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國民黨重返執政面臨的「一中」困境和分裂威脅

台灣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頭戴台灣國旗帽2019年4月17日宣布參加2020台灣總統競選。

國民黨2020年總統選舉初選民調後,將於7月中推出本黨候選人,與已獲得民進黨正式提名的現任總統蔡英文競逐下一任總統。然而,以“重返執政、撥亂反正”為競選目標的國民黨,卻面臨著源自北京,以及本黨內部的潛在危機。美國之音就此採訪了幾位台灣政治學者和政黨人士。受訪者發表的意見和看法並不一定代表美國之音的立場。

兩岸政策:一中、各表還是各表、一中

國立成功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蒙志成說:國民黨的參選人在兩岸政策上大致可以分為三塊:最右是張亞中。張亞中認為根本沒有一中各表,只有一中同表,就是在一個中國的大架構下來闡述,要先認同有中國。所以他的統合論比較激進。在這樣的論述之下,他認為,不僅中華民國將來可能會消失,連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稱號可能也要消失。他追求的是未來一個新的中國這樣一個統合論。

他說,那麼中間就是傳統的“一中各表”,是馬英九時代所談下來的,也是國民黨內部到目前為止主流的一個說法。韓國瑜也接受這樣的一個路線。這樣的“一中各表”的說法,就是大家承認一個中國,而這個“一中”就是中華民國。那怎樣面對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呢?就說它是“大陸地區”,我們是“自由地區”。這樣的說法其實是有點脫離現實,但也沒有辦法,因為憲法是這樣限制。這也是他們重點的主流的一個論述。它所造成的結果就是,一般的民眾的普遍認知就是,國民黨一直說“一中”是中華民國,而對岸宣稱這個“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以至在這方面拉扯不清。慢慢地,你也看的出習近平的兩次談話,包含他的目標政策,其實是不談中華民國,甚至慢慢消滅中華民國,還是一個中國代表權的爭奪戰。這就是“中間路線”目前比較頹勢的地方。習近平其實也不接受馬英九這種“不統、不獨、不武”的說法,因為所造成的結果就是“兩國論”。

郭台銘在所有候選人中是很明確地先有各表,再來談一中。那他的路線就是:對岸必須要先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必須要把消除中華民國的意圖去除掉,再來談,有可能我們是“一中”。一方面,我認為他是比較務實,也突破了主流。這個對於目前以習近平為主的兩岸政策的路線事實上我覺得是蠻有挑戰的,因為它所導引的就是“兩國”,一個是中華民國,一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是即便是這樣,照郭台銘的說法就是,未來還是會邁向一中。這樣就是像分裂國家模式的一種統合,包含過去的東、西德,在聯合國各有席次;以及包含現在的南、北韓,其實都各自有一個國家,在聯合國都各有席次。所以我認為郭台銘的說法有別於過去國民黨的主流論述。

郭台銘的“各表”再“一中”的信心正是因為他在大陸有這麼大的一個投資。在中國大陸和美國貿易戰的這樣一個拉鋸之下,郭台銘所代表的不只是郭台銘本身。郭台銘所代表的可能包含一些台商,甚至有一些是外商,在大陸各有主要投資的大公司,以製造業為主的大公司,與大陸彼此是共生的,互蒙其利。

對郭台銘,其實對大陸來說,你只要方向是追求“一中”,其他還是可以談的。而郭台銘其實沒有必要去依附中共的這樣一個說法,來為他在台灣的大選當中加分。依附的做法,其結果就是他也無法勝出,最終還是蔡英文會勝出。

所以他會有信心,因為在大陸的“江山”,也因為他跟美國有一定的連結。所以,表面上他的言論不受見於中共官方媒體的主要聲音,但是,也因為郭台銘在美中台,還有日本的一個重要角色的關係,其實他們在彼此貿易熱戰的時候,也需要郭台銘做一些檯面下的連結。因此這就是“面子”和“里子”之爭。中共可以在其他場域跟美國爭“面子”,但實際上的“里子”是,畢竟經濟還是要發展下去。而郭台銘就可以扮演一個重要角色。

郭台銘對蔡衍明的作為,是因為雙方憑恃的信心不大一樣。郭台銘是憑恃他自己的實力所有的信心,在這樣一個競選的階段可以發表跟大陸不同的說法;而蔡衍明必須要作為一個“代理人”,跟中共說明他具有影響台灣媒體,培養新的領導人的影響力跟實力。一個(蔡衍明)需要的是中共的肯認,那郭台銘是反的,從某種程度上,我覺得中共還是蠻需要他,是彼此互生共生。

