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內幕:擊敗資深俄國公司 中共在吉爾吉斯翻新熱電廠曝豆腐渣內幕

這家在建造和維修發電站方面基本上毫無跟蹤記錄的中國公司,如何擊敗一家富有經驗的俄羅斯公司,贏得翻新熱電廠的合同,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媒體開始挖根尋底。《紐約時報》7月6日發表一篇調查性報導,披露了中企「特變電工股份有限公司」(TBEA)在2013年獲得翻新合同的內幕。

圖為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的阿拉套廣場。

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的一個由中共提供貸款、中企承包翻新的熱電廠,自去年1月以來引發媒體關注。該項目由2017年8月末竣工投產,但運行不到5個月便出現重大故障,部分鍋爐崩潰,造成停電和停止供暖。

這家在建造和維修發電站方面基本上毫無跟蹤記錄的中國公司,如何擊敗一家富有經驗的俄羅斯公司,贏得翻新熱電廠的合同,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媒體開始挖根尋底。《紐約時報》7月6日發表一篇調查性報導,披露了中企“特變電工股份有限公司”(TBEA)在2013年獲得翻新合同的內幕。

特變電工如何贏得合同

當年,首都比什凱克的老化熱電廠翻新迫在眉睫。《紐時》稱,就在吉爾吉斯斯坦(以下簡稱吉國)官員們正在權衡競爭對手重建該廠的投標之際,該國能源部和外交部收到了中共駐比什凱克中共大使館的信函。信中,中共強烈“推薦”一家叫“特變電工”的中國公司作為吉國這一項目的“唯一”承包商。

報導說,中共大使館的這種做法已經不再只是“一個推薦”,他們正在用向吉國提供貸款的前景吊該國的胃口。中共明確表示,提供貸款的條件是該項目必須要選擇中方青睞的承包商。基於這一前提條件,吉國可能別無選擇,只能選擇特變電工。

《紐時》稱,但吉國在2013年選擇特變電工,而非一家更富有經驗的俄羅斯公司,作為該熱電廠翻新項目承包商的決定,最終“導致了災難”。

2017年8月30日,熱電廠的翻新工程竣工投產。但不到5個月的光景,電廠就於隔年發生故障。當時是2018年1月下旬,當地居民正處於那個冬天最寒冷的時期。據媒體當時報導,外面氣溫甚至低達零下27攝氏度(零下17華氏度),在這種情況下,居民失去電力、沒有供暖,悲慘的情境可想而知。不僅個體家庭,醫院和學校等地都受到了影響。

專註於中亞、俄羅斯和西南亞國家的新聞和分析網站Eurasianet於2018年1月30日發文指出,該熱電廠經過了耗資巨大(3.86億美元)的改造項目,仍未解決問題。現在人們的關注點轉移到“這個翻新合同最初是如何給了特變電工的”。

Eurasianet報導,早在2015年熱電廠還在翻新過程中,吉國負責監督政府支出的國家機構審計部門發布了一份報告。審計員發現,這個翻新項目沒有被進行技術可行性研究,來評估項目的需求和成本。

報導稱,很多人認為,項目成本已經被中方不必要地誇大。更令人關注的是,比什凱克發電廠地區仍然處於慘淡狀態。即使在熱電廠地內部,工人們都在掙扎著保暖。他們在一個桶內放入燃燒物,用這種辦法取暖。當時這個視頻在網上廣泛流傳。

幾乎不可避免地,人們憤怒指責,這個翻新項目充滿了腐敗。“那些混蛋們甚至沒有花上3.86億美元資金的一個零頭來翻新(熱電廠的)老舊部分。”Eurasianet引述工商會成員庫巴特·拉希莫夫(Kubat Rakhimov)的話說。

吉爾吉斯當局事後檢控數名當地官員,去年,吉爾吉斯國安委員會(SCNS)正式起訴前總理薩帕·伊莎科夫(Sapar Isakov)和其他前官員。他們被指涉及“特變電工”合同的貪腐。檢察官說,操縱投標和項目誇大的定價將使吉國損失1.11億美元。而中國資金是這個案子審判的中心議題之一。

《紐時》稱,伊莎科夫否認與“特變電工”的合同有任何不妥之處,近期他在獄中發表的一份聲明說,選擇“特變電工”不是他或者其他吉國官員的決定,而是“中國人民共和國(中共)”做出的。

《紐時》指出,該聲明提供了一個來自內部人士的罕見證據,即中共可以扭曲海外的商業競爭,為其利益服務,而不管地方民眾的想法或競爭對手所提供的投標。

報導稱,吉國議會設立的一個委員會發現,合同的授予和執行存在廣泛的違規行為。在開放的、具有競爭性的招標之後,吉國開始並沒有選擇特變電工,但在對少數提交投標的公司進行閉門審查後,特變電工才有機會獲得合同。

議會委員會的反對派議員伊斯哈克·馬薩利耶夫(Iskhak Masaliev)說,特變電工的競爭對手“俄羅斯國際統一電力系統公司(Inter RAO UES)”從未有過機會。

“整個項目從一開始就很糟糕,但如果沒有發生意外(指去年電熱廠故障)的話,沒有人會注意到。”馬薩利耶夫告訴《紐時》。

中亞是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共政府下屬的進出口銀行為這個老化的熱電廠提供貸款。

