛星城研究,其成果可以說早30年就預言了北京副中心。如果早採用這個研究成果,北京何至於今日擁堵至此。

當社會急速前進時,科技一馬當先,經濟學也成顯學,而當社會發展慢下來之後,社會問題叢生,就應該花大力氣反省來時的路,反思這樣的發展究竟是為了什麼。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我以為,社會墮落是從貶低文科開始的。當前社會浮躁,精神類病症頻發,權威統計稱,我國有心理疾病的人數少則數千萬人。而早年大學心理學系不知被取消了多少,導致現在心理醫生奇缺。

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這個硬道理橫行數十載,遲早我們會付出代價。單從培養人才上說,會培養出如錢理群所稱的大批“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只講數理化,只講成功學,所謂“10分幹掉一操場”就是社會達爾文主義的現實版。應試教育培養出來的人才,即便一時成功也難以久遠。或者說,縱然在個體意義上成功,但在社會範圍內可能是有害的,就像社會學家韋伯所稱的“沒有靈魂”的專家。

今天,一個大學經費排名說明我們重文輕理的傾向並未改變。理科有國家自然科學獎,而文科的國家級獎項近乎沒有。反映到就業市場,就是對文科生的異常殘酷。2017大學各專業就業排行榜,就業率高、薪資和滿意度較高的專業全被理工科包攬,而很多文科專業則前景黯淡,如文史哲、工商管理。

文科學生苦,與眾多文科專業名不符實有關。最典型的就是公共管理,太水了,PPT做得漂亮又怎樣呢?看來文科生要懂點理科,跟上時代節奏;理科生要學點文科,有點情懷,至少寫字行文不成問題吧。

(作者為《中國新聞周刊》學術召集人,趨勢觀察家,著有《少數派》《在大時代,過小日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