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程曉容:從元朗恐襲透視中共政治暴力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到廉政公署,舉報元朗警區指揮官、反黑組主管及有關警員涉嫌違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潘在殊/大紀元)

7月21日,數百名白衣暴徒在香港元朗無差別地襲擊市民,舉世震驚。據媒體報導,有“白衣人”喊出了“愛國愛黨”的口號。

7月24日,在澳洲布里斯班的昆士蘭大學,50名支持“反送中”的香港學生在校園內舉行和平靜坐抗議,一批中國學生前去用擴音器播放中共國歌,高喊中共宣傳口號,還有人沖入抗議者中,撕碎了他們的標語,雙方發生衝突,警察被召至學校。

7月11日下午,在紐約曼哈頓大中央車站旁,一些中國民主黨黨員等民運人士到此歡迎過境的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遭到前去“嗆聲”的親共分子的毆打,幾人受傷。有視頻為證,打人者圍毆、腳踢、以紅旗旗杆攻擊,相當囂張。

這幾起事件向世界發出警訊:中共的流氓本性、愚民政策以及企圖控制世界的野心共同作用,在國內和海外滋生不同形式的暴力,嚴重威脅社會安定,使得大批民眾成為暴政的犧牲品和受害者。

在香港,稱暴徒為“英雄”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引發眾怒。何君堯受梁振英及中聯辦扶植,一向高調親共,對於民主派態度冷血。兩年前,他針對港獨者發出“殺無赦”言論,受到廣泛譴責,被指涉嫌恐嚇及鼓吹暴力。2016年8月,與何君堯同區競選的自由黨周永勤因為受威脅而意外地宣布棄選,震驚政壇。

中共的觸角還伸向了娛樂圈。在雨傘運動後,一些香港藝人因為其政治觀點陸續被大陸封殺。支持“反送中”示威的藝人被列入“港毒藝人”名單,歌星的歌曲在大陸被下架,影星不再獲大陸片約。當名利、市場和政治議題被捆綁在一起時,不同的人做出了不同的選擇。

中共當局明目張胆地在香港發展暴力政治文化,令何君堯之流有恃無恐。在中共護航下,黑幫膽敢當街行凶,追打無辜市民,而警察竟然集體“消失”。中共又一次挑戰法治底線,自由社會必須警醒。

近年來,中共通過不同渠道對外施展政治暴力:中共外交部人員頻發“戰狼”式言辭;“小粉紅”網上進攻,發帖加灌水;海外親共華人社團謾罵和攻擊當地和平居民;中國留學生校園霸凌;外國記者、學者、政要和出版商等人被威脅。除此以外,還有香港元朗棍棒式的瘋狂施暴。如此種種,目的只有一個:以流氓手段的強勢和強權壓制不同的聲音,甚至不惜置對方於死地。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到廉政公署,舉報元朗警區指揮官、反黑組主管及有關警員涉嫌違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潘在殊/大紀元)

今年2月10日,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士嘉堡校區選出西藏裔女大學生查美拉姆(Chemi Lhamo)擔任學生會會長,隨後,查美拉姆的Instagram賬戶曾在一天內收到大約一萬條中英語評論,包含紅旗符號、人身攻擊、種族主義誹謗和辱罵。有一條留言寫:“打死你的子彈是在中國製造的。”多倫多警方介入調查。另有一份有11,000個簽字的請願書在網上出現,要求校方撤銷拉姆的當選資格。

外界分析指出,這起事件明顯經過了大規模協調,屬於網路攻擊,且涉及犯罪威脅。此類利用社交網路干預大學校園活動的情況,在美國、加拿大和澳洲等地都不鮮見,中共的幕後操控和慫恿十分明顯。

2018年2月22日,澳洲廣播公司(ABC)發表了專題報導,介紹大學教授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撰寫的揭露中共對澳洲滲透的新著《無聲的入侵》。

據報導,2017年11月,原本已經接受《無聲的入侵》書稿的Allen& Unwin出版社突然決定撤稿。該出版社總裁羅伯特·哥曼(Robert Gorman)在郵件中對漢密爾頓說,他擔心“北京(中共)方面可能會對這本書和出版社採取行動”。之後,另外兩家出版商也以類似理由拒絕出版此書。

漢米爾頓教授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三個出版商拒絕出版這本書,正是這本書需要出版的原因。他後來受訪時說:“我們生活在一個自由的國家,不應該允許外國專制政權霸凌,逼我們消聲。”

2018年2月14日,紐西蘭坎特伯雷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遭到入室搶劫。2月15日,布萊迪教授通過互聯網向澳大利亞國會情報與安全特別委員會作證,表示此次打劫與她曝光中共對西方的滲透活動有關。

據媒體報導,劫匪從布萊迪家中盜走三台手提電腦、兩台手機和一張加密記憶卡,但沒有拿走其它貴重物品。布雷迪還收到了一封恐嚇信,信中詳細列出了針對那些沒有按照北京官方路線走的人所進行的報復措施,並威脅她說:“你就是下一個。”

2017年5月21日,在美國馬里蘭大學學院市分校畢業典禮上,來自雲南昆明的留學生楊舒平發表演講,她對比了中美之間的空氣質量和城市環境差異,呼籲為民主和自由而奮鬥。她的發言引起中共官媒、中國部分留學生和部分民眾的抨擊,楊舒平個人和家庭成員資料被曝光,被貼上了“辱華”、“賣國求榮”、“漢奸”的標籤,最後楊舒平在強大的壓力下在微博上道歉。

楊舒平在演講中說:“自由是氧氣,自由是激情,自由是愛。”對自由的嚮往,何錯之有?

2006年2月28日晚,在香港,中共特務收買的暴徒砸碎了香港大紀元報社的玻璃大門,砸壞了報社新購買的電腦製版機。

2006年2月8日,大紀元技術總監李淵在美國亞特蘭大的家中被持槍匪徒襲擊打傷。劫匪搶走了電腦和外接硬碟。李淵當時表示,歹徒不是為錢而來,“由於大紀元經常從事針對中共的批評性報導,我覺得他們就是通過這種形式恐嚇我、警告我,報復我。”

香港大紀元印刷廠被暴徒砸毀玻璃大門。(潘在殊/大紀元)

回到當下。目前,國際社會高度關注香港局勢,元朗恐襲的表象和內幕敲響了警鐘。中共對內實行強權統治,封鎖真相,壓制異議。在國外,中共大舉輸出共產意識形態,企圖以利誘和威逼的軟硬兩手控制海外的傳媒、出版、學術、政界、商界、華人社團等領域。中共為達目的,已經多次在境外赤裸裸地動用暴力,釋放恐怖氣焰。

中共歷來揚惡抑善,它的本性決定其不停地輸出暴力,製造“暴民”。假如任由中共胡作非為,對它的暴力侵犯示弱,更大範圍民眾的自由和權利將被悉數剝奪。香港市民“反送中”浪潮展現了一場正邪之戰,嚴峻的形勢正在給世界帶來更多的考驗和反思。#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