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長江告急 三峽大壩沒作用 揭秘溫家寶被逼抗命江澤民 強行泄洪動用軍隊出了人命

江澤民下死令:人為引發了大災難,“小洪水、高水位、重災情”

1998年長江洪水的流量不是最大,但它造成了湖北沙市的高水位,而使得沙市的水位洪水位超過了百年一遇的洪水位,是人為造成的。而1998年江澤民的所謂“嚴防死守”不符合抗洪的要求,是為了政治目的。

儘管大陸媒體當時統一口徑稱1998年長江洪水是“百年一遇”,但多年來網路上也有不斷有資料披露專家的調查評估,指洪水位被人為的增高,如中科院院士陶詩言。

王維洛對希望之聲電台說,當時江澤民下令嚴防死守,不同意啟用荊江分洪,結果造成了小洪水人為的引發大災難。而荊江分洪是先前制定的長江防洪規劃。

溫家寶被逼強行在監利分洪開了槍死了人  

王維洛表示:荊江防洪工程在1954年防洪過程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三次分洪,降低了長江的洪水。1998年的時候,荊江防洪工程,一次沒用,為什麼?中央說了不分洪,不用。預先制定好的長江防洪規劃裡頭就說,當發事的水位好像是超過45米的時候,荊江分洪就必需動用,因為這是唯一的一個就是大型的防蓄洪工程,我們必需動用。它有一個指標,只要發現過了這個水位,沒有二話,就動。

1998年的防洪這個過程中,根本就沒有執行防洪的這個預案,說明所有的防洪預案措施,全部都無效。

得臨時定,靠的是什麼?靠的是江澤民,我讓你怎麼做,你就得怎麼做。

在防洪過程當中,溫家寶下令要要泄洪,監利領導和沙市的市委書記說,憑什麼讓我們泄洪,他們就抗命,就不泄。那怎麼辦呢,就動用部隊,開了槍,死了人,把那邊給泄了。

因為當時溫家寶確實擔心,如果荊江不分洪,江澤民說的不分洪,可能萬一大堤崩潰的話,他就講,這不是千古罪人嗎?所以他就強行把監利給泄了,來替代(荊江分洪)。但監利那個地方比較小,效果不好,外界也不知道這個事實。

其實當時湖北省委書記和省長都已經下令把荊江分洪工程里的人給撤出去,有的人說是三十萬人,都已經離開他的家園,都已經準備淹了,只要動用荊江防洪工程的話,1998年的洪水,沒有這麼大,也沒有這麼驚險,就根本不需要調部隊的,但是江澤民沒批准。所以他一次也沒有用。

江澤民合謀張萬年,114個將軍到大堤表忠心

王維洛介紹:1997年江澤民在鄧小平死後才真正上台,他當了軍委書記,他以前沒帶過兵,他也沒有人脈。江澤民有什麼資本,他沒有政治資本,他又怎麼來測試部隊的將軍們是服他的呢?江澤民他不知道這些人會不會聽他的,所以他1998年的時候,是他利用了一次機會,而這一次和他一起合謀的就是時任軍委副主席張萬年

1998年8月7日中共的軍隊經歷了朝鮮戰爭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調動。

據統計,廣州軍區、濟南軍區、南京軍區、北京軍區、瀋陽軍區、空軍、海軍、二炮、武警部隊以及解放軍沿江沿湖各大專院校,總共有10多個集團軍、30萬官兵投入,共計出動官兵700萬人次,組織民兵和預備役人員500多萬人次。在抗洪第一線的高級指揮人員有瀋陽軍區司令員、廣州軍區司令員和政委、南京軍區司令員和政委、濟南軍區政委、武警部隊司令員和政委、空軍司令員、海軍司令員等114位將軍、5000多名師團級幹部。

最高級別的指揮者是中央軍委副主席和總參謀長。這些數字表明,1998年江澤民用兵總人數竟然超過了中共所謂的解放戰爭時期淮海、遼瀋、平津三大戰役解放軍人數的總和,也超過了鄧小平在1979年組織的所謂“中越邊境自衛反擊戰”。

所以張萬年在1998年洪水以後就寫了一篇文章,說是江澤民領導了1998年的抗洪。實際上是誰領導了1998年的抗洪呢?按照中國防洪法的規定,是中國抗旱防震指揮部的總指揮溫家寶。

溫家寶後來也寫文章,說荊江不分洪那是江澤民下的命令,不動用防洪工程是江澤民下的命令。

江澤民這一次取得了很好的效果,120個將軍來了,來到大堤上,對著江澤民宣誓。

什麼場面?部隊是來防洪的嗎?部隊帶坦克大炮都拖著來了。現在這些照片都已經刪掉了。

在1998年的當時的照片上,調用部隊,部隊坐著火車,坐著飛機來了,火車上帶著都是坦克大炮。你去抗洪去?還是幹什麼去?這些部隊那麼多人,他沒用,站著人也太多,他沒用,他就給你亂調,一會從湖北調到湖南,一會從湖南調到湖北,就看你聽不聽我命令。

你不用說去幹什麼,我讓你到哪裡去,你就到哪裡去。其實他這是一個效忠的一個過程,江澤民1998年他利用抗洪,部隊來的,聽我指揮的,就好的,你要不來的,你自己知道……

大陸百姓:土匪總是掩蓋真相哪管你洪水滔天

三峽工程自始至終爭論不休,從強制拆遷到遷移百萬沿河人民,從地質破壞環境污染到蓄水淹沒千年古城古迹,質疑聲從未間斷。

三峽大壩引發如此嚴重深重的懷疑和憂慮,主要是因為壩下流域,是中國最富庶的長江流域,最蓬勃的經濟發展地區,有幾億生靈。有專家認為,與其存在大壩決堤禍害子孫的重大隱患,不如早點糾錯免除可能的悲劇。

但中共僅報道高官如何指揮搶險救災,卻未提及受災情況。有網民在微信朋友圈發帖稱,中央電視台凌晨一點播出美國停電,但是沒說湖南發大水。微信圈不少有關細說水災的文章被屏蔽。

對此,田女士氣憤的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土匪總是掩蓋真相,不讓老百姓知道真相,到最後連老百姓逃生的計劃都沒有。以前的非典也是這樣,現在的非洲豬瘟也是這樣。我現在最擔心的是長江三峽大壩決堤,到時候可能真的大半個中國就成了澤國,屆時哀鴻遍野。”

阿波羅網馬晏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馬晏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