被北京壓縮掉的國民黨兩岸政策

范世平是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教授,他說,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其實是被中共給壓縮掉了。譬如說,習近平1月2號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就是把“九二共識”轉化成“一國兩制”了。那這就連國民黨過去所講的“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的空間都沒有了。

中共不斷在壓縮“一中各表”的空間。郭台銘還在講“一中各表”,但問題是北京已經不讓你“各表”了,你該怎麼辦?你要跟北京切割嗎?你要跟“一中各表”切割嗎?還是要被中共綁架去?你是被北京拖下水了。北京根本不管你國民黨的存亡了,北京只是想自己怎麼蠻幹。他過去的很多兩岸政策可能是希望幫助國民黨,但現在有點無所謂了:我就這樣講“一國兩制”,台灣又怎麼唄。那就變成你(國民黨)被中共給出賣了。

中共直接欽點代理人?

台灣基建黨創始人陳亦齊說,按照國民黨這樣的一個百年老店,他們過去的接班倫理,以及他們黨內倫理、黨內的遊戲規則來看,原來國民黨應該是有三個人出來選總統,要麼是吳敦義,要麼是朱立倫,要麼就是王金平。結果這三個人幾乎整個被邊緣化,成為兩個:郭台銘長期以來就是一個爭議人物,他跟國民黨之間也就沒有什麼關係。可能他就是基本的黨員而已;第二個,韓國瑜被國民黨冰凍了17年,連中國國民黨都不要他。只是在2018年的選舉中,他突然間從高雄殺出來。既然這兩個人原本都不是他們黨內倫理接班的預想的人,竟然他們在台灣要代表中國國民黨出來選舉。結果中國國民黨原本他們安排的按照他們接班倫理會出線的那三個完全消失了。

“這意味著什麼?去年的選舉裡面,首先陣亡的是中國國民黨。因為中共過去必須要藉由中國國民黨作為代理,才能夠干預台灣。現在完全不需要。因為現狀它可以透過網路的聲量,用網路聲量直接干預台灣的輿論市場跟民意的走向。接下來它可以利用部署在台灣的大外宣,比如說中天電視、中國時報“大三中媒體”,以及其他的統媒,然後來影響民心向背,再灌回到網路,所以導致去年的選舉結果”他說。

中共已經不需要一個代理。它可以直接欽點,甚至幫忙它屬意的候選人來做campaign(競選活動),打選戰。

國民黨會否面臨分裂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教授說:“我覺得民進黨現在的策略就是不斷在打韓國瑜,讓韓國瑜最後小輸郭台銘。那韓國瑜肯定會脫党參選,因為他沒有退路了。他如果認輸了,回高雄去,他會被面臨被罷免。即便罷免不了,他三年後要連任的幾率也會很低,因為他背叛了高雄市。”

他說,國民黨現在面臨的是雙重的分裂。如果郭台銘輸了,也有可能會脫党參選。這兩天唐湘龍說,郭台銘可以用無黨籍參選。我覺得這也蠻像郭台銘退黨的一個可能,因為郭台銘沒有簽選前的一個所謂的競選公報。我覺得郭台銘和韓國瑜都有可能脫党參選,所以國民黨存在潛在的分裂。

台灣國立成功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蒙志成說,如果韓國瑜跟郭台銘僵持不下,而最後或許是郭台銘出線,國民黨內部可能會面臨蠻大的一個“韓粉”,就是支持者怎麼看待國民黨,而他背後重要的影響力蔡衍明會產生出什麼樣一個反作用力?我覺得這個民意的掌握的鞏固,是他們比較畏懼的。這有點民粹的力量在這個地方。

那會不會造成分裂?韓國瑜本身應該是沒有很大的意願要脫離國民黨,但背後的力量要怎麼做也不知道。但是可以判斷,一旦分裂,事實上也贏不了大選。

如果是韓國瑜出線,郭台銘是不是會脫黨競選呢?我目前判斷他是不會,因為他畢竟大費周章加入國民黨,而且是這麼短的時間加入。因為他初選沒有辦法獲勝突然脫党參選,大家會覺得他是為了選總統才加入國民黨。郭台銘或許在經濟上蠻有能力的,但在政治上他畢竟是素人。他自己也曉得,他能不能得到傳統主流國民黨其他人的支持,或對他的相助。這就有待觀察。

