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杜彼得:那個對美國不敬的美國女足隊長

——任當其職而道不行 見用於時而志不遂

我們擔心的是始作俑者都是民主黨的白人學者,而且年紀都不小,更讓我們震憾的是,最近有理性的華人竟衝口說:「阻止不了,就讓她們做做看。」我們嚇到了,如果華人也能同意和這群瘋子共舞,若選擇待在美國,對未來就沒有太大意思了。

州長克里斯蒂與州總檢察長基耶薩1月17日於州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成立專門隊伍檢查槍支控制、吸毒、精神健康、學校安全。(州長辦公室提供)

美國面臨精神健康的隱憂

加州自由主義最泛濫的地方非舊金山市莫屬,全國醫療保險工作者工會(National Union of Healthcare Workers, NUHW)組織醫務人員在位於Geary街的診所前集會罷工。他們主要訴求並非薪資和福利,而是要求診所多僱用員工。原來該市有很多兒童患有精神疾病,要等待6周才能見到治療師,集體治療時又十分擁擠,家長和孩子有時候需要坐在地板上。

工會主席Sal Rosselli介紹,“目前,凱撒集團加州治療師與病患比例1:3500,這是完全不合適的,但舊金山的情況比這個還要糟糕,每名治療師需要服務4,600名兒童和成年患者。這次他們舉辦一日罷工是因為這裡每天都面臨嚴重的人手不足。”(這些年加州要做為非法移民庇護城市,大麻合法化、毒品注射站、流浪漢收容所、非法移民醫療保險,州長、市長、民意代表集體瘋狂,山火、地震嚴重了,再向他們整天罵的川普求助。)

我們最難以接受的是,抑鬱症、焦慮、厭食症等心理疾病竟能在加州很多孩童身上發生。加州一直是華人最熱衷移民的州,尤其是這些年,不斷的有大量廣告,鼓勵國內的華人到洛杉磯、舊金山等城市投資移民,掩蓋了加州華人聚居的地方,正面臨前所未有巨大的挑戰。紐約其實也一樣走下坡,對華人造成不利的影響,但我們覺醒的早,在社區形成一股力量自我保護,而且紐約人會用選票做出對未來的選擇,不會像加州,正常民代很難生存。

華人文化的傳統,肯定會和這些自由主義的民代格格不入,按道理,移民這麼多年,不融入美國文化是不可能的,但是再怎麼入風隨俗,都不會將好的文化記憶忘掉。也許世上有很多人,對自己講過的話,沒多久,會忘得一乾二淨,尤其是“政客”,他們很快就會忘記講過的承諾,特別是拿過支票之後。多年來我們在電台也好,撰文也罷一直呼籲華人重視“家庭教育”,說的就是堅持保存優良文化,且身教重於言教。

每次提筆一字又一字的刻,總會在家裡給自己沏一壼好茶,自品一世獨絕的風雅,茶香腦清醒,以心執拙筆,觀念對與錯讓眾人去評價,至少盡量求以德為本,但求導人以正念為盼。每個人對事物的角度不同,牽扯到政治現實利益,會使人對吾這“清道夫”的直言攻以荊棘風暴,雖成了包袱,選擇做現在的我就無懼,把一切逆流,當成人生的一種歷煉。愛上孤獨是一種情懷,享受孤獨卻需要勇氣。

很榮幸的看到了美國女足在世界盃決賽中擊敗荷蘭拿到冠軍,不過對女足隊長拒絕唱美國國歌,只因要反對抗議總統川普,非常不以為然。川普總統還是大度地稱讚了女足:“祝賀美國女足奪取世界盃冠軍,偉大和令人興奮的比賽,美國為你們驕傲。”(前一天在和女婿、女兒電話交談時,特別告訴他們,總統有什麼不對可以批評,但沒有國家就不會有個人,做為隊長雖然表現傑出,倘若不是代表美國,在團隊有訓練有素的配合下,她可能什麼都不是。)

我們不否定美國隊的獲勝,隊長是第一功臣,但是在隊友都是右手捂心,高唱美國國歌時,她依然背著手默不作聲的目空一切。她也以這種姿態炮轟川普,且言語毫不留情,這種違背倫常的畫面不斷在美國各大新聞媒體重播,如果做為華人,我們不能適當的告訴子女“此風不可長”,第二代華人看多了類似的新聞,將來對父母不孝,不懂得倫理道德,就成了“理所當然”。

