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人鳳密令:如果有中共特務搶奪張學良 就把他給斃了

劉乙光得到來自台灣警備總部的密報,說是潛伏在台灣的共黨分子想趁混亂營救張學良,並已派人到井上探查過地形。劉乙光趕忙調集了手下所有的憲兵和特務,全副武裝,整裝待命。毛人鳳得到這個情報以後,向劉乙光下了個密令:如果有人搶奪張學良,你們又阻擋不住,就立即將張學良開槍打死,不能留活的給他們。

在井上溫泉,張學良過著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偶爾聽聽收音機。

根據中蘇簽訂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蘇聯不應該允許中共進入東北,看來,這次中國人又被老毛子耍了。

此時的蘇聯紅軍在東北除了將12億美元的財富盜回本國,四處為非作歹強姦婦女以外,還把關東軍和偽滿軍的大部分軍火交給了八路軍,同時將四十萬偽滿軍隊交給了中共,其中一部分被迅速改變為解放軍。

從8月進入東北以來直到1946年5月撤出東北,蘇聯在這近一年時間內盡一切力量扶持中共,阻擋國軍進入東北。

杜聿明曾經試圖進入大連,蘇軍借口說大連是國際港,不方便別國軍隊進入。之後杜聿明又提出登陸營口,蘇軍一反常態的答應下來,還提供了登陸的地圖。但杜聿明的運輸船開到營口的時候,卻發現營口已經全部由八路軍接防,正在用大炮朝他們轟擊呢。

除了軍事上的問題,其他各方面也不容許國府力量進入東北,甚至連負責接收東北礦產的張莘夫及其隨員8人都被殺死。

蔣介石已經看到了他早在十幾年前預計到的局面,而此種結局的始作俑者就是張學良,又怎麼可能釋放他呢?

據說當時蔣介石讓人轉交給他一個年曆。張學良拿到年曆不解其意,翻了幾頁以後,他突然用力把年曆扔在地上。趙一荻撿起來一看,這份年曆是1936年的,也就是說蔣介石告訴張,1936年的事情沒有過去。

1946年11月,張學良從貴州轉移到重慶戴公館。說是戴公館,其實就是一排位居歌樂山半山林間的平房,戴笠在此小住過。此時戴笠已死,毛人鳳繼任軍統局長(後來叫做保密局)。

當時張學良認為可能將他送到南京去,也比較高興。

據當時特務頭子沈醉回憶,在戴公館第一次進餐時,劉乙光全家和張學良夫妻一起陪他吃飯。劉乙光的兩個小孩像在貴州鄉下一樣,吃飯時候把吃剩的骨頭向地上吐。張學良看了連忙笑著說:這樣不行,這不比過去我們住在鄉下。可不能再隨便向地下吐東西。

顯然,張學良對去南京是深信不疑的。

台灣新竹井上溫泉

住了一段時間,張學良被安排上了飛機,飛機沒有到南京,卻飛到了台北松山機場。

稍後張學良被轉移到台灣新竹井上溫泉,徹底離開了大陸。

為什麼轉移到台灣呢?其實也就說明蔣介石不可能釋放張,因此把他放在當時全國最安全的台灣省。此處是大後方的大後方,中共沒有海軍,就無法登陸台灣,張學良在此處絕對不會有什麼危險。

就算能夠張能夠從台灣軟禁地逃走,在這個島上也無處可去。

至於張學良的老夥計楊虎城卻仍然被關在大陸,為什麼呢?蔣介石沒想再長期關押楊虎城,可見楊的結局早在1946年就基本決定了。

這個井上溫泉也是台灣一個有名的風景區。張的住所是一排日本式木造平房,上房原是日本統治時代為裕仁太子來台灣時所建。後來這裡改作日警察招待所,再後來又改為招待遊人和旅客療養的場所。招待所背依青山,面臨清澈的頭前溪而建,屋外植有櫻花。在張學良來台灣之前,特意在溫泉邊翻建了新居。室內裝飾雖不是非常華麗,但是也算非常漂亮。屋外不但是有山有水的大花園,而且建有溫泉浴室和網球場。溫泉位置很偏僻,周圍人煙稀少,只住著台灣山地原住民,他們平時不能隨便越過警戒線。井上溫泉與外界只有一條公路,路面損壞嚴重,如果遇到暴風雨,人和車都無法通行。