如果他脫党參選,又能把一些國民黨的精英帶走的話,那麼當然國民黨就垮了。畢竟這是正當性的問題。那他會不會塑造一個新的國民黨?目前來看,這個幾率也不大。

大選看經濟,還是兩岸政策

蒙志成說,當然最重要的是經濟發展的議題,那麼第二順位就是兩岸關係、美中台。可是現在的狀況,經濟也跟區域政治經濟有連接。譬如台灣的經濟發展,像郭台銘就一直強調中美貿易戰的重要性。這牽涉到台灣作為一個以科技、以貿易為主的一個國家,美中貿易的狀況,會影響到我們貿易的一個狀態。這個經濟議題背後也有高度的政治意義,所以現在幾乎都綁在一起。如果問一般老百姓,你問他什麼最重要,大家還是講經濟,嘴巴講的都還是這個東西,雖然它有高度的政治意涵。

現在的狀況,就民進黨來說,事實上蔡英文過去三年也是非常重視這一塊的問題。經濟問題很大,如果我們能分的話,大致分兩種。第一個就是分配,就是說大家賺了錢,到底哪一個族群能夠分配得比較多,不會有分配不均、不平等的狀況。這是第一種經濟問題,像年金改革、勞工收入和資本家的差距、年輕人工作找不到,諸如此類的問題,分配經濟的問題。這個是蔡英文所重視的。她前三年就主要在做這方面的經濟問題,可是她並不成功。所以,大家對她的經濟表現的評價就非常的不好。

第二個經濟問題就是產業升級發展,創造更多利潤,貿易這部分。過去蔡英文怎麼處理這方面的問題?她就是發現馬英九時代,兩岸的經貿互動非常的密切。她不想在經濟方面對大陸太依賴化了,也就是說,如果大陸在政治方面認為台灣不配合,或者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話,可能就斷了這方面的經濟連體,接著就影響到台灣的經濟。所以蔡英文一上來馬上就提出一個新的口號,叫做“新南向政策”,希望對大陸經濟依賴的狀況能夠轉到東南亞去。這個部分,三年多下來,目前看到的數據,並沒有超越馬英九時代在東南亞經貿所帶來的利益。所以,基本上也是失敗。

所以蔡英文今年年初的選舉策略轉向護主權、兩岸對抗,加入美國印太戰略,以國際政治為主軸。這方面也拉抬了她一些支持度,所以就造成她的狀況就是,一般民眾認為民進黨不太會拼經濟,但在護主權方面比較有辦法。

國民黨內部知道一般民眾都在意的是經濟,而蔡英文又沒辦法在這方面有效地處理。因此,這次選舉他們就拉高經濟上來。民眾也是這樣認為的,不管那個民調,一般民眾對於檯面上的幾個候選人,特別是韓國瑜和郭台銘,都認為他們是會拼經濟。可是,對韓國瑜來說,一般民眾支持他的,或認為他有辦法拼經濟的,基本上都是農漁牧、勞動服務業的選民,或是一些軍工教退休的人員。

國民黨在民眾認為是比較能夠拼經濟;民進黨比較在政治和主權。國民黨內兩個拔尖的候選人,韓國瑜比較屬於分配經濟,支持群眾比較中產階級以下,勞動階級為主,強調經濟分配,重視社會福利。郭台銘的支持群眾,比較中產階級以上,可能比較具有國際觀,強調產業升級,重視國際貿易的聯繫。

而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政治學教授范世平說,其實蔡英文的民調從今年開始也慢慢地恢復。最大的關鍵點就是1月2號習近平提出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蔡英文採取了比較強硬的立場。大家都叫她‘辣台妹’。這個立場其實是她民調的一個轉折點。

“所以我覺得兩岸的議題還是很重要,因為台灣的總統選舉要說談什麼經濟,大家都只是在那邊吹一番,實際上落實起來都很有限,”他說。

所以說除非有一個特殊事件,像周子瑜事件引發年輕人對中共的反彈。他們把這個反彈抒發在對蔡英文的支持上。

最近的“反送中”,這也是一個意外的擦搶走火。所以這種事情比較難去營造啦。

范世平說:“我覺得她最近民調提高的因素大概是外部的因素,譬如說香港的事情,譬如說習近平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就是說,並不是她自己表現有多好,而是外部的因素成就了她。”

“我認為她的副手應該是個懂經濟的人。如果國民黨到時候是郭台銘出來的話,就更需要找一個懂經濟的副手。所以我也曾經在媒體上說,你應該找張忠謀。如果你找到張忠謀,你就穩當選了。張忠謀比郭台銘更會經營。張忠謀的台積電股票比鴻海股票要更值錢。有沒有可能是一回事,但張忠謀過去也是蠻支持“小英”的。她選總統的時候,張忠謀對她是蠻客氣的,去年的APEC也是張忠謀代表蔡英文去參加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