孔子認為,君子和小人之間的差別在於具有不同的生活態度和不同的人生追求。“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君子謀道不謀食”、“君子憂道不憂貧”,重視並追求道義,是體現君子與小人區別的精神。而這些優良的底蘊,也是讓我們在今天的美國,看到突兀的年青激進派的國會女議員,從她們的言語、行為上均難以接受,甚至站在民主黨的立場都看不下去。

10日紐約以盛大的方式歡迎女足隊,車隊從Battery Park出發,沿百老匯抵達市政廳終點,主辦單位沿途大撒五彩紙帶,途經大廈時,各大樓也按照傳統紛紛撒出碎紙歡迎祝賀。女足隊長捧著獎盃與市長白思豪,同乘花車接受民眾夾道歡迎,這二人是臭味相投,一定沒有感覺比起過去,此次歡迎的人少太多了。(如果白思豪認為這會對他競選總統加分,那才叫天真。)

女足隊28名現任、前任球員向美國足協提出性別歧視訴訟,時間是今年3月份,主要是不滿男足球員薪酬較高,要求女隊能得到同等待遇。紐約州長Andrew Cuomo同一天稍早簽署法案,確保州內男女工資平等。他更在勝利巡遊前召開記者會,支持運動員不論性別應報酬劃一。(我真的不得不佩服政客的利用契機來搶新聞版面,但為什麼川普就學不會,老是和媒體不睦,日夜被新聞嘲諷負面消息不斷。)

要成就一件事,可能要付出十年以上的心血,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人生是沒有僥倖的,女足也不例外,掌聲永遠屬於用心努力的人。再優秀的成就,都必須建立在“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基礎上,才能顯示不平凡的人格,女足隊長(Megan Rapinoe)很可能以後想出來競選公職,才會仿用AOC的行為表現在Twitter上面,只可惜她的作為,令我們感到噁心,也覺得此風不可長“誤人子弟”。

這二年在經濟上最困擾川普總統的人,就非聯儲局主席鮑威爾莫屬,特別是在美國經濟稍有起色之後,原本希望他降息的川普都會大失所望,因為鮑威爾反其道而行,利息不降反升,然後把股票弄的一榻糊塗,使川普氣的隔空大罵,揚言要換將。其實只要鮑威爾肯多少配合白宮一點,美國的財政展現的積極面,肯定要比現在強很多。

川普再三的批評鮑威爾當然與聯儲加息有關,總統稱美聯儲對美國經濟構成威脅,又說美聯儲的政策是在扯白宮後腿,削弱他想提振經濟的努力。鮑威爾不但不懼總統的批評,10日更公開的表示,就算總統川普試圖開除他,他也不會離開他的職位,並說:“法律明確給予我4年任期,我打算做好做滿”。(從鮑威爾的談話中,你看不到當初川普提名他的敬意回饋。)

希望2020美國大選之後一切恢復正常

我們早就不斷提醒說,川普總統是美國近20年的積弊併發症的極葯,如果不是共和與民主兩黨歷任總統一再的對問題避重就輕,像川普這樣性格的商人總統,是不可能被選民所接納的。然而從川普上任以來,除了政黨政治的為反對而反對,人們最責難川普的,絕大多數是他的口不擇言,選民要的是一個穩定的社會,在看不到有更好的牛肉可以端出來時,川普的施政就有他的“價值”。

前天川普下午在白宮玫瑰園舉行發布會宣布,放棄在人口普查中提出公民身份問題,但他堅稱自己並非退縮,而是改以行政命令方式,要求各聯邦部門向人口普查局提供資料,協助官方整合數據。川普提到的現有資料,是指民眾申領護照、社會福利、糧食援助以及申報囚犯背景等記錄時所提交的公民身份訊息。人口普查局預測,這些資料結合2020年人口普查結果的話,至少可以確定90%以上人口的公民身份。

其實人口普查若民主黨不強烈反對詢問公民身份,聯邦法官不做出支持民主黨的反對,川普也不會以總統行政令來執行即將要實施的政策,結果未來白宮採取的措施,反而使非法移民和造假的選票更無法遁形。現在川普表面雖然讓步,卻採取了一個有積極的應對措施,口頭上還不甘示弱,指責民主黨阻撓當局辦事居心叵測,企圖隱瞞非法移民的人數,侵害公民權益。