誰能知道張學良一行人剛到台灣就趕上了228事變,台灣全省一片混亂,井上溫泉自然也受到影響。

事變爆發當天,劉乙光便得到了通報,當即加強了對井上溫泉周圍地帶的警戒,全面防禦,局部戒嚴,切斷與外界的一切聯繫。劉乙光得到來自台灣警備總部的密報,說是潛伏在台灣的共黨分子想趁混亂營救張學良,並已派人到井上探查過地形。劉乙光趕忙調集了手下所有的憲兵和特務,全副武裝,整裝待命。井上溫泉的惟一入口桃山隧道被封閉得嚴嚴實實,任何人都不得入內,電話也被切斷了。張學良住處周圍,憲兵特務層層布防,不分晝夜,加倍警戒。

毛人鳳得到這個情報以後,向劉乙光下了個密令:如果有人搶奪張學良,你們又阻擋不住,就立即將張學良開槍打死,不能留活的給他們。

劉乙光得到這個命令以後一驚,不過他終究是軍人,還是接受了這個命令,並且悄悄告訴身邊的特務。一個平時和張學良相處融洽的特務偷偷地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張學良,張大吃一驚,又是驚恐又是憤怒,甚至計劃事到臨頭就搶槍逃走。本來張對劉乙光有些不滿,但還是認為這個湖南人性格耿直,直來直去,不算是壞人。

此次事件讓張學良對劉乙光極為不滿,也徹底改變了兩人的關係。

好在228事變沒有持續很久。

這段時間內,井上溫泉所有人都惶恐不安,加上因為與外界隔絕了一切,糧食也運不進來。事變期間,憲兵、特務們連續吃了5天的山芋、番薯,趙四小姐也不例外,省下的米飯都給張學良吃,不過每天也只能吃一碗。劉乙光的老婆、孩子都沒有東西吃,小孩子餓的直哭。張學良見狀,心有不忍,就把自己的米飯讓給劉乙光的孩子,和大家一起吃起了山芋、番薯。特務曾經冒險出去買米,結果剛出溫泉就遭到暴民一頓圍毆。由於暴民人數太多,特務也不敢開槍,拔腿就跑,最終受傷了幾個人後狼狽而回。一直熬到第九天,山下的部隊才和劉乙光取得了聯繫,送來了米面糖油等食物,噩夢一般的混亂這才結束,張學良終於再一次絕處逢生,化險為夷。

雖然脫險,但張學良和劉乙光的矛盾卻擴大化了。

其實劉乙光倒是一個老實人,相比監控楊虎城的特務頭子大肆貪污揩油,劉跟隨張學良這麼多年來,每個月都經手巨額經費,卻從沒貪污過一分一毫。至於張學良本人在軟禁期間仍然拿著他國家上將的薪水,這個薪水劉乙光也沒動過,全部交給趙四小姐。這麼多年劉乙光從未敲詐過張學良,也沒從他身上得到過任何好處。

只是劉乙光畢竟是看守張學良的看守長,張學良是個犯人。犯人和看守是天敵,不可能真正混到一起去。

1947年張治中再次來台灣拜訪張學良,張希望張治中轉告蔣介石兩點:1恢復自由;2希望劉乙光搬出本該由他居住的房子。張治中的此次訪問蔣介石並不知道,事後蔣介石下手諭:以後非經他批准,任何人不得見張學良。

不過,宋美齡同時也將劉乙光召去,詢問張學良的近況,要求對張、趙的生活給予更多關照,生活上的待遇也再次提升了一大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