《紐時》稱,比什凱克熱電廠改造項目成了中共“一帶一路”在吉國的早期測試。北京擔心吉國官員行動不快,於是,中共大使館在2013年11月督促他們儘快啟動該項目,並堅持要求特變電工承包這個項目,還強調說:“這是中共的最終立場。”

該項目不久後開工。

特變電工毫無修建發電站記錄卻被選中專家質疑

中共駐吉國前大使肖清華曾告訴吉國媒體說,特變電工被選擇是因為這是一家在全球有著“良好聲譽”的“權威”公司。2017年8月30日,肖清華參加了比什凱克熱電廠改造項目竣工投產的剪綵儀式。

《紐時》稱,肖清華拒絕就對此項目的調查發現做出評論。特變電工在中國的總部也沒有回應多次置評要求。

該熱電廠的前負責人努爾蘭·奧姆爾卡(Nurlan Omurkul)告訴紐時,他對該項目僱用一家沒有建造發電站記錄的公司表示強烈懷疑,但他當時被吉國高級官員糾纏,要他支持一個顯然已經做出的決定。

“他們(吉國官員)一直(讓我),‘同意,同意,同意’。”奧姆爾卡說。

在去年熱電廠出故障後,奧姆爾卡被解僱了。他被指控疏忽罪,並在今年被判入獄四年。在他被定罪前的一次採訪中,他說,針對他和其他技術專家的案件一直是高級官員們隱瞞腐敗的內幕。

錢都花到哪兒去了?

憑藉奧姆爾卡的經驗,中方對改建這個熱電廠的要價遠超過實際成本。

“我在熱電廠工作了一輩子,知道中方的要價3.86億美元過於昂貴。”奧姆爾卡說。吉國要在接下來的20年支付4.7億美元(包括利息和費用)。

奧姆爾卡表示,在他開始收到有關開銷的列單之後,他開始明白為什麼特變電工的翻新價格會如此之高。這些列單中列出的費用包括1,600美元的滅火器,320美元的鉗子費用,還有數千萬美元的未指明諮詢費。

“這太離譜了”,他對《紐時》說,“我們都感到非常震驚。”

在這次投標中失敗的俄羅斯Inter RAO公司的出價是5.18億美元,但條款差異很大。Inter RAO不要求吉國從他們借款,而是提出自己出資建造一座“全新的熱電廠”,以換取部分所有權和未來收入的份額。

報導說,雖然有關該項目的會議記錄顯示,一些吉國專家雖然贊成俄羅斯的提案,但這些看法和中共大使館堅決支持的特變電工相比,都顯得蒼白無力。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博士說,中俄競標的對比可發現,俄方是要重建新廠,而中方是翻新原來老化的廠子,投標價自然無法進行對比。另一方面,俄羅斯的Inter RAO既然自己拿錢建這個熱電廠,那項目的質量更會得到保證,因為這個熱電廠未來的產出也決定他們的投資回報。

朱明還指出,吉國選擇一個在建造熱電廠方面沒啥經驗的特變電工,最終竹籃子打水一場空。而吉國最終得到的是什麼?不僅翻新後很快出現故障,還要向中共支付巨額債務。

《紐時》稱,熱電廠項目的失敗以及吉國人對中共鎮壓維吾爾人的憤怒,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中共在該地區的野心,至少暫時看來如此。

中共官方宣傳與吉國真實情況對比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2019年6月15日轉發官媒新華社的文章,題為“特變電工‘點亮’夏夜裡的吉爾吉斯斯坦”。文章讚揚特變電工,稱這一項目“有效保障了居民用電用暖。”

但比什凱克熱電站除了像Eurasianet所描述的慘淡情境外,當地居民自去年在故障發生後發動多次抗議。其中一次是今年1月17日,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爆發抗議活動,數百名參與者要求當局調查去年出故障的、由中企負責的熱電廠項目。抗議者還要求減少吉國對中共的債務。

圖為1月17日吉國首都抗議現場。

中共“一帶一路”多次帶來劣質工程

除了比什凱克熱電站外,《紐約時報》去年年底披露,厄瓜多一個中共國企出資並承建的大壩在建成後,同樣出現嚴重的質量問題。這個名為“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Coca Codo Sinclair)的大壩投入使用僅2年,出現數千道裂縫,使壩體面臨瓦解,部分建築可能必須重建。而厄瓜多卻為此項目背上了沉重債務。

圖為這個名為“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的大壩外部景觀

路透社此前爆料,中共在太平洋島國也進行了大量的基礎設施建設。這些項目不僅令這些國家的債務飆升,同時也存在嚴重的質量問題。以庫克群島一些中共主導的項目為例,這些公共項目包括法院、警察局及體育場的建設,使用了從中國進口的勞動力和材料。

“很多建築都是如此不合規,正開始散架。”庫克群島前司法部長馬克·肖特(Mark Short)說,體育場建成後不到十年就鏽蝕了,已經變得不再安全。此外,由中方建築的法院地下室(待上)超過兩個小時就缺氧。

庫克群島副總理馬克·布朗(Mark Brown)承認,這些建築物部分地方的材料選擇和工藝質量存在一些問題。

“一帶一路”項目所帶來的債務負擔引發西方國家的譴責。美國指責北京在進行“債務陷阱外交”,使合作國家通過向中共借款來支付中國承包商的工程,以便建造合作國無法負擔的基礎設施項目。當合作國無法還債時,中共就會趁機掠奪他們的戰略資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