移民海關執法局(ICE)從14日(這個星期天)起,要在全美至少10個大城市展開搜捕行動,目標是至少2,000名遞解令在身的非法移民。紐約、洛杉磯、舊金山、芝加哥、巴爾的摩、邁阿密等都首當其衝,目標是那些羈押獲釋後已經接到移民法官最後遞解令的人,被捕者將被關押和遣返。行動的詳情,國安部門採取保密,但指出大約會有百萬人有“嚴重後果”。

眾院司法委員會11日批准向穆勒調查報告中提到的12人發出新的傳召令,要求川普政府和前任官員就移民政策作證。民主黨計劃傳召的人中,包括前司法部長賽辛斯、副部長羅森斯坦、前白宮幕僚長凱利、川普的女婿庫什納、前國安顧問弗林等一串名單,此外,2016年大選期間向成人影星和前花花公子玩伴支付掩口費的David Pecker和 Dylan Howard。(如果你是美國選民,通俄門結束後,仍要在一些與施政無關,而是從川普私德上找問題,你會有什麼樣的感覺?Who cares this right now.)

“史通”是唐代史學上第一部系統的史學批評著作,它從史料擇取、史家修養、史學功用等角度做了規範和闡述,很有創見。它對後世史學的發展具有深遠的影響,特點是;始終貫穿著鮮明的批評意識,其中包括對“尚書”、“春秋”都在批評視野之內。2016年美國的總統大選,川普的就任總統,他的突出施政,民主黨的荒腔走板不時見縫插針,若載入歷史後,我們很難想像,後世人對今天我們經歷的這些年,將如何去評價?

兩黨政治相互制衡是美國的精神,我們也希望民主黨的在野,能有一些嶄新的思維,能讓選民在明年有一個更好的選擇。奈何,眾院民主黨4名進步派年輕女將,在先鋒紐約AOC的帶領下不斷與黨內人數眾多的溫和派爭吵不休,有為有守的佩洛西議長試圖壓制這種內鬥,卻被批評對她們不敬,還說是因為她們4人都是有色人種。AOC10日向媒體表示,佩洛西因族裔問題而針對她們,一些民主黨的資深議員11日忍耐不住,重話批她們“幼稚、無知”。

她們4人之所以目空一切,是因為在社群網站上得到許多年輕人的支持,尤其是AOC,一句無的放矢的屁話,都會在Twitteer得到幾千個熱捧,而她的師父就是桑德斯。我們來看看這位民主黨前五的總統爭取提名人桑德斯在今年2月份的主張,他提了(Social Security Expansion Act)擴大社會安全法案,要求年收入低於16,000的老年人每年增加1,342美元福利,收入超過250,000的勞工要支付社安薪資稅。在其他主張上,桑德斯是典型的社會主義者,劫富濟貧是他的中心思想,可怕的是他的崇拜者都是像AOC這樣年輕的怪物。

除了Bernie Sanders德斯,許多總統候選人也都支持,包括排名前五的賀錦麗和沃倫,賀錦麗在2月的聲明中說:“我們需要擴大社會安全保障,讓這個重要計劃的老人和其他受益者更有尊嚴和更安心。”同一時間沃倫說:“我相信我們應該要增加社安局的預算,讓你們擁有所需的資源,確保我們老年人獲取他們應得的福利。”(在初選中,年長者一直是投票率較高的族群,但是為了選票政客一昧的強調福利,沒有開源又不懂得節流,將來就算代表民主黨,你拿什麼去和川普辯論,難道仍不斷用私德攻擊他嗎?)

結語

自由主義的萌芽緣自於“反戰”,當年披頭四如約翰藍儂的Imagine不知影響了多少人,我們年輕時也不例外。但是美國現在這股所謂進步的風潮,反方向的在少數族裔和叛逆的個體中升華到沒有國家的觀念,更談不上倫理與道德,我們並不認為她們能翻天覆地,最多像當年的茶黨。我們擔心的是始作俑者都是民主黨的白人學者,而且年紀都不小,更讓我們震憾的是,最近有理性的華人竟衝口說:“阻止不了,就讓她們做做看。”我們嚇到了,如果華人也能同意和這群瘋子共舞,若選擇待在美國,對未來就沒有太